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 id="ycic6"><div id="ycic6"></div></sup>
<acronym id="ycic6"></acronym>

文章 | 作為歷史的科學家記憶 ——讀《我的氣象生涯:陳學溶百歲自述》

口述歷史2021-05-17 08:23:02

口述歷史

研究專論/書評書介/學術信息


作為歷史的科學家記憶

——讀《我的氣象生涯:陳學溶百歲自述》

1989年10月16日,陳學溶在南京氣象學院辦公室工作。

2011年5月16日,陳學溶參觀中國北極閣氣象博物館

1979年,陳學溶(左二)參加“華東地區暴雨會議”后登上黃山

1955年,浙江省氣象局工作會議留影

■王麗媛

陳學溶是中國現代氣象學發展變遷的親歷者與見證者,尤其對中國現代氣象事業的早期史跡了解全面而深入,生前被譽為“中國現代氣象學史活字典”。陳先生于98歲高齡時接受“老科學家學術成長資料采集工程”的采集工作,與中國科技史領域的學者合作,回憶自己青年時代進入中國氣象學領域孜孜求學,此后輾轉南北為國家氣象事業鞠躬盡瘁,晚年開啟中國氣象學史研究等人生經歷,以其在中國氣象學界的親歷親聞與所思所想,為我們留下了20世紀中國民族振興、科技進步的寶貴歷史記憶。

一位氣象學家的歷史記憶

《我的氣象生涯:陳學溶百歲自述》一書以陳學溶百年人生歷程為主線,為我們呈現了大量既屬于個人,又屬于20世紀中國歷史尤其是中國氣象學史的生動細節。這不僅得益于陳學溶閱歷豐富、博聞強記的個人特點,同時也來源于其對歷史的尊重與敬畏。

一般意義上的歷史人物傳記,往往以傳主的個人事功為表現核心,兼及人物成長的社會、家庭背景,以及少量個人日常生活經歷?!段业臍庀笊模宏悓W溶百歲自述》一書主要基于陳學溶晚年對其一生行跡的回憶,但是老人卻并未將個人成就擺在這本傳記的顯要位置,而是以謙抑的姿態追述曲折而豐富的生平經歷,通過歷史變遷和科技發展中的個人視角,盡可能多面地回憶與呈現其所處歷史時空的轉移變動,有意識地鉤沉中國現代氣象事業發展中不同機構、人物和諸多事件的相關史實。陳學溶以個體記憶為我們了解20世紀中國歷史變遷中的個人與社會、氣象事業與國家建設以及知識分子在上述復雜關系中的思想與實踐,勾勒了大歷史與學科史,也貢獻了個人史與心靈史。

陳學溶的個人記憶,為我們呈現了20世紀中國歷史發展的整體脈絡。在其一生回憶中,個人的人生際遇與國家民族的命運起伏始終交織在一起。陳學溶的青少年時代,國民政府逐漸建立,國家基礎教育機構和學術研究機構逐步成形,他個人接受基礎教育的經歷和進入中央研究院氣象研究所學習、工作的經歷,見證了這一時期的國家教育和學術制度建構??谷諔馉幈l后,全國上下皆陷入顛沛流離之中,但是人們也以各自的方式堅守著自己的國土。此時已經成長為中研院氣象研究所一員的陳學溶輾轉南北,工作在天氣預報第一線,以氣象學知識服務國家,盡己之責,可謂這一時期諸多科技界人士的一個縮影。新中國成立后,國家百廢待興,科學技術工作者在社會主義建設中發揮著重要作用。陳學溶憑借其氣象學知識與經驗,為航空、農業等新中國的建設事業提供氣象學支持。當回憶起一生中歷經的政治運動時,陳學溶將時代風云與個人反思娓娓道來,令讀者獲得通過個人經歷更近距離了解歷史的機會。對于陳學溶而言,一部百歲科學家的個人成長史,同時也是中華民族在曲折中前進的民族復興史。

陳學溶的氣象生涯,為我們描繪了中國現代氣象學科與氣象事業的發展圖景。這位18歲走入中央研究院氣象研究所的學人,從此與中國氣象學結下不解之緣。他一生經歷諸多氣象機構,從建國前的氣象研究所、中國航空公司,到建國后的華東氣象處、中央氣象局、江蘇省氣象局、南京氣象學院等,工作涉及的方面也從天氣預報測候員、預報員,到航空氣象服務管理、農業氣候區劃,再到暴雨天氣研究。晚年的陳學溶又憑借前期在中國氣象事業中的廣博見聞和深厚積累,從事中國近現代氣象學史研究,并且參與竺可楨先生傳記和全集的撰寫及編輯工作。陳學溶在其學習氣象學、服務氣象業的一生中,對于中國氣象事業發展中的諸多機構、制度、人物、事件等涉獵廣泛。建國前的泰山測候所、西安測候所等中國天氣預報第一線的歷史情形,通過他的回憶得到了清晰呈現。在“駝峰”航線這一抗戰時期的重要航線背后,還有一群默默奉獻的天氣工作人員,正是通過陳學溶的回憶,這些鮮為人知的幕后工作得以揭示。建國之后,中國天氣預報領域“會商”制度的形成,中國梅雨、暴雨研究如何服務農業生產和人民生活等問題,也經由陳學溶的述說呈現了較為完整的來龍去脈。

陳學溶在此書中,將自己一生所接觸的中國氣象界人物,盡可能地通過描述他們經歷的重要事件和對中國氣象的貢獻等介紹給讀者。他的回憶對象,既有竺可楨、涂長望等中國氣象界的奠基者,也有他在氣象研究所練習班的同學,以及他日后行走中國氣象領域的各個階段所遇到的不同人物。陳學溶在書中提供了一系列中國氣象學界的珍貴照片,標注了照片中的人物,并講述與其來往較多者的相關經歷。此外,該書開辟“人物漫議”專章,為讀者呈現了諸位傳主視野和回憶中的人物。陳學溶認為,《竺可楨傳》并不僅是對竺可楨個人經歷的書寫,其同時也承載了中國現代氣象學本土化、氣象事業全面開展的歷史。就陳學溶自己的這本傳記而言,雖然他并不是中國氣象學領域的著名學者和專家,本書卻通過豐富多元的氣象事業經歷,為我們更為全面、微觀地了解中國氣象事業的制度落實、工作實踐以及普通基層工作者的成長,提供了最為鮮活的案例。

口述史:記憶的呈現形式

記憶作為個人對過去歷史和經驗的回顧,具有特定的呈現形式。一般情況下,其往往訴諸個人的口頭講述,或者通過個人撰寫回憶錄的方式表達出來。近年來,口述史成為歷史學界在文獻之外獲取歷史信息的重要方式之一。在科技史領域,也誕生了一批以科學技術專家個人、科學技術研究群體或重要科學事件為核心的口述史作品。這種人物口述自身經歷的形式,往往將口述者定位為年歲較高、在某一領域人生經歷較為豐富的人物,基于其對一生經歷或者特定主題、事件的回憶與反思,經由口述史學者通過歷史考證等方式進一步核實與完善,再經過口述者的審核最終完成。

《我的氣象生涯:陳學溶百歲自述》正是一本基于陳學溶先生人生經歷與歷史記憶的口述史作品。該書由中國近現代科技史研究專家樊洪業執筆。樊洪業在本書導言中闡述了本書區別于采集工程叢書一般采用科學家學術傳記的寫作模式,而采取口述自傳的原因。他指出,陳學溶從十八歲步入氣象學界起從一而終,在接受采集時是中國氣象學家中最長壽者。而且,其素來博聞強記,長期保持收藏歷史的習慣,積累了大量有關中國氣象學史的珍貴資料。因而,采集工程辦公室決定開創口述自傳的新文本,以傳主的個人經歷為主線,充分擴展他所“親歷、親見、親聞的歷史記憶”,發揮其“閱歷豐富、博聞強識的優勢”,從而深入反映傳主的學術人生及個人特色。

在具體寫作層面,本書嚴格遵照史學規范,從三方面收集自述文字。其一是傳主過去公開發表的回憶性文章,本書盡量保留了原有內容,又由傳主本人作出新的補充和修改。其二是“老科學家學術成長資料采集工程”對陳學溶的訪談,經過進一步整理和考證,并由其本人認可。其三是由樊洪業為傳主“代擬”的初稿,最后由傳主修改和認可。在敘述結構和史料運用方面,樊洪業根據“采集小組已有研究報告的內容”,結合其“對20世紀中國社會史、科學史和氣象學史的認知”,“重新搭建了自述文本的框架,提煉出不同歷史階段的敘事主題”。然后,“擴展閱讀,按時序追索各種文獻,對一些帶有關鍵性的史料作新一輪的挖掘和考證,在相應的社會背景和科學背景之中考察事件的因果關系,形成較為完整的敘事表述”。上述寫作過程完成后,又由陳學溶的長女陳德紅和次子陳德東進行資料核實與文字修訂,再經傳主自己修改、認可與定稿。

本書的寫作過程,完整地詮釋了一部學術性口述史作品是如何誕生的。陳學溶一生經歷曲折,從貧寒少年到抗戰遷徙再到建國后的歷次調動,種種人生大變動和磨難非常容易造成寫作者對其生平經歷敘述沾染感性色彩。但由于陳先生自身的低調克制,以及傳記執筆者盡可能客觀呈現歷史的學術原則,使得本書的主題、結構和文字表達都體現出一部口述史學術傳記的理想狀態。本書在敘述語言方面展現出很高的歷史素養和文字造詣。全書的自述內容雖然來自自述文章、訪談和“代擬”等不同方面,但是文字風格不僅統一,而且流暢。寫作者不但充分尊重自述者那一代知識分子的思想特點和表達習慣,而且對于自述者自身的秉性和風格也拿捏到位,可以說是貼著自己的研究對象和代擬對象寫作,在語言表達層面進一步加強本書的歷史還原效果。

總體而言,本書寫作者按照歷史學寫作規范,采取口述史的方式呈現陳學溶的氣象人生,不僅使其豐富的歷史記憶和歷史收藏得到全面呈現,而且為科學家傳記的寫作樹立了典范。

科學家記憶的公共價值

近代以來,自然科學知識的傳播與現代技術的發展,令整個中國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大到國家發展進程,小到國民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都被科學和技術影響與滲透。而促使這些變化發生的,是一個晚清以來新興的現代職業群體,即科學技術從業者。如果我們用廣義的科學家來稱呼這一群體的話,會發現科學家在近現代中國的出現,作用如此之大。而與之形成鮮明對比的是,他們留給后人的記憶是如此有限。除了專業的科技史研究者或某一學科領域內的學者外,了解科學家這一群體的人極為有限。他們如何成長、如何思想、如何以他們的科技知識建設國家、如何憑他們的教學研究傳承學脈,往往不為大多數人所知。

然而,科學家的記憶又是如此重要。其不僅僅是關于個人成長經歷和心路歷程的私語,而更多的是關于科學家所在學科建設、中國科學技術發展乃至近現代中國歷史進程的重要見證。20世紀以來,中華民族由曲折探索走向奮進復興,科學家也以其思想與實踐歷經了科技領域和國家建設的深刻變革與發展。從這一意義上說,科學家的記憶具有重要的公共價值。其成長經歷和人生反思體現了特定時代中國人參與中華民族復興、共和國建設的歷史,其中更是深深地埋藏著中華民族奮斗不息又與時俱進的文化血脈與精神內涵。而科學家記憶給予公眾的,是科技界人士成長成才的故事,也是他們通過專業成就融入國家建設的歷史。經由這些故事和歷史記憶,公眾可以從科學家個人的成長經歷中汲取經驗與參照,亦可以通過科學家的經驗而了解中國科技事業進步與國家建設事業發展,還可以獲得思想和精神層面的感召與對民族文化的認同與傳承。誠如陳學溶的孫女陳未翔在本書序言中所言,陳學溶身上積淀著中國知識分子的精神與風骨。爺爺的經歷讓生活在東西文化夾縫中的她心中“多一份清明,多一份平和”,深信民族必將“走向光明復興”。

對于公眾而言,科學家的記憶是一筆寶貴的財富。我們有責任通過采集工程、借助口述史等各種形式收集科學家史料,保存科學家記憶,讓科學家的歷史記憶發揮更重要的公共價值。

文章來源:中國科學報

《中國科學報》 (2018-03-26 第8版 印刻)



彩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