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 id="ycic6"><div id="ycic6"></div></sup>
<acronym id="ycic6"></acronym>

民國往事:讀書改變了一個青樓女子的命運

吳楚文化2020-10-02 08:41:09


一個出生青樓的弱女子,卻創建了一座充滿傳奇、享譽海內外的飯店——錦江飯店。不僅僅是因為它歷史悠久,和杜月笙、尼赫魯等眾多的歷史風云人物的名字聯系在一起,見證了上海一個世紀以來的風風雨雨。更為重要的是因為這座充滿傳奇、享譽海內外的飯店——錦江飯店的創立人,董竹君女士傳奇的一生。

董竹君她的一生充滿坎坷,出生在上海的一個貧民窟里,

13歲,被賣身青樓;

15歲,嫁給革命黨人,成了都督夫人;

30歲,她帶著4個女兒與丈夫離婚;

35歲,她創立了錦江川菜館,也就是后來的錦江飯店。

盡管拿了一手的爛牌,還是硬靠著自己的努力打成王牌。這就是董竹君女士,一個靠雙手在亂世里書寫自己傳奇的非凡女人。

01:小西施,入青樓

1900年,董竹君出生在上海一個貧苦人家里。父親是個拉黃包車的,母親姓李,平時富人家做傭人貼補家用,上海人叫“娘姨”。

董竹君剛出生時,父母為她起名毛媛,上海胡同里的大爺大媽總是叫她媛媛。因為毛媛小時候聰明可愛,有時候也會叫她“小西施”。

那個年頭的上海是半殖民地半封建社會,黑暗籠罩著所有胡同里的底層人民,一切的痛楚在這里都是常見的,包括疾病和死亡。竹君的一對弟弟妹妹,也是這樣因為沒有錢治病夭折了。

作為家里的一根獨苗苗,毛媛的父母對她疼愛有加,省吃儉用供她上私塾。年幼的女孩子能夠在書本里獲取那一絲一毫的愉悅和放松,這對于底層的上海人無疑是一種幸福。

但生活并不會一帆風順,幸福的光輝并不會一直籠罩著這個家庭。毛媛的父親染上了傷寒,母親也被辭退,家庭沒有了其他的生活來源,入不敷出,毛媛不得不輟學回家。

愈來愈昂貴的醫藥費使得這個家庭難以承受,父母決心把女兒押到堂子里做三年的“清倌人”。

清倌人只賣藝不賣身,毛媛聽說過她們,活在窄窄的胡同深處,總是看不見陽光。她偶爾能聽見哪邊咿咿呀呀的京戲聲,和男人的調笑聲。每次她聽到這些聲音的時候都羞紅了臉。沒有想到自己竟然也要成為她們中的一員。

毛媛縮進了被窩里深深的捂住了臉。白天父親的勸導還歷歷在耳,家里已經沒有余錢了,接受吧,就當是為了父親盡孝。

白天的堂子一樣昏暗,充斥著過于甜膩的脂粉氣。毛媛留戀的看向自己家的方向,從今以后,她就要在這個昏暗的青樓里度過自己的三年,未來是什么樣的她也不清楚。

02:出青樓,嫁督軍

董毛媛成了堂子里最受歡迎的搖錢樹。她長的又美,嘴又甜,男人們都喜歡到她這邊來坐坐聽一曲。老鴇樂開了花。

而董毛媛,則清楚的知道老鴇是不會放搖錢樹走的,如果她不做出些什么改變,自己一定會在堂子里呆到賺不動錢里為止。一眼望到頭的可怕未來讓年輕的女孩兒感覺絕望。然后她遇見了夏之時,那個改變她一生的男人。

那一年的董竹君14歲。

夏之時是個顯赫的辛亥英雄,24歲便擔任四川副都督兼蜀軍總司令,相貌堂堂,才華談吐皆不俗。何況夏之時還溫柔的對待她,教導她要認真讀書。

黑漆漆的堂子里像是照射進了一束光,毛媛熱烈的愛上了夏之時。那段日子里夏之時經常來堂子里聽她唱曲,脂粉香氣里的毛媛笑得像初戀的女子。夏之時確實是她的初戀。

“我更細心地觀察夏爺了,見他身材高壯、膚色白潤,額寬、眉清目秀,兩眼炯炯有神,神態英俊,性格豪爽,自此我就更加愛慕他,并留心夏爺是不是真心愛我,對鏡自照,暗自喜歡,以我的相貌是應當配一個愛國英雄的?!?/p>

但是夏之時是英雄。他的身份決定著茶樓里會出現“青樓歌妓,配不上巾幗英雄”這樣的閑言碎語。而聽到這樣閑語碎語的董毛媛只是撇了撇嘴。

這算得上什么呢,她暗自的想,總有一天我會變得配得上之時的女人的。

夏之時深愛著毛媛,他愛她的溫柔小意,大方體貼,更愛她的堅毅的目光,他想幫助董毛媛離開青樓,成為光明底下堂堂正正的人。

他提出要為她贖身,但董竹君怎么又會同意呢。她說:“我自己會想辦法逃出去,不用你花錢。以后我和你做了夫妻,你一旦不高興的時候,也許會說“你有什么稀奇的呀!你是我拿錢買來的!”那我是受不了的?!?/p>

夏之時贊嘆這個女人的聰慧,但他不禁憂心:那你要如何脫身呢?而董毛媛笑了起來:秘密。她告訴夏之時,只要他同意“約法三章”,她自有辦法脫身。

14歲的董毛媛借助自己的機智,某夜把看守灌醉后,脫去身上華服與金銀珠寶等首飾,清清白白,一身素衣逃跑去找夏之時。那時候她是義無反顧的,因為她認為她有“約法三章”保她自由與尊嚴:

1.堅決不做小老婆;

2.帶她到日本求學;

3.成家后,共同經營家庭,男主外女主內。

關于這次出逃,她在自傳中有這樣的表述:一直被束縛在身心上的什么東西全部解除了!能向天空飛翔似的渾身輕松,樂開了花一樣。這是我第一次對自由的體會,永難忘懷!

在半個月后,十五歲的董毛媛和二十七歲的夏之時結婚了。那是在1914年的暮春草地上,夏之時穿著一身筆挺的燕尾服,董竹君則是法式婚紗配上白頭小皮鞋。夏之時的革命黨朋友稱贊他們是“文明結婚”。

昔日的青樓歌女,終于迎來了自己全新的人生。

03:去東洋,上學堂

婚后,毛媛跟隨夏之時一起去日本留學,就讀于東京女子高等學校。

剛開始的時候,新婚夫婦總是幸福美滿的。但逐漸,夏之時的大男子主義展露了出來。他不允許毛媛去學校上課,給她聘請家教夏斧師,并為她改名董篁,字竹君。自此,董竹君這個名字伴隨她一生。

在日本的四年里,董竹君修完了高中四年的理科課程,生下了她和夏之時的大女兒夏國瑛。但緊接著,董竹君敏感的發現自己的丈夫夏之時有些許變化。

1915年夏之時奉命回四川,臨行前,他給了董竹君一把槍,說是叫她防賊。但又強調,若是董竹君做了對不起他的事,就用它自殺。因為不放心嬌妻,他還急召在上海南洋中學讀書的四弟到日本陪二嫂讀書,以便監視董竹君的一舉一動,以免她獲得自由就紅杏出墻。

董竹君難免是有些不舒服的,但在夏之時讓她回四川的時候還是乖乖的回去了。然而迎來的是更深重的侮辱。夏之時帶她到革命黨人家應酬做客時,那些清高的男女個個斜眼看她,“一介青樓女子能念得好書?不過就是傳宗接代的工具!”極盡冷嘲熱諷。

而夏之時的家族也接受不了一個青樓女子成為家里的兒媳。夏之時的母親公然放話:“一個賣唱的只配當姨太太罷了,況且嫁給我們這種大戶算怎么回事?你趕緊給我娶個正房回來!”話里話外的是叫夏之時趕緊休掉董竹君。

而董竹君只能咬住牙忍耐。她白天上課,學習家政處理家務,夜晚挑燈奮戰,讀書看報,讀到兩眼紅腫。除此之外,她親自操持家務,縫紉、燒菜、洗衣、招呼客人、算賬,將夏家上下打理得井井有條。

漸漸的,很多人看在眼里,也就對她無話可說。但婆婆總是對她挑剔苛刻,盡管內心憂慮、氣憤,但竹君又必須得維護家庭和諧,只能處處委曲求全。

當初看輕她的革命黨人也對她刮目相看,有一回國民黨人來夏家拜訪,贊嘆道:“你們家前面朗朗讀書聲,后面一片織機聲,真是朝氣蓬勃,好一個文明家庭?!?/p>

于此同時,董竹君開辦了“富祥女子織襪廠”和出租黃包車的“飛鷹公司”。在她的女子織襪廠里全是窮苦的女性,而她的飛鷹公司給窮人們的福利也比其他公司好得多。她正在盡自己的力量幫助人民,幫助這個國家。

但夏之時卻逐漸走向了下坡路。他在被解除公職之后開始吸鴉片,在煙霧繚繞里沉迷毒品的歡愉。甚至在董竹君即將臨盆的時候他還打董竹君,只因為她沒有陪他打麻將。

年復一年,董竹君曾經見到的那道光變得暗淡,逐漸和黑暗融為一體。她在自傳里寫“我們夫婦間的感情越來越走向破裂了?!彼蟾攀歉杏X到痛苦的吧,當年許下要成為和英雄一樣的人的夢想,沒想到英雄卻先落寞了。

1929年,兩人已經分居了五年。董竹君和夏之時決定離婚。她要求夏之時能夠按月付孩子們的撫養費,如果她意外離世,希望夏之時能夠培養女兒到大學畢業。但夏之時一項都沒有做到。

04:為自由,離督軍

董竹君宣布離婚,八卦小報紛紛轟動,大呼“現實版出走娜拉”。但娜拉出走以后,精神雖然獨立了,但經濟卻落入困境。夏之時也嘲諷般對董竹君說:五年后,你若是生活過不下去了,還可以回來找我。

憋著一口氣,董竹君獨自謀生。為了自由,她心甘情愿拋棄榮華富貴的生活。她有勇氣有有手有腳的,既不怕吃苦,又沒有別的事牽扯,這未來有什么可擔憂的!

她的朋友李嵩高為董竹君的勇氣所打動,向她投了2000大洋的“天使基金”。拿著這筆錢,董竹君創辦了錦江川菜館。

錦江飯店成為了董竹君心里新的一道光。她將餐館選在市中心大世界附近的華路臬路上的一幢單開間。門前是寬闊的馬路,大片的空地以便人來車往,吸引上層階級的客戶。

為了鼓勵女性追求獨立,她還開辦“錦江茶室”,聘請知書達理的女性當服務員,幫助她們取得經濟獨立,不依附于他人。同時,錦江飯店還首創了一次性筷子,瓷器餐具上印著專屬的標志——竹,菜肴重視色、香、味,花樣品種繁多。

她還以自己的聰明才智,搞了一整套飯店的管理方法和制度,這套制度后來沿用了幾十年之久,還培養出來一批中國酒店管理方面的精英人物。

1937年日本開始全面侵華,董竹君的錦江川菜館成為不少革命人士的避難所。她為抗日前線捐款捐物,支持抗日,創辦《上海婦女》雜志,為女性發聲。

郭沫若困居上海期間,一直由錦江照料飲食,因此他稱贊董竹君為一飯救韓信的“漂母”,還寫詩填詞以表謝意,其詩為:

患難一飯值千金,而今四海正陸沉。

今有英雄起巾幗,娜拉行蹤素所欽。

1940年冬,錦江創辦期間,為了躲避日本的威逼利誘,她帶著女兒出走菲律賓,卻在異國他鄉遭遇太平洋戰爭。

抗戰勝利,董竹君回到上海,但是當時的錦江兩店已面目全非。董竹君戰戰兢兢,見機行事,方才化險為夷。

05:迎解放,入政協

1957年,董竹君當選為全國政協委員,錦江飯店也成為了國家作為接待外賓用的食宿場所。至今為止,它已經接待了100多個國家地區的300多位國家首腦,收到了基辛格,英國女王,尼克松總統的高度贊揚。

雖然在文革期間,董竹君女士不幸入獄,但她仍然堅強面對生活。每天在監獄內小跑鍛煉身體,把香皂放在枕頭底下讓空氣芬芳宜人。這種堅持對董竹君來說,是不向苦難屈服的一副傲骨,更是她“向美而生、向上而活”的精神信仰。

1997年12月,董竹君在北京走完了自己97年的光陰。生前,郭沫若先生曾多次欲為她代寫回憶錄,她都以“無可稱道”婉拒了。

她的兒女也各有出息,長女夏國瓊、二女夏國琇到美國學習鋼琴和聲樂;三女夏國瑛在紐約學習電影技術,回國后創建了八一電影制片廠;小女夏國璋從圣約翰大學畢業之后,也到了美國攻讀博士學位。

回首一生,董竹君曾說過這么一句話:“我對人生坎坷沒有怨言,只是對愛有點遺憾?!彼簧鷽]有再嫁,在她北京的寓所床頭,一直放著夏之時的相片。

愛情之后,還有生活。董竹君的一生從青樓歌女到軍閥夫人,再成為企業老板,她用一生證明她的坦蕩堅毅。在幸福面前獨立,在苦難面前不低頭,這就是董竹君告訴我們真正高貴的模樣。

@編輯| 吳楚文化

@圖片|部分圖文來源于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彩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