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 id="ycic6"><div id="ycic6"></div></sup>
<acronym id="ycic6"></acronym>

好久不見,請別遺忘他們

寧大人文青年2020-10-09 12:58:35



好久不見





你過得好嗎?

你還記得這么多天你的喜怒與哀樂嗎?

你還記得平凡的點滴和轟動的大事嗎?

你是否還難以相信

時尚、科學、文學領域中

濃縮著一個大時代的偉大人物

在這段日子里先后離開




任何一個偉人的離開,都讓在世的人們感到無所適從的恐慌和不安。

這是他偉大之處,被從未打過照面的人們依賴。




于貝爾·德·紀梵希

(Hubert de Givenchy)

1927.2.21—2018.3.10


我覺得優雅是一件非常偉大的事情?!?/span>


赫本曾說:“是紀梵希創造了我?!?/p>

肯尼迪夫人極愛紀梵希,以至于礙于“美國第一夫人”身份不便穿太多法國設計的她,還要請人來“定制”相似的款式。

1927 年,紀梵希在法國城市博韋出生。紀梵希的家里人并不贊同年輕的紀梵希去從事時裝事業,只有他的母親支持他。但紀梵希堅定了自己的選擇,走上了設計師的道路。

上個世紀 50 年代,紀梵希非常前衛地設計出了“非配套女裝”,那在很大程度上解放了女性,她們終于可以不受套裝的拘束、自由地搭配上下裝了。作為一位男設計師,紀梵希相當了解女性需要舒適,而非禁錮。1957 年,紀梵希影響最深遠的設計誕生了:布袋裝。對于那個年代,它太具有前瞻性了。布袋裝摒棄了束縛女性的腰線,紀梵希還裁短裙邊,鼓勵女性露出雙腿。

61 歲時,紀梵希賣掉了自己的同名品牌,7 年后,他退休。

退休后的紀梵希忙著辦展、畫畫。他還擔任過法國佳士得的主席,因為他也是一位出色的文物鑒賞家,他喜歡研究 16 世紀與 18 世紀的古董家具。

紀梵希也還是沒有徹底放下時裝設計。在他短暫住院的時候,他曾拿起速寫本,以此尋求治愈。





斯蒂芬·威廉·霍金

(Stephen William Hawking)

1942.1.8—2018.3.14


"我即使被關在果殼之中,

仍自以為是無限空間之王。"


英國物理學家布萊恩?考克斯說,“我認為在一千年的時間里,物理學家們仍然會談論霍金輻射,他們的研究離不開霍金黑洞理論的基本成果?!?/span>

斯蒂芬·威廉·霍金,1942年1月8日出生于英國牛津,出生當天正好是伽利略逝世300年忌日。21歲時,醫生診斷霍金患有肌萎縮性脊髓側索硬化癥?;艚鸩辉笇杭驳皖^,甚至不愿接受任何幫助。他最喜歡被視為是科學家,然后是科普作家,最重要的是,被視為正常人,擁有與其他人相同的欲望、干勁、夢想與抱負。

霍金是經典的廣義相對論的集大成者。在八十年代之前,他的時空大尺度結構和奇點理論,都標志著他對于經典廣相的邊界與角落已經非常的了解。在八十年代的時候,他提出了黑洞熵輻射,是彎曲時空量子場論的第一個重要結論,雖然到目前為止還沒有被驗證,但是一個二維的黑洞表面能表征一個三維的黑洞內部信息,是全息原理的開始。不同維度,邊界與塊,有引力與無引力深刻的影響了后面的全息原理以及ADS/CFT對偶?;艚疬€對大尺度宇宙學的起源與邊界問題有過很多的思考,也在啟發著后人。

《時間簡史》毫無爭議的是世界上最成功的科普著作,也是霍金先生一生最成功的作品,也許他在物理上的成就并沒有愛因斯坦等人高,但是他的書激起了無數的少年對于這個世界的好奇心,也沒有讓物理學邊緣化。他在這方面對于物理學的貢獻是極其巨大難以衡量的。

曾經有許多的少年,就這樣看著他的書,在將來的選擇中選擇了物理學圣殿。斯人已逝,向偉大的領路人致敬。





李敖

1935.4.25—2018.3.18


"射程以外的鎧甲,是最好的鎧甲"


“以玩世來醒世,用罵世而救世”

楊瀾:"我最佩服他的,不是唇槍舌劍,而是做學問的刻苦。"他會留戀這個世界嗎?我不知道。但這個世界會懷念他的。"

李敖,字敖之 。出生于黑龍江省哈爾濱市。思想家,自由主義大師,國學大師,中國近代史學者,時事批評家,臺灣作家,歷史學家,詩人。其文筆犀利、批判色彩濃厚,嬉笑怒罵皆成文章,所以自詡為“中國白話文第一人”。

李敖譽謗一生,但活得瀟灑。古來圣賢皆死盡,唯他李敖喋喋不休。做人猖狂,難免付出代價。李敖蹲過兩次牢房,原因撲朔迷離,有人說是他得罪了當權者,也有人說第一次是他資助臺獨,第二次是他侵占他人財產,但李敖反臺獨的立場其實十分鮮明,讀過他作品的都知道,李敖這輩子貫徹三件事——反臺獨、罵國民黨、談戀愛。

他的一生值得書寫,跌宕起伏的經歷與學貫古今的思想積淀出厚實的生命厚度。李敖寫過很多書,但他的人生比這些書還要精彩。

八十多歲的李敖,又出了一本自傳。他笑稱寫多了大書,厭倦繁劇,這一本《八十自傳》,沒有長篇大論,沒有對人生洋洋灑灑的綜述,而是用一個又一個“微言大義”的小故事串起自己的一生。李敖的這種自傳方式,體例近似明清文人的筆記體或魏晉時期的士人小說。書不在多,貴在言精,從《八十自傳》中,我們再次看見那個嬉笑怒罵、恣意曠達的“狂人”李敖。可以管窺李敖對于身前生后事,他看開了,但他的看開并非不計較,他反對對污濁之處“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的態度,怒斥集體的沉默。即便頭發花白,他的文字仍充滿力量,不是“和誰都不爭”,而是“一個也不寬恕”。



恒星或許會熄滅

但永不墜落


排版|張哲爾


彩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