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 id="ycic6"><div id="ycic6"></div></sup>
<acronym id="ycic6"></acronym>

遇見更美的自己

鄴風擋不住2020-09-06 08:25:00


點擊藍色文字關注我們吧!



遇見更美的自己

——記河北省優秀殘疾人胡夏娟

文/楊俊玲

引子

這是一間不起眼的、簡單卻溫馨的學生心理咨詢工作室,若不是尋它而來,很難注意到。

它處于臨漳縣第一中學第三教學區的西南隅,房門縮在過道的里頭。

那天,我是奔著它的主人胡夏娟去的。

我不是去做心理咨詢,也非她的好友,在之前只是與她有過匆匆一面之交。她拄著一副拐杖,嬌小的個頭,全身的重量壓在這副銀亮的、有些倔強的不銹鋼拐杖上,只靠右腳跟蜻蜓點水式地觸碰地面,輔助前行。

一天,文聯主席李林海跟我說,殘疾女孩胡夏娟最近被評為“河北省優秀殘疾人”,她身上有種常人沒有的東西,你應該去認識一下她。

走到她的工作室門口,恰好她開門出來,一張充滿笑意的臉就這樣近距離地撲入我的眼中。這是一張姣美的臉,白皙、水潤的皮膚上,沒有一點瑕疵,歲月好像并不“青睞”她,不曾留下一絲痕跡;一雙清澈而又安靜的眼睛,似一湖碧水,我的心瞬間如她的眼一樣安靜。

我坐在靠北墻的沙發上,她坐在靠東墻的沙發上。話題是從哪里扯出來的,已記不清楚。我問了些什么,也記不清楚。從下午三點到晚上七點,我們一直談著,忘記了時間。

她時而平靜地講著,時而激動地流淚,時而幸福地笑著……

而我用了四個小時,走過了她三十五年的歲月。

(一)

1982年夏天,胡夏娟出生了,父母給她起了一個詩意而又美好的名字——夏娟。

那時的父母該是多么欣喜!他們似乎看到了穿著白裙子、扎著羊角辮的女兒,圍著他們嬉笑??墒?,他們的希望落空了,先天性脊椎裂,如睛天霹靂,炸響在剛剛出生的小夏娟頭上。人生第一場劫難,懵懂的她在父母向醫生的再三哀求中中保住了生命,但是手術后遺癥奪走了她終身站立行走的權利,奪走了她生存的最基本的尊嚴——大小便不能自控,雙腿膝蓋之下沒有知覺。

?

童年在胡夏娟的世界里暗無天日。幸運的是她有一個慈祥的姥姥陪著她,訴說著姥姥眼中的世界。

十一歲,姥姥已填不滿小夏娟的心,“上學!我要上學!我要上學!”她哭鬧、絕食、懇求,一日一日地抗爭,終于得到了父母的同意。

小伙伴學她走路,喊她小鐵拐,對她來說這算不了什么;尿在褲子里,她照樣抬頭走路。這比她窩在斗室里,挨過一個一個空洞的日子有意思多了,況且書向她敞開了一扇飛向世界的天窗。




入學的第一堂課,她什么也沒有聽懂。拼搏了一個學期后,她考了全班第一名。從此,第一名便成為了她的專屬品,單科第一名、總分第一名、全班第一名、全校第一名……

鮮花、掌聲、贊美,一路走來,她從來不缺?!岸噔兜耐杲o了我一顆堅強的心?!薄拔业男囊廊豢梢院蜕眢w健全的人一樣美?!彼莱送獗砻?,還有一種美叫“心靈美”。


(二)

生物工程,對胡夏娟來說并不是一個最恰當的選擇。

在大連大學大四那年,胡夏娟準備報研的時候,生物工程學院五十多歲的院長王永奇找她談話。那個下午,對胡夏娟來說,心似乎被掏空了。

進入大連大學,胡夏娟克服著常人難以想象的困難,攻讀著學業,她的成績一直位于學院前茅。因為有個善良的心愿在支撐著她——破解癌癥密碼,減輕癌癥病人的痛苦。

這個心愿的背后有一個心酸的故事。

2002年7月10日,高考完沒兩天,疼她戀她的姥姥在癌癥的折磨下再也撐不下去,走了。

前一天,胡夏娟守著姥姥一天一夜,在姥姥的床頭,給姥姥梳理頭發?!拔夜蛟诶牙驯澈?,淚流滿面,抽噎聲哽在喉嚨間,不敢出聲,我怕姥姥知道她的病情,因為直到姥姥離世,沒有一個人告訴她真實的病情?!焙木昕粗牙雅で谋砬楹统榇さ闹w,就下定決心:要學生物工程。

她的每一個批次,每一個志愿,全部是生物、基因等與癌癥相關的專業。她說,那時就立志,在有生之年,一定要打破癌癥的磨咒。

她為愛選擇了生物工程。

王院長卻勸她放棄繼續研修生物工程。王院長講了他一生在生物工程道路上所經歷的艱辛,明確表示雙腿殘疾的她不適合天天與實驗室打交道。

那天走出院長辦公室,天色已晚,昏暗的樓道顯得寂靜而幽深。胡夏娟步履沉重地走著,“咚、咚、咚”的拐杖敲擊地板的聲音,沉重、沮喪,慢慢擴散在混沌的空氣中。

多年來的努力付諸東流!

“或許,有更適合你的事業正在遠方招手?!蓖踉洪L言辭懇切地安慰夏娟。

“若放棄,我將何去何從?”

四肢健全的人面臨畢業,也萬分焦慮。何況她!

她咨詢學哥學姐,無果;她求助老師,無果;她問父母,無果。她投了200多份簡歷,無望。這是一個迷茫、痛苦、焦慮、壓力全部交織在一起的階段。

后來,她找了一家特殊教育學校,院長答應用她,可她得進修了特殊教育專業。

考研,學習特殊教育。她堅定了自己的意愿??筛改柑岢鑫ㄒ灰螅罕仨毣氐胶颖鄙蠈W,父母實在放心不下她一人漂泊在外,四年大學,父母的心懸了四年。為了父母,她選擇回來。

可她聯系了河北幾家高校,都沒有特殊教育專業。偶然的一次上網,她發現了心理學專業,直覺告訴她,這條路可以走下去。兩個多月,她從生物工程跳到心理學,并成功被河北師范大學錄取。

因為愛,胡夏娟選擇生物工程;也是因為愛,她又選擇了心理學。

(三)

成為一名心理輔導老師后,胡夏娟說,自己的人生價值在逐步放大。

一年,七、八百個個體咨詢。這樣的工作量對于正常人來說,都有點吃力,胡夏娟卻做了下來。

在她的工作室的東墻上,一個立體的LOVE造型十分醒目,淡雅的窗簾上繪著“舍得”的字樣。胡夏娟說:“現在有太多人承受著心理疾病的折磨。用我所學,幫助他們打開心結,我感受到了自我價值實現的快樂?!?/span>

2016年春天,一個在衡水一中就讀的臨漳籍高三男生,平日成績非常優異,臨近高考,出現了嚴重的焦慮癥,經常感覺心慌氣短、失眠多夢、食欲不振。模擬考試一次不如一次,這樣又催化了他的焦慮心理,整天恍恍惚惚。他曾離?;丶艺{養,也不見效。父母無耐,通過他人介紹,領著孩子走進了胡夏娟的工作室。那段時間,胡夏娟把自己變成了那個男生,幫著他一起傾訴著他的擔憂、期盼、夢想,每隔幾天,就給他一個小小的任務,讓他完成。漸漸地,這個男生又開朗起來,最后,以600多分的成績被重點大學錄取。

“孩子打來電話報喜的時候,我比他都激動?!焙木暌种撇蛔M臉的幸福。

她講著一個個在她的幫助下、走出心理陰影的孩子的故事。每一個故事背后,都牽著一家人的喜愁。她喜歡這份職業,她記的住每一個孩子的不同和一點點的成長。

“孩子臉上出現笑容時,我都覺得自己很美!”自信的胡夏娟用價值培育自己的美麗。

(四)

就是這樣一個女子,在別人認為已經很了不起的時候,相繼出版了三本書,10萬字的自傳《追逐太陽》,20萬字的人物傳記《太陽·雪》,36萬字的小說《鐵血清流》。

我不知該用什么詞匯來形容她和自己的心情。我一個身體健全的人都覺得不可能完成的事,她做成功了。

為了寫好《太陽·雪》,淋漓盡致地展現舞蹈藝術家王舉的傳奇人生,從來沒有接觸過舞蹈的她,采訪了許多與舞蹈相關的人物,購買、閱讀了大量的舞蹈專業書籍,觀看了所有大型的舞蹈點評視頻。她把自己變成了一個舞者,一個能舞動人生的舞者,讓生命與生命碰撞、融合。寫完《太陽·雪》,她感覺自己到了一種從未有過的境界,輕松、舒展,無限地平靜,世界似乎是靜止的。

“我喜歡挑戰,我的恩師王申來說,寫長篇小說,最能鍛煉一個作家。我就開始創作《鐵血清流》?!?/span>

挑戰對胡夏娟來說,不是風雨和磨難,它只會讓自己更加有力和堅韌。創作《鐵血清流》,她與小說里的人物朝夕相伴,她自己已分不清,自己究竟是現實里的觀眾,還是故事里的角色?當敲出小說的最后一個字時,她淚流滿面。兩年來,她數次修改書稿,大到小說的故事脈絡、人物性格的塑造,小到一個段落的描寫、一個詞語的選擇,她反復比較、斟酌、潤色,她對書稿的質量異??量?,若不最好,絕不罷手?!?00多個日夜,我和他們一起悲,一起喜,一起哭,一起笑?!焙木暝谡勊齽撟鞯倪^程時,整個人又回到了那個充滿戰亂的年代。

我找了她的書來,在閱讀的過程中,我看到了胡夏娟超乎常人的毅力和不平凡。

她說:“接下來,我想為一位畫家寫傳記,走進這個全新的藝術世界。我想寫出有別于以往的東西……”

“因為我想遇見更美的自己!”



編審:李林海

編輯:淑芳




彩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