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 id="ycic6"><div id="ycic6"></div></sup>
<acronym id="ycic6"></acronym>

一只想寫自傳的雞(上)

小新駛的萬年船2020-09-06 11:57:16


主人高潮又在磨刀了。

我知道,作為一只雞,我遲早得死在菜刀下。

我媽曾指著餐桌語重心長地告訴我:看見了嗎,你外公外婆最后都去了那里。

“難道他養我們,就是為了吃我們嗎?”

“沒錯,嗯?!蔽覌屓玑屩刎摰叵铝艘粋€蛋。

“你都給他下蛋了,他還吃你嗎?”

“如果有一天,我再也不會下蛋了呢?嗯?!庇忠粋€。

“這么說來,留著是沒什么用?!蔽易遭獾?。

我媽是一只高產的母雞。在高潮眼里,全村,不,全世界都沒有像我媽這么能下蛋的母雞了。而且據說我媽下的蛋竟還有一股香氣,這事傳遍各地,慕名者紛至沓來,他們蹲在雞窩前,目不轉睛地看我媽生產。頭幾次都是順產,高潮端著熱乎乎的雞蛋湊到眾人面前——“是不是有股香蔥的味道?!北娙怂坪醺惺艿搅诉@盤新鮮的香蔥炒蛋,點頭連稱是是。那天,主人高潮前所未有的大方,讓他媳婦給我媽加個菜。

主人高潮的媳婦是他花了五千塊錢從大山里買來的,腦子并不很靈光,更不懂我們雞的心理感受,她給我媽炒了一盤西紅柿炒蛋蓋澆飯。我媽受到了嚴重的驚嚇,這和人類吃人肉叉燒包是一個道理。她在我面前吐了一夜。這菜沒浪費,最后被我吃了,我只能說,我喜歡吃西紅柿炒蛋。

高潮有只會下香蛋的老母雞這件事不脛而走,我媽雖然不是傳說中的“公雞中的戰斗機”,卻是一只實打實的五香雞。這事把媒體記者都吸引來了,他們對村口那條猩紅色的溪流視而不見,戴著口罩、扛著攝像機來一探究竟。

高潮飚著口水向眾人介紹他豐碩的養殖成果,說完就帶著眾人來雞窩前朝圣。

我媽因為惡心嘔吐,精氣神并不好。面對鏡頭,她無所適從。面對著記者的質疑,高潮也著急了,趕緊叮囑媳婦去炒一盤西紅柿炒蛋,以作催蛋之用。聽到這話,我媽來不及解釋就憋氣生產,從來說一不二的她,刺溜一下撒出一泡雞屎。

高潮惱羞成怒地去院里磨菜刀,見慣了風浪的我媽知道厄運將至,不下蛋就得完蛋,只能在失望的眾人前面故技重施,她努力地讓自己回到田間地頭,回到青山綠水,回到風花雪月,不知不覺中,咯噔一下,一個雞蛋就趴在了稻草堆上。

眾人歡呼雀躍,攝像大哥高興地扭起了廣場舞,我媽趴在窩上,一動不動。

她犧牲了,犧牲在畢生戰斗的工作崗位上。

我承認我和我的兄弟姐妹們都很傷心,不僅為我們失去了一位母親,也因看見了命運。但沒想到,最傷心的還是高潮。他本指望著我媽給他帶來榮華富貴。他把責任歸咎到媳婦頭上,覺得是她前晚的西紅柿炒蛋鹽擱多了,又沒有及時給我媽飲水。我向眾人保證,那盤菜真的沒放鹽,她放的是洗衣粉。

我悲傷地哭泣時,破壞了高潮的憂傷。他瞪我一眼,眼神里滿是哀怨。我一邊哭一邊打嗝,兄弟姐妹們看著我口吐白沫都提心吊膽,怕我悲傷過度追隨母親而去。

高潮挺著鼻梁,頂著嘴唇嗅了嗅我的身體,突然拍著大腿大叫:“遺傳,絕對的遺傳!你們先別收拾東西走,聞聞看,這只雞是不是也有香氣!”

“大哥你別鬧了,這哪是什么遺傳,傳染了吧?!?/span>

高潮二話不說,抱著我就湊到記者眼睛前,我承認,這是我第一次和一個男人有這么近距離的對視。

他厭惡地瞥了我一眼,又蹬著高潮,拔下我的一根雞毛說:“無聊!”

我又打了個嗝,這次不是口吐白沫,而是吐出一個泡。

“呦呵,會吐泡泡的雞!”記者趕緊把攝像叫回來,重新架起攝像頭,大有“失之桑榆,收之東隅”的喜悅。

我也很震驚自己的表現,兄弟姐妹們看著我口吐蓮花一樣向外噴泡泡,都收起了短暫的哀傷,忘記了我媽漸冷的遺體,眼里有著“怎么傳它不傳我”的復雜情緒。

我被高潮舉著,像一門大炮不斷地向外吐泡泡,既志得意滿,又空虛寂寞,誰知道往西紅柿炒蛋里擱洗衣粉,會讓我變成一只泡泡雞。

村民們都來了,看我表演得爐火純青,每吐出一個泡就發出一陣掌聲,孩子們追著小泡泡開心玩耍,我承認我有那么一點鏡頭感,這種天然的表現欲,并非遺傳我媽,我媽在鏡頭前下滾了一個蛋就完蛋了。

它遺傳于我爸。

?

我爸的身世至今是個謎。

有村民傳言,我爸是高潮從寡婦何桂花的雞籠里掏來的。何桂花其實并不寡居,她是有伴的,和別人養狗養貓不一樣,她喜歡養雞,這給了她無窮盡的樂趣,她對每只雞都關愛有加,羽毛打理得干干凈凈,甚至巴不得給他們的雞爪穿上鞋子。她給每只雞的脖子上都掛著名片以作分別,“嚕嚕嚕,得華、雪友、富誠,還有漫玉,過來吃飯了。嚕嚕嚕?!彼碾u伙食都很好,肉絲拌飯是家常菜,吃完飯,何桂花會帶著他們去馬路邊散步,在眾目睽睽下,這些天王天后趾高氣昂地和貓狗同行。何桂花是不在乎別人的眼目的,她會熱情地和村民們打招呼,偶爾從口袋里掏出一個雞蛋作為慰問和示好,這是遛狗遛貓之人絕對做不到的,因為他們沒有狗蛋貓蛋。

我爸究竟是不是這些天王天后的后代,已經無法查考。因為沒多久,何桂花就被發現吊死在房梁上,床頭擺著每只雞的名牌,公安來了,認定是自殺而亡。那些雞還活著,何桂花的娘家人當場都宰了給酒席加一道菜。很多參加喪禮吃過飯的人回家后都拉了肚子。


但是不可否認的是,我爸從里到外都像極了一只貴族雞,他的雞冠是鮮紅的,羽毛純黑锃亮,一雙爪子孔武有力,站在雞群中,像一只怪獸,這只雞實在長得太大了。我爸食量恐怖,一臉盆的食材剛端過來,他的屁股就霸占了一大片。眾雞無奈地在一旁啄食殘羹冷炙。

我爸吃完了,嘴在地上左右來回撇幾下,剩下的就是一個空空的盆了。

眾雞因為長期吃不飽飯,精神萎靡,于是決定策劃一次非暴力不合作運動——公雞清晨不打鳴,母雞白天不下蛋。幾天下來,高潮發現打鳴的雞、下蛋的雞越來越少了。于是準備對雞圈進行一番徹底的整頓。

所有的雞都排好了隊伍。

我爸站在那,就像一個到小學一年級插班的初中生。

“今天你打鳴了嗎?”

“還有你,還有你!你們這幫牲口?!?/span>

“老子為了聽你們打鳴,整晚整晚地睡不著!”

“今天開始,不打鳴的公雞,不準和母雞同房!”

話音剛落,公雞們再也憋不住了,再憋著就沒有夫妻生活了,嗷嗷嗷地叫起來了。

母雞們再也不端著了,咕嚕咕嚕地下蛋,雞圈里此起彼伏地響起她們的咯咯噠。

“怎么樣,這就叫管理!”高潮對一旁目瞪口呆的媳婦說。

只有我爸沒打鳴,他被這一幕驚呆了。他想不通這里面到底藏著怎樣的斗爭哲學。正因默不作聲,高潮一棍子就朝他的腦門揮了過去。

“飯量最大,嗓門最小,當初就不該領你回來。去,磨菜刀!”

我爸的脖子歪在左邊,怎么也扭不過來,在90度的世界里,大公雞們吼得震天動地。

我爸殘廢了,成了一只歪脖子雞??v使他體內流淌著高貴的血液,也抵不過這一歪頭的喪氣。

他突然意識到一件很苦澀的事——他可能一輩子都嘗不到夫妻生活的滋味了,他可能要成為一只光棍雞了。

奇怪的是,盡管他歪脖子了,仍然沒有哪只雞敢挑釁他。因為他的爪子又粗又大,更因為他真正維護了雞圈的安寧穩定。

高潮家對門是高浪。二人本是兄弟,早已分家多年,分家時為了一只鋼筋鍋大打出手。最后一人拿了鍋蓋,一人拿了鍋底才算了事。幾年前,高潮為了加大產業規模,擴建了雞窩,這就意味著我們的雞屎味會時不時地傳到對門。高浪為此很不滿,上門理論,要求這個曾經的大哥想辦法屏蔽惡臭,二人都懷著怨氣,沒言語幾聲就打起來了,最后以高浪被敲掉一顆門牙而告終。

為了對抗高潮大張旗鼓的冒進運動,高浪和媳婦祭出了大殺招——他們開始養大鵝了,大鵝的價錢更高,他們的戰斗力也是蜚聲各地。

然而高浪缺乏職業素養,養的大鵝非瘦即死,直到一嘴毛的出現,才徹底告別軍中無將的窘境。

一嘴毛絕對是一只合格且有職業素養的大鵝。每天清晨,他就昂首挺胸地站崗放哨,上學的小學生會拿一片青菜葉引誘他,剛開始他是本分的,可有天,有個小學生沖他說了聲“你瞅啥!”一嘴毛終于被徹底激怒了。他追著小學生一路狂奔,小學生書包里的彈珠子滾了一地,邊跑邊喊救命。大人們以為這孩子被追殺,一看追殺是真的,但殺手是只大鵝,就呵呵呵地抱手看戲。小學生即將跑進校門,一嘴毛一個白鵝亮翅,從他頭上叼下一簇頭發。

自此,一嘴毛在家禽界一戰成名,他走路的姿態也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從昂首挺胸變成了大搖大擺。村民們也對這只流氓鵝產生了畏懼,每當他巡視路過,都會獻上菜葉以示尊敬??捎幸惶?,一位村民為表喜愛之情,竟然在敬獻后拍了拍一嘴毛的腦袋,這位村民的屁股上至今留著一道圓弧型的傷疤。

一嘴毛早從眾將士嘴里聽說了主人和高潮的矛盾,可是高潮畢竟是一個有事沒事磨菜刀的人。他的脖子又出奇地長,如果高潮手起刀落,他可能鵝頭落地,所以一直韜光養晦,隨時準備著尋釁滋事。

這是九月一號這天,高潮帶著兒子去鎮上的初中報道。

天空中彌漫著一股殺氣。

盡管他在鐵門上加了好幾把鎖,可這絲毫難不住上天入地無所不能的一嘴毛,他從一旁的狗洞里鉆了進來。

雞群都慌了,誰也沒想到,這場復仇會這么猝不及防。

雖然我們有一百多號雞,可是面對這個龐然大物,誰也沒有膽量說“你瞅啥”。眾雞不約而同地把腦袋轉向了我爸。

我爸不由自主地把腦袋轉向了墻壁。

一嘴毛沖向雞群,長輩們都瘋了一樣跳起來,論輕功,一嘴毛是不敵我們的,可是他有很好的預判能力,知道根據萬有引力定律,所有的雞最終都會落地,他就張大嘴巴,閑庭信步,等待敵人落下之際,就是一頓兇猛地啄。

如果說幾百只雞一起上,這架我們真不一定輸??墒谴蠹疫x擇了分崩離析。

我媽也是這場雞飛蛋打運動的遭殃者,就在一嘴毛準備對我媽動手之際,沉默良久的我爸終于爆發出英雄氣概,他飛速沖到一嘴毛面前——

跪下了。

一嘴毛嘎嘎嘎地驕傲了,他幾乎取得了這場復仇運動的全勝。

就在他目中無雞的時候,我爸歪著腦袋亮出雞爪就把他踢翻在地。

雞們都站在房梁上看戲。

我爸力大無窮。同時,他因為殘疾落下一個毛病,最討厭聽到“你瞅啥”。顯然,嘎嘎嘎叫了三聲的一嘴毛說的就是這話。事后,一嘴毛曾對身邊的大鵝說,當時他說的是“我頂你個肺”。這充分說明,掌握一門方言是多么重要。

我爸的雞爪沖著侵略者就是一頓撓,一嘴毛哪兒受得了這個,在眾雞的吶喊聲中,他決定見好就好??墒枪范匆呀洷粠字挥⒂碌哪鸽u堵住了,他只能在我爸的窮追猛打下飛躍鐵門,鐵門太高,一嘴毛被掛在了上面。掙扎了好久,他終于從高空摔在了門外。

我爸仍沒有鳴鑼收兵的意思,這主要源于我媽在混亂中親了我爸一口,并耳語了一句“弄死他”。

所有的荷爾蒙都起來了,我爸輕輕一躍就出了鐵門,一嘴毛不想這副慘狀回家,就直接向池塘逃竄。

“有種你下來,嘎嘎嘎?!币蛔烀诔靥晾飫潣{謔。

我爸就是我爸,二話不說就沖到池塘和一嘴毛赤壁起來。我爸的確是曹操,不習水戰,可一嘴毛也絲毫沒占上風,被我爸的翅膀和雞爪扇得眼冒金星。經此一役,一嘴毛廢了。從那以后,路過家門口的小孩見他都要拍拍他的腦袋,他氣急敗壞地嘎嘎嘎,卻再也不敢追著孩子滿地跑了。

而我爸則通過此戰確立了英雄地位,也收獲了我媽的垂青。

洞房花燭那晚,我爸興奮難耐,一不小心,打了個鳴。

高潮在屋里暴跳如雷:“他娘的,半夜十點打鳴,看我明天不宰了你!”

可是高潮顯然不會這么做,因為他發現,自那以后,我爸又重振雄風,雖然仍是一只歪脖子雞,但卻歪得很有氣勢。同時,我爸也有意識地減少了食量,加強了運動,這使他看上去更像是一只合格的大公雞了。


我爸的悲慘命運源于過年那天。

除夕夜,雞圈來了位不速之客。有人說是大老鼠,有人說是小狼,也有人說是黃鼠狼。他雖然兩手空空,但雞窩里仍秉持“有朋自遠方來,一起樂呵”的原則,接受對方的登門造訪。好客的雞群還請他一起蹲在雞窩里,聽屋內電視里傳來的春晚。雞群聽相聲小品,笑得前仰后合,唯獨這位客人沉默不語。

“我們的笑點,是不是太低了?”然后他們又前仰后合了。

零點鐘聲敲響時,村里響起了震天的鞭炮聲。黃鼠狼趁機放了一個亙古未有的屁,幾只小雞當場昏厥。他叼著小雞就跑,我爸見狀就上前追,黃鼠狼剛要鉆出狗洞,咣當一下就撞在了水泥上。原來,為了防火防盜,高潮在關門前把一塊水泥墩挪到了狗洞前。

黃鼠狼撞得七葷八素,我爸則步步緊逼要求對手束手就擒,他惱羞成怒,當場把小雞們都吞下了肚子。我爸沖上前一頓撓,他招架不住,臉上被劃出幾道印痕。他開始哭了,我爸仍不罷手。他想把小雞吐出來,可是畢竟不是牛,沒有反芻的本事。我爸騎在他頭上,用鋒利的嘴啄瞎了他兩只眼睛。他抱頭鼠竄,可是我爸依然能夠精確制導。

就在這時,高潮出來了,看著一地雞毛,他驚呆了——我爸正騎在這只狼狽的怪物身上,往死里揍他。

“真是一只好雞!”高潮一邊表揚我爸,一邊拎著菜刀,抓著黃鼠狼就一刀斃命。

我爸被這血腥的一幕嚇呆了。打歸打,他從來沒想到溫柔的菜刀這么厲害。

第二天,我爸就被高潮帶去了集市。所有的雞都嚇壞了,他們都知道這一趟必然是有去無回,而雞圈將從此失去一位英雄。

可是大年初一并無買賣,我爸被帶去和別的雞打架了。

那天發生了什么誰也不知道,我爸被抱回來的時候,高潮一臉得意勁。他安頓好我爸,說了一句“真是一只會賺錢的好雞”。

接下來的日子,我媽必須適應我爸頻繁出差公干的日子。但是每次回來,我爸都滿身傷痕,她隱約覺得,我爸的身體在迅速消解,像冬天的冰。

元宵節那天,我爸帶著很重的傷回來,對我媽說,我在我們的床底下,藏了很多的苞谷,以后遇見災荒了,或者高潮虐待你們,你就拿出來,分給大家。

我爸說完這話就睡了。

第二天清晨,公雞們照例打鳴叫早,高潮來到我爸窩前,發現我爸不見了。

“你老公呢?”高潮瞪著我媽。

我媽一臉懵,不知道怎么回答。

是啊,她老公呢?

我媽傷心欲絕,一個勁地哭,她翻出那些藏在床下的苞谷,上面還殘留著我爸的體溫。

關于我爸走向的傳言有很多,但都是出于公雞之嘴。他們都說我爸死了,而心懷的無非就是勸我媽改嫁。我媽向來崇拜何桂花,覺得不靠男人也能活得好,她并不覺得桂花的死有什么遺憾,相反,她是找到了一條屬于自己的人生道路。

沒多久,我媽就把我孵了出來。

高潮并未因此就為她樹碑立傳,他很不滿意我媽的堅貞。

高潮從此陷入低潮,我爸的出走,使他在斗雞王爭霸賽中落敗。

我爸從不喜歡拿有色眼鏡看人和雞,他的一生,是戰斗的一生,為雞民服務的一生,我至今懷念他。


待續。。。。。。

歡迎關注

一個永遠說不準什么時候更新的公眾號

彩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