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 id="ycic6"><div id="ycic6"></div></sup>
<acronym id="ycic6"></acronym>

發現倫敦藍色路標:寫在建筑上的人物傳記

另辟蹊徑APP2020-09-06 08:52:32


一路向南:經過加油站、炸雞店和健身房,穿過巨大的、深淺不一的米黃色和棕色建筑組成的公共住房區域,就到了倫敦東區瓦蘭斯路(Vallance Road)上一段安靜的街道。這是條連接著迥然不同的社區的水泥動脈,往西北走上一小段路是貝斯納爾格林學校(Bethnal Green Academy),去年,三名這所學校的女學生跑到敘利亞加入了伊斯蘭國;往西南走同樣的距離就到了富爾尼耶大街(Fournier Street):這里有另一種離經叛道的東西——英國藝術家特雷西·埃明(Tracey Emin)的住所。她最著名的作品是 1999 年創作的“我的床”(My Bed),展示了埃明女士本人未經整理的床,上面撒滿了煙頭和用過的安全套。


然而這里正是你的目的地:一座鑲有一個圓形鈷藍色路標的普通棕色磚樓。路標上寫著:瑪麗·修斯(Mary Hughes),1860 - 1941,所有需要幫助的人的摯友,1926 - 1941 年在此生活和工作。還能有比這個更好的介紹嗎?瑪麗·修斯曾是倫敦東區窮人們堅定的支持者。她在 1926 年買下了瓦蘭斯路上的這幢樓,隨即將其改造成了教育中心、基督教社會主義(Christian Socialism)和工會主義(trade unionism)的中心。她在這里度過了很多富有成效的時間,但卻作為一名殘障人士在此度過了最后的日子:在一次代表失業人員的游行中,她被一輛有軌電車撞傷。


▲?切爾西區波爾頓廣場的藍色路標紀念了兩位諾貝爾獎獲獎者,獲文學獎的塞繆爾·貝克特,以及獲物理學獎的帕特里克·布萊克特


去年,倫敦慶祝了藍色路標誕生 150 周年:這些小小的陶瓷片致敬了倫敦最偉大、最古怪、偶爾還有那些最自命不凡的居民們。倫敦有 900 多個這樣的官方路標,標明了著名人物和重要歷史遺跡。第二次世界大戰密碼破譯者艾倫·圖靈(Alan Turing)的住處;1968 年約翰·列儂(John Lennon)居住和創作歌曲的房子;溫斯頓·丘吉爾爵士(Sir Winston Churchill)的故居;丘吉爾父親、倫道夫·丘吉爾勛爵(Lord Randolph Churchill)的故居;1820 年,計劃刺殺利物浦伯爵、首相羅伯特·班克斯·杰金森(Robert Banks Jenkinson)和他整個內閣的密謀者們聚會的干草棚的遺址(刺殺失敗了):這些建筑上都有這樣的藍色路標。


▲?倫敦肯迪什鎮勞福德路 50 號的喬治·奧威爾路標


藍色路標為喜歡歷史的漫游者們在倫敦這個巨大、有著豐富歷史的城市中提供了實用的指引。為了紀念這些路標誕生 150 周年,管理英國歷史建筑和紀念碑的慈善機構英國遺產信托(English Heritage Trust)推出了一個藍色路標手機應用(可免費下載),應用能定位使用者附近的路標,并提供相關的歷史資料。對于當地人來說,這些路標是對共同記憶的提示,它們用閃耀的藍色勇敢地宣告:曾有偉人在此成就過偉業,哪怕這個特別的地方早已經失去了原有的輝煌。


▲?一塊藍色路標標出了作家、倡導女性選舉權的先鋒米莉森特·加雷特·福西特的故居:布魯姆斯伯里區高爾街 2 號


但讓這一系統特別的地方在于,那些路標還紀念了不太為人所知的倫敦勞動者,比如威利·克拉克森(Willy Clarkson,劇院假發匠),彼得·克魯泡特金王子(Prince Peter Kropotkin,無政府主義理論家)和赫莎·艾爾頓(Hertha Ayrton,一名物理學家,她發明了在戰壕戰里排出毒氣的通風裝置)。


倫敦北部托特納姆區的布魯斯·格羅夫(Bruce Grove, Tottenham)?7 號,一塊路標說,“盧克·霍華德(Luke Howard),1772 - 1864,云朵命名者”曾在此生活、去世。身為一名信仰貴格會教派的商人的兒子,霍華德靠當藥劑師為生,但他將激情傾注在了天空中,很快成為了一名造詣頗高的業余氣象學家。1802 年,他寫了一本只有 32 頁的小冊子,里面提出了對云進行分類的體系:積云、層云、卷云。后來這篇論文被發表在了一份學術期刊上,他因此一下子獲得了學術上的名聲。歌德竟然也是他的眾多崇拜者之一,給他寫過非常熱情的粉絲信。


▲?狄更斯曾住在霍爾本區道蒂街 48 號


英國遺產信托一直在接收新路標提名。今年,劇作家塞繆爾·貝克特(Samuel Beckett)得到了他應得的榮耀,同時還有弗雷德·布勒薩拉(Fred Bulsara)——也就是皇后樂隊的主唱弗雷迪·默丘里(Freddie Mercury),他家在 1967 年離開桑給巴爾島(Zanzibar,坦桑尼亞東北部島嶼)后搬到了倫敦西部。如今,一塊藍色路標標明了小默丘里的故居,據稱,他曾在這里的浴室里花費數小時打理自己的發型。


從 1984 年起,路標就交由陶瓷藝人弗蘭克和蘇·阿什沃思(Frank and Sue Ashworth)制作,他們親自燒制并給每塊路標上釉,直徑 49.53 厘米,厚度 5.08 厘米的路標用塊狀黏土、長石、沙子和熟黏土的混合物在康沃爾的工作室里燒成。他們還復刻了早前路標制作人使用的字體。在這個純手工制造的過程中,傳統戰勝了創新。


▲?一塊藍色路標紀念了 1820 年加圖街陰謀(即上文提到的刺殺首相和內閣)被發現的地方


然而在其他方面,路標項目也在適應著時代。最近人們得知,只有 4% 的倫敦藍色路標紀念了黑人或者亞裔,只有 13 %的路標屬于女性。在這樣一個對記憶和紀念充滿了爭論的時代,批評者們抨擊管理藍色路標的委員們對已故英國男性偉人們的成就表彰太多。作為回應,英國遺產信托承認了自己有“歷史原因造成的忽視”,并號召公眾提名更多樣化的候選人,好讓未來的倫敦行人們可以穿行在一片更包容的鈷藍色懷古記憶中。

撰文 /?Katie Engelhart

攝影 /?David Azia

編輯 /?伍岳


文章來源于 NYTtravel新視線

彩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