<sup id="ycic6"><div id="ycic6"></div></sup>
<acronym id="ycic6"></acronym>

【觀察】公務員在看什么書?

人民日報2020-10-24 14:13:28

來源:南方周末(ID:nanfangzhoumo)

作者:劉斌


從受訪者的讀書種類看,文史類圖書居多。特別是歷史人物傳記類圖書,各年齡段公務員都愛看。

作為黨建工作的重要內容,許多政府機構都會定期購買圖書供員工閱讀,其中不少是領導人著作。



  2015年4月22日,“世界讀書日”前夕,國務院總理李克強正在廈門大學考察。他專程到訪“廈大時光”書店,并對在此購書的同學說,“世界讀書日雖然只有一天,但我們應該天天讀書,這種好習慣會讓我們終身受益?!?/span>

  讀書一直深受中國領導人重視。2014年2月,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接受俄羅斯電視臺專訪時坦言,“讀書已成了我的一種生活方式”。三個月之后,習近平在上??疾鞎r又強調:領導干部“少一點應酬,多用一些時間靜心讀書、靜心思考”。

  當讀書已成為領導人的生活方式時,普通公務員是否已養成讀書習慣?他們平日里在讀什么書?為此,南方周末記者采訪了全國各級黨政機構24位公務員,年齡跨度從20到60歲,以詳細了解他們過去一年間的讀書狀況。

“很難有閑心看書”


  24位受訪者中,學歷以本科和碩士研究生為主,只有兩個例外。有23人都在過去一年內讀過至少一本以上書籍。

  一位大專學歷的巡特警大隊長一年內讀了一兩本黨建書,三四本警務實戰書,“此外還看了一些自己感興趣的古代戰爭史、自然科學方面的書”。只有華東某省會城市檢察院一位處長全年讀書量是“0”,理由是“工作太忙”。

  讀書數量最多的是50歲博士,一年讀了超過三十本書,包括十多本教育學專著,十多本黨建、政策類書籍和會議學習資料,以及少量閑書。除此之外,他自己還寫了三本專著。

  一位25歲的山東年輕公務員一年讀了21本書。作為一名山東大學畢業生,她有常人不多見的閱讀習慣,“我每天看書時間有四五個小時,通常都是自己買的紙質書,平時也會帶kindle(電子書閱讀設備)出門?!?/span>

  從采訪情況看,電子書成為年輕人讀書時的首選。剛在檢察院工作兩年的女生趙冉(化名)說,她已經不買紙質書了,“都是用kindle看。去年讀過的書包括《安全體系中的人性漏洞》、《漢武帝傳》、《盜墓筆記》、《偵探小說集》、《小說嫡謀》五本?!?/span>

  遼寧一位年屆四十的檢察官告訴南方周末記者,過去一年工作太累,活兒都干不過來,“最累的是公訴、批捕、職務犯罪偵查幾個部門,神經繃得那么緊,很難有閑心看書”。

  不過,新媒體技術的發展讓隨時隨地閱讀成為可能?!拔仪岸螘r間用手機上的App聽了齊邦媛寫的《巨流河》?!鄙鲜鰴z察官說,聽書時間也得擠出來,“要么是在上班路上,要么是晚上回家帶孩子時候聽”。

“單位有時會發一些書”


  從受訪者的讀書種類看,文史類圖書居多。特別是歷史人物傳記類圖書,各年齡段公務員都很愛看。

  像上述25歲山東公務員,一年中讀的21本書里,包括《紅頂商人胡雪巖》、《蘇東坡傳》、《朱元璋傳》、《張居正大傳》、《曾國藩的正面與側面》、《李鴻章傳》等多本歷史人物傳記。

  中紀委書記王岐山曾經推薦的《大清相國》影響極廣,四位受訪者都表示讀過此書。天津一位公務員還發現,單位同事讀的最多的就是這本書。人社部一位處長也透露,“開會間歇時,看到好幾個人拿著《大清相國》看?!?/span>

  作為黨建工作的重要內容,許多政府機構都會定期購買圖書供員工閱讀,其中不少是領導人著作。南方周末記者通過采訪發現,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的著作《習近平談治國理政》、《之江新語》購買頻率較高,幾乎所有單位購置的圖書都包括這兩本。

  浙江一位政府辦科長告訴南方周末記者:“我們單位有流動書吧,定期購買書籍,大家可以借閱?!边@位科長曾經從書吧專門借來《之江新語》看,“一是寫材料需要,再就是群眾路線教育實踐活動有要求,還有就是課題調研需要”。

  他還透露,書吧里和習近平有關的書基本都有,還有《朱镕基上海講話實錄》、《李瑞環的看法與說法》等,“我看過一本朱镕基的書,感覺他講了一些大實話”。

  “除了習近平的著作,單位還會下發規范司法行為的圖書?!鼻拔奶岬降哪贻p女檢察官趙冉告訴南方周末記者,“這些書看過之后要寫心得體會,A4紙寫三頁,兩千字左右。不過我們不會真看這些書,覺得會很枯燥?!?/span>

  一位中文系畢業的副處級干部觀察,市面上很多政治意味濃厚的圖書往往賣給黨政機構。

  在他看來,如果真想學習政治動態、術語和理念,看《人民日報》比讀那些書好。

  一些基層司法單位在搞專項活動時,都會成立專項小組并給員工發書,比如司法改革專項工作小組,群眾路線教育實踐活動工作小組等等?!翱赐陼蠖家獙懶牡皿w會,我們都是直接抄單位印好的資料,資料則是各種領導講話和文件的集合?!币晃换鶎訖z察官告訴南方周末記者,“司法改革那次,我們寫完讓省院來檢查的人看了一下就發下來了?!?/span>

  “單位有時會發一些書,但沒人看?!苯K一位副局長告訴南方周末記者,“我們不是小朋友,靠教育約束一名干部遠遠不夠,要靠嚴格的制度和道德?!?/span>

  中央八項規定之下,一些政府部門也不再發放圖書卡。江蘇一位處級干部透露,“去年我們單位跟新華書店合作,他們列了個書單,我們每個人可以選擇600塊錢書,最后由單位埋單?!弊鳛橐幻馐赂刹?,這位江蘇處級干部透露,單位在買書方面渠道很多,他剛買了些英語工具書,“現在什么都不能發了,給大家點精神食糧也不錯”。

“看書主要在于心態”


  如果完全出于自愿,公務員喜歡讀書的理由是什么?

  由于身處不同領域黨政機構,公務員若想持續提高業務能力,持續閱讀專業圖書必不可少。湖南一位從事教育工作的副科級干部,過去一年花了很多時間看專業書。在她看來,讀書與工作及個人專業成長相關,“所以要毫不懈怠地學習”。

  上述遼寧某市檢察院干部告訴南方周末記者:如今對執法程序要求愈發嚴格,絕對不能出瑕疵,“所以平時我們必須把刑訴法、《人民檢察院刑訴規則》放在身邊,沒事就拿出來翻翻?!?/span>

  北京某區公務員小麗(化名),一年來為鼓勵自己讀書,經常在微博上發布看書進度。2015年3月,她發布的當月書目包括《平凡的世界》、《圍城》、《金融的解釋》等,她還說:“3月閱讀量較少,健身兩周參加了區里五公里長跑……”

  “讀書對公務員肯定是必要的,不然如何跟上形勢呢?”上述擁有博士學位的處級干部認為,“讀書也是自我充實提高的很好方式?!?/span>

  上述年屆40歲的遼寧檢察官記得,大學時讀過林語堂不少散文,但沒怎么看過他的小說。最近,他把林的小說《京華煙云》找來看,翻完之后又開始看馮夢龍的《初刻拍案驚奇》,不過,“看了兩章看不動了,他講故事還是有點說教,都是因果報應?!?/span>

  這位檢察官早年主修國際關系,如今他已經很少觸及此類書籍,也很少關心時事?!拔业哪繕耸歉珊霉ぷ?,辦的案件沒有瑕疵,沒冤枉好人也沒讓壞人跑掉?!?/span>



本期編輯:胡洪江


覺得不錯,請點贊↓↓↓

彩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