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 id="ycic6"><div id="ycic6"></div></sup>
<acronym id="ycic6"></acronym>

你正在上帝面前書寫獨一無二的自傳

橡樹文字工作室2020-09-06 12:51:04

冠輝訪談
關注個體獨特性的靈修


編者按
oaktreepublishing
橡樹今年推出了侯士庭的《師徒之道》,而他的《轉化生命的友誼》也已由找到啦公司出版。前不久報佳音網站的思飛姊妹圍繞侯士庭和他的靈修神學思想與游冠輝長老做了一系列的錄音訪談節目。今天,我們特別發出第三期訪談的文字整理,其中,冠輝長老為我們講述了侯士庭的靈修思想是建基于三位一體神學,因此侯老特別看重個體的獨特性,而這也影響了他對弟兄姊妹的牧養方式,并建議大家可以根據自己的風格去尋求適合自身的靈修方式。



思飛:冠輝弟兄,你好!


冠輝:思飛,你好!


思飛:我們上一次談到侯士庭是一位跨宗派的、博采眾長的神學家,他在靈修神學上有卓越的貢獻;他自己的神學思想也非常豐富。那我們今天想要開始談談他的某一個神學觀點。您覺得我們從他的哪一個神學觀點開始談比較好呢?


以三位一體為根基的靈修神學


冠輝:我們就從三位一體神學談起吧!


思飛:您確定要從三位一體開始談嗎?因為我覺得三位一體讓很多基督徒感覺暈頭轉向??!


冠輝:我確定,因為這是侯士庭整個靈修神學的根基。他的靈修思想是立足于三位一體的神學,三位一體是他理解關系性生命的根基。


思飛:三位一體和靈修有什么關系呢?


冠輝:關系很大。侯士庭所有對靈修的理解,比如對我們與神、與人的關系的理解,都是建立在三位一體神學基礎上。


思飛:那我們就具體談一談吧。


冠輝:好的。上帝是三位一體的上帝,圣父、圣子、圣靈這三個位格都是獨特的,圣父是圣父,圣子是圣子,圣靈既非圣父也非圣子,每個位格都是獨特的,但他們又是一體的,是在愛的團契當中,英文用communion。他們是共融的,在愛的團契之中。每一個位格的存在都是為了其他兩個位格,而不是為他自己。每一個位格又都是通過并在其他位格當中實現自己。侯士庭從希臘神學家齊齊拉烏斯那里得到啟發,他認為“人”這個詞,英文里是person,其實也是位格。真正的人是有位格性的人。所以,人本質上是神學性的實體,神學性的存在,他反映了三位一體的上帝。這位上帝是在恩典中與我們分享了他的形象、他的樣式。上帝按著自己形象創造的人,也是有位格的,是位格性的存在。每一個人身上都擁有上帝的形象,因此每一個人都是獨特的。人的獨特性也是我們建立關系的前提,真正的關系必須體現個體的獨特性。但每一個獨特的個體又不是孤立的個體,而是關系性的存在,他首先需要與上帝建立關系。創造我們的上帝,我們要與他建立位格性的關系。同時,他又需要在上帝的恩典中,與其他人建立關系。所以,侯老對關系性的理解、對屬靈友誼的追求,也都是建立在三位一體神學的基礎上的。


思飛:就您剛才談到的這些內容,我有一個問題。上帝按照他的形象創造了我們,他是有位格的,所以我們也是有位格的。那這個位格就意味著獨特,對嗎?


冠輝:對,因為上帝三個位格是獨立的,又是一體的。每個位格都是獨特的,按照上帝形象所造的我們也是位格性的存在,因此我們也是獨特的。侯士庭在《師徒之道》這本書里說,三位一體的上帝,按著自己的形象造人,這是基督教人論的經典表述。上帝三個位格,每一個都是獨特的,按照上帝形象受造的人,是位格性的存在,也是獨特的。不僅如此,上帝救贖我們的時候,也是提名召我們。我們每一個人當然都是獨特的。


關注個人獨特性的牧養方式


思飛:我想起自己有一個兒童繪本,是陸可鐸的《你很特別》。其實,很多人對這個概念或多或少都有些理解,但是,我們對于“我們很特別”這個概念的理解,可能還是不太深入。“我們很特別”,具體來說,到底意味著什么呢?


冠輝:“每個人很特別”,意味著我們要看重每一個個體,每個人我們都應該尊重,當然也包括我們自己。侯老非??粗孛總€個體的獨特性,他尊重每一個人。而這在他的生活中是有體現的。他不只是在神學中這么說,在他的生活中,我們可以看見。他每一次去見人時,都要為這個人禱告,或者是帶著禱告的心,求上帝開他的眼睛,讓他能看見這個人身上上帝的形象,看到他的獨特性。在他具體的牧養工作比如屬靈輔導的過程中,也可以看到這一點。大家都說侯士庭有讀懂人心的恩賜,其實這是與他看重人的獨特性直接相關。不管是傳福音還是屬靈引導,他都會先傾聽。他非??粗貎A聽。傾聽人的心聲,去了解對方生命真實的狀況,然后他才給出指導。傾聽的過程中,你會看到他對人有深入的理解和同理心??粗孛總€人的獨特性,就會使我們更加善解人意。如果我們看重每個人的獨特性,我們對待自己也一樣,就不需要與別人去比較,并借此來證明自己怎么樣。我們的獨特性是上帝賜給我們的身份。我們如果有什么特別之處,也沒有什么可以驕傲的,因為這是上帝所賜的??粗貏e人的獨特性,看到別人比我們強,有獨特之處時,我們也不需要自卑或嫉妒,而應該欣賞,并為此感恩。獨特性是上帝的偉大恩賜,離開了上帝,獨特性就成了咒詛,我們就會驕傲或自卑。但如果知道這是上帝的恩賜,我們就會為此感恩和贊美。而且,我們內心若沒有上帝的愛,也不可能真正去理解他人的獨特之處。這個認識很重要,侯老在《基督徒品格的塑造》一書中說,無論你的經歷是積極的還是消極的,都不要錯失,因為屬于你自己的那本傳記是獨特的,沒有人可以取代,我們的福分就是能夠宣揚自己的故事,使神一切的榮耀、福氣都能得到稱頌。


思飛:這個讓我想到,我們每個人被造之時,都有自己的特點,都不一樣。神給我們的人生道路也是不盡相同,如果我們把自己跟別人去比的話,就總會情不自禁地生出不滿、抱怨。比如,為什么你給他,沒給我?為什么我不是這樣?但其實當我們認識到,本來就是不一樣時,我們就會發現,根本就沒有可比性。您剛才提到,侯老說我們要寫屬于自己的那本獨特的傳記,這個是別人不能代勞的,我覺得這個觀點真的很棒。

冠輝:不僅如此,其實,對人的獨特性的重視、關注,對我們的牧養也會產生影響。教會處在這個世代當中,也會受到世俗文化的影響,會看重人的功能性,經常把人當作數據。尤其是在大型教會里邊,我們會關注:我有多少信徒??;我傳福音過程中,有多少人做了決志禱告啊。我們很容易把人當成數字,而不是當成活生生的、有獨特性的人。牧養的過程中,也一樣,我們經常追求效率,如果在一個人身上花很多時間,看不到果效,我們可能就想放棄。但是我們看到圣經上記載,主耶穌為了尋找一只羊,而撇下了九十九只。這一點,說實話,會對很多人構成沖擊。為了一只羊,而先撇下九十九只羊。我們反思一下自己的教會,我們教會里,是不是也存在很多有問題的人士,他們生命的問題可能比較大,難于一時得到解決,如果要幫助他們,需要投入大量的時間、精力,要傾注很多的愛才能融化他們的心,才能幫助他們從低谷,或者生命比較扭曲的狀況中走出。這樣的服侍有時候看起來,非常地沒有效率,但是他們身上有上帝的形象,他們也是上帝所愛的。保羅在《哥林多前書》中說,“身上肢體,人以為軟弱的,更是不可少的。身上肢體,我們看為不體面的,越發給他加上體面;不俊美的,越發得著俊美”(林前1222-23)。所以,從中我們看到神的心腸,神非??粗孛恳粋€人的獨特性。神也特別愛那些困苦的、流離的、軟弱的需要幫助之人。


思飛:我覺得這個引申也特別重要,其實無論是在教會當中,還是事工機構當中,有時候我們做著做著,就會不知不覺地開始關注效果、辦事效率,反而可能遺失了真正重要的部分。所以我們需要常常來反省,主耶穌所看重的是什么,然后,我們來做出調整。


根據個人風格尋找適合的靈修方式


冠輝:對于每一個人的獨特性的看重,對我們的靈修方式也會產生很大的影響。


思飛:咦?有什么樣的影響呢?


冠輝:三位一體神學讓侯士庭特別看重個人靈修生活的獨特性,他意識到,每個人與上帝的關系都是獨特的。如果你是獨特的,你與上帝的關系也會與別人的有所不同,也有獨特之處。所以,我們應該以個人的風格去發展與神的關系,不要誤以為每個人都有相同的靈修方式。而且,侯士庭還說,對于屬靈偉人的敬仰,有時候會使我們癱瘓。


思飛:這個是什么意思呢?屬靈偉人反而會讓我們癱瘓!


冠輝:我們每個人與上帝的關系都是獨特的,那我們看到屬靈偉人時,看到他們那么卓越,與上帝的關系那么好,有時候這會讓我們覺得絕望,覺得自己非常沒用、自己不可能像他們那樣。覺得差距太大,反而讓我們癱瘓,失去了行動的能力了。


思飛:放棄了。


冠輝:是的,就放棄了。這個認識,與侯士庭自己的背景和經歷有關系,他父親是位在西班牙宣教的宣教士,很敬虔,也很勇敢。侯士庭從小就非常敬仰他的父親。他自己的本性并不像他父親那么勇敢,他性格里有一點兒懦弱,所以,這個就讓他感覺自己在父親面前非常沒有用,而且有一種羞愧感。


思飛:這也是一種比較??!


冠輝:這種比較其實使他癱瘓。另一個方面,屬靈偉人與神建立關系的方式不一定都適合我們,因為我們每個人都是獨特的。如果我們要刻板地模仿他們的話,有時候反而適得其反。會讓我們覺得,為什么他能夠那樣長時間地禱告,我為什么做不到呢?他為什么能夠讀那么多屬靈書籍,那么敬虔,為什么我卻做不到呢?當我們這樣比較之時,反而產生了我們之前所描述的那種效果,我們感到癱瘓。讀那些經典的著作也一樣,不是每一本經典著作都適合我們。歷史上有很多屬靈偉人,他們的有些書我們會覺得很親切,有一些我們會覺得有隔膜,我們覺得它們離自己很遠,可能它們不切合我們的生命。


思飛:哇!你這么說,給我們減壓了。否則,我們會覺得,既然是經典,就是好的,而我讀不出味道來,就是我自己的問題。


冠輝:我想補充一點,剛才忘了說。剛才講到每個人的靈修方式都是獨特的,不要只是刻板地模仿屬靈偉人的靈修方式。其實我們人都有這個傾向,因為他是成功的,我就想從他那兒學習,他怎么做,我也怎么做。2010年時,我去侯老先生的家里,跟他住了一個禮拜。我其實心里有個很深的期待,希望他帶我靈修,我希望從他那里學習怎么去親近神和靈修。我剛到他家里時,就跟他提起過此事??墒?,我發現到我離開的那天早上時,他還沒有帶我靈修,所以我就按捺不住了,就跟他提起此事。他跟我說,靈修和禱告生活是非常個人性的,不能模仿別人,他跟我分享了他個人的靈修方式。他說自己看過很多禱告的書,知道其他人怎么靈修,但是他自己在尋求神,與神建立關系的過程中,有他自己的方式,但這個方式不一定適合所有人。他自己每天早上都花很多時間默想神的話語,另外,他還在不同的階段,下了一些特別的功夫,比如說,他花了28周(我在其他地方聽說是一年),默想《詩篇》119篇。每一節的經文可以默想一個早上。我們知道《詩篇》119篇是談神的話語的,而他非??粗厣竦脑捳Z,以及對神話語的默想。另外,他說他花了四年時間去研究主禱文,所有能找到的關于主禱文的論述、一些重要的文章,或者是書籍,他都去研讀,以吃透主禱文??梢?,默想以及很深的研究在他的靈修生活里是起很大作用的。


思飛:這讓我想到了我們侯士庭訪談第一期的題目:淺讀時代的靈修大師。這個跟我們的淺讀時代是完全相反的。用一年的時間來靈修《詩篇》119篇,真的是一個很特別的方式,但也確實不一定適合每個人。


冠輝:對,有的人你讓他一早上去想一節經文,他想不下去(兩人大笑)。


思飛:對,所以,是否可以這樣說,我們每個人都可以大膽自由地去尋找適合自己的靈修方式,對不對?


冠輝:對。


思飛:所以,也不一定每年必須要把圣經讀一遍。對不對?


冠輝:每年把圣經讀一遍,如果變成了很機械的律法的要求(思飛:每天劃勾),那種方式可能沒有太大的幫助。方式的差異可以很大,但不管用什么方式,都不應該離開對上帝話語的研讀和默想。其實在《師徒之道》和《轉化生命的友誼》中,侯士庭都花了不少篇幅來談在靈修中怎樣去應用圣經。所以每個人不一定要用這種方式,每年機械地把圣經讀一遍。不管怎么樣,我們必須要更加熟悉神的話語。你可能沒有按照順序一年讀一遍圣經,但是,你可以每年深度研讀幾卷圣經。這也是一種方式。尤其在我們對圣經比較熟悉的情況之下,有時那種通讀讓我們感覺一點滋味都沒有。這種情形,我們其實需要研讀。


思飛:就是說,其實具體的方法并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我們要看重神的話語。要有這樣一顆心。


冠輝:對,要被神的話語所塑造。


思飛:剛才您說到有些經典不一定適合某些人,這讓我很得釋放。所以,下次如果我再讀一本經典,讀不出味道時,我就不會再覺得這都是我自己的問題,我自己很差。對不對?


冠輝:對。有的時候可能是我們自己的問題,但不一定是。有時我們讀不懂或不喜歡一部經典,是因為我們的生命和理解力還沒到那個程度,這跟我們生命的程度有關系。比如《轉化生命的友誼》,我剛信主時就買了,而且也讀了一些,但是當時一點感覺都沒有??涩F在讀,就完全不一樣了。所以我們的個性、氣質和生命狀況,也會影響我們對經典的選擇。每個人的口味不一樣,需要也不一樣。侯士庭在《靈修閱讀指南》里說,不要效法別人對經典的選擇,因為你的需要可能是非常特別的。你可能需要屬靈朋友的建議,以幫助你找到適合你終身的屬靈良伴。侯士庭自己是在跟人的關系當中,針對他們生命的需要,給他們推薦屬靈經典。剛才我說的《靈修閱讀指南》這篇文章里,他也給了很多具體的指導,比如當缺乏在上帝面前的真門徒身份感時,我們就適合讀肯培的《效法基督》;在我們比較掙扎、軟弱甚至想放棄之時,可以去讀斯庫波利(Lorenzo Scupoli的《屬靈爭戰》;如果我們想以扎實的神學研究來滋養我們的靈修生活時,可以去讀《基督教要義》,特別是第三卷;如果我們在神學上比較清楚,但情感上卻對上帝感到困惑、不確定時,可以去讀愛德華茲的《宗教情感》。


思飛:其實剛才我們說的這些推薦,在《靈修閱讀指南》這篇文章里都有。所以,弟兄姊妹如果感興趣的話,可以去讀那篇文章。剛才您也提到,這和我們的氣質有關,也和我們屬靈生命的成熟讀有關,所以有時候,你讀一本經典,當你讀不出味道時,可以先放到書架上去。


冠輝:以后再讀的時候,可能會發現原來非常精彩。


思飛:是的,所以不要過早地下定論說,因為我讀不懂這本書,就不要讀了。


(文字整理:國永)


延伸閱讀

侯士庭著《幸福真諦》,上海三聯書店,2014年7月,橡樹策劃出版


侯士庭著《師徒之道》,上海三聯書店,2015年8月,橡樹策劃出版

侯士庭著《轉化生命的友誼》,上海三聯書店,2015年8月,找到啦策劃出版


橡樹文字工作室
微信號:oaktreepublishing

定期發送橡樹圖書書評、書摘、橡友會信息


點擊下方“閱讀原文”購買上述圖書
↓↓↓


彩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