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 id="ycic6"><div id="ycic6"></div></sup>
<acronym id="ycic6"></acronym>

探尋馮小剛背后的“大IP作家”

八角文娛2020-10-24 06:34:55



周末的一次所謂撤檔而又不撤檔的風波,把《芳華》推到了風口浪尖。

?

即將來臨的國慶檔,將會有超過十部影片展開一場空前規模的票房大廝殺,原本包括馮小剛執導的《芳華》。

?

《芳華》是馮小剛公司東陽美拉2017年最核心的作品,而東陽美拉,如果大家還記得,與華誼兄弟在2015年簽訂了“業績對賭”:所以《芳華》這部電影的票房將直接東陽美拉2017年的整體業績能否按照預期達標。

?

無論是刪減,撤檔,或者調檔,都掩蓋不了影片試映反響熱烈,口碑美好而又真切的事實。

?

就連一般不會評論具體影片好壞的馬云也坐不住了,

?

9月21日,馬云發微博分享了觀看馮小剛新片《芳華》的感受,“從頭到尾的感動?;丶业穆飞弦恢背两诨匚吨??!痹谒磥?,《芳華》在如今的電影行業中很難得,并表示會去二刷電影。

?

“回家的路上一直沉浸在回味中。本以為是我一個人的問題,后來發現幾個同去觀影的朋友們都有同感。也許這才是真正的電影味道。今天電影越來越多,但電影味道卻越來越少,“芳華”真有小時候吃過的西紅柿那樣的余味無窮。我還會再去看這部電影,里面有每代人都會鎖不住,放不下的青春、情懷、挫折的共鳴?!?/p>

?


為什么連馬云也會感動成這樣呢?筆者認為,除了馮小剛的精心指導之外?!斗既A》原著的時代情懷才是關鍵,作為同時代人的馬云也才會被感動成那樣。從《我不是潘金蓮》到《芳華》,馮導對于中國當代作家IP的喜愛不言而喻,甚至最早出道時和王朔的緊密合作,也是出于對于作家小說的熱愛。

?

筆者認為,要想更好地欣賞馮小剛的電影,就必須對他改編作品的內容以及作家的背景有一定了解。

?

《我不是潘金蓮》與《芳華》:劉震云與嚴歌苓

?

馮小剛最近的兩部作品延續了他個人一貫的風格,喜歡改編當代作家的文學作品,翻拍成電影。

?

劉震云是《我不是潘金蓮》的編劇兼原著作者,也是馮小剛多年的知心好友。劉震云馮小剛、王朔一度也被稱為“鐵三角”。馮小剛自傳《我把青春獻給你》曾記述三人交往的諸多細節。

?

到目前為止,馮小剛與劉震云這對老搭檔合作過四次。

?

第一次,是1993年的《一地雞毛》。劉震云的同名原著小說,堪稱新寫實主義的代表作,還曾被《中華讀書報》評為“二十世紀世界百部文學經典”之一。2003年是第二次,兩人合作的《手機》。第三次是2012年,馮小剛又將劉震云的小說《溫故一九四二》搬上了大銀幕。第四次則是2016年的《我不是潘金蓮》。



值得一提的是,從最早的《一地雞毛》到如今的《我不是潘金蓮》,每次合作,劉震云都親自上陣擔任編劇,馮小剛也都是全力支持和配合,兩個人二十多年的合作已經形成一種水乳交融的默契。

?

劉震云50年代出生于河南,當過兵,做過記者,還有教授身份,被稱為中國“新現實主義”作家的代表人物。代表作是《我不是潘金蓮》《一句頂一萬句》《我不是劉躍進》《溫故一九四二》等著作。

?

除了當年因為和王朔緊密合作的關系而與劉震云結緣成為至交之外,應該說劉震云寫實而又接近白描的小說風格與馮小剛推崇的電影風格有一脈相承的共同點:同樣的關注歷史,同樣的關注人心萬象,同樣都有過當兵的經歷。

?

這些劉震云與馮小剛之間的交集,其實在即將上映的《芳華》的原作者兼編劇嚴歌苓身上也有較多體現。

?

嚴歌苓與馮小剛沒有什么長期交往,倒是和張藝謀以及陳凱歌等導演有過兩次緊密合作,而且從1980年代至今有多部作品被改編成電影,包括《梅蘭芳》,《天浴》,《少女小漁》《金陵十三釵》等多部獲獎影片,可謂是電影改編的“??汀?。她的作品與劉震云一樣,寫實而又刻有同時代人的印記。從1971年12歲入伍一直到25歲部隊裁軍退伍,嚴歌苓曾在軍隊待了13年;嚴歌苓在文工團也跳芭蕾舞,跳了8年,這些生活在電影《芳華》的細節中得到了多處體現。


?

馮小剛和嚴歌苓都有在部隊文工團的經歷,據馮小剛回憶“我年輕的時候在部隊,隊友都是十六七歲身懷絕技的文藝兵,小提琴、長笛、大提琴都水平超高,我想搬上銀幕給現在的年輕人看,那是我們的青春?!?/p>

?

嚴歌苓的寫作風格雖也有寫實派的痕跡,但更多是從女性的角度出發,同時因為其長期旅居海外,故事和人物背景也常有中西合璧的穿越感,這一點是與劉震云最大的不同。

?

劉震云曾經這樣評價嚴歌苓:“嚴歌苓的最大特點是不生活在中國,卻替中國人打撈中國人遺忘的碎片?!?/span>

?

打撈中國人以往的碎片,這樣的概括實在是非常凝練,不僅道出了劉震云與嚴歌苓的相似之處,也替觀眾概括了馮小剛與兩人合作的交匯點:

?

馮小剛的許多作品其實也在默默地“替中國人打撈中國人遺忘的碎片”;從《一地雞毛》,到《1942》,再到《我不是潘金蓮》和《芳華》,皆是如此。


?

寫實派作品翻拍成電影:讓那些網絡小說IP情何以堪

?

去年在《我不是潘金蓮》的發布會上,馮小剛曾經對現場的編劇劉震云提出“批評”:”你寫了一個太特色的故事,一點兒都不夠IP,嚴重不符合‘胸大一點、腦殘一點、不說人話、撒點狗血’的四條標準,直接剝奪了我‘殺出重圍‘的機會?!?/p>

?

筆者認為,馮小剛的話說得嘲諷,但是和他本人的電影風格一樣,戲謔中透露著大實話。

?

劉震云和嚴歌苓確實絕非那些網文作家可比,雖然類似南派三叔或者唐家三少這樣的作家擁有更多的粉絲,寫出的IP類小說可以賣更高的價錢,但是有一點卻是劉震云和嚴歌苓這樣的作家能夠終身引以為豪,也是《一地雞毛》,《手機》,《芳華》這樣的作品能夠誕生的源泉:

?

來自豐富現實生活的經歷和創作靈感。

?

有心人可以發現,無論是早期與馮小剛合作的王朔,還是后來的劉震云,嚴歌苓,以及馮小剛本人,在時代變遷的環境下有著多樣而又深沉的人生閱歷和故事,這讓他們在作品創作上更貼近生活,更“接地氣”。

?

比如劉震云就被人稱為中國少有的”城鄉兩棲作家“,既有早年在河南農村長大的生活體驗,也有后來在北京報社和機關工作的經歷,因此對于兩個不同領域的狀態都能寫出自己的體悟。

?

劉震云還當過兵,做過中學教師,大學教授,也曾經在報社做過記者。1987年后劉震云連續在《人民文學》發表了《塔鋪》、《新兵連》、《頭人》、《單位》、《官場》、《一地雞毛》、《官人》、《溫故一九四二》等描寫城市社會的“單位系列”和干部生活的“官場系列”的作品,引起強烈反響。在這些作品中,他迅速表現出成為文壇大師的潛在能力,確立了創作中的平民立場,將目光集中于歷史、權力和民生問題,但又不失于簡潔直接的白描手法。

?


被馮小剛早年改編成電視劇的《一地雞毛》就是來源于劉震云本人的親身經歷,而《溫故一九四二》則更是劉震云本人經過十余年的調查,探訪和原路體驗在1993年寫成的紀實類文學作品。

?

劉震云的一句話說出了真諦:”生活這么荒誕,還用你去編嗎?”

?

沒有自己從少年到成人的那些經歷,劉震云如果像網絡作家一樣只是坐在電腦前閉門苦死,一定寫不出那樣的作品。

?

嚴歌苓的經歷相比之下就更為豐富,她的人生經歷可以說是個傳奇。生于上海,父母離異,自己也兩度結婚,早年在軍區部隊做文工團舞蹈演員、后來當過對越自衛反擊戰戰地記者,到美國哥倫比亞大學藝術碩士,獲得寫作MFA學位,再到好萊塢編劇協會會員,現跟丈夫女兒一起旅居海外,過著平靜的寫稿生活。

?

嚴歌苓和馮小剛一樣,都有在部隊文工團的經歷?!斗既A》的故事正是來源于嚴歌苓的文工團經歷以及作為戰地記者參加自衛反擊戰的生涯。

?

從1971年12歲入伍一直到25歲部隊裁軍退伍,嚴歌苓曾在軍隊待了13年。她跳芭蕾舞,跳了8年,“那段生活對我太重要了,它左右我一生的走向?!?/p>

?

?

細數嚴歌苓的作品,從《一個女兵的悄悄話》《雌性的草地》《灰舞鞋》,再到《白麻雀》《愛犬顆勒》,均以部隊生活為題材,不過,多是以一個作家的客觀視角來為那個時代的軍人塑像。與之前的創作不同,嚴歌苓這部最新長篇小說《芳華》更具濃厚的個人自傳色彩,是以第一人稱描寫了自己當年親歷的部隊文工團生活

?

“我要是在上海小弄堂、安徽小巷子長大的女孩,肯定不像我現在這樣關心全人類,這跟我早年四海為家有關系?!眹栏柢咴@樣說。四處輾轉,飽經風雨人生狀態一直在延續,她稱自己過的是吉普賽人式的生活,在全世界各地住,這讓她的作品充滿了生活真真切切的印記。

?

寫作對嚴歌苓而言,用她的話說“充滿某種神圣”,她也曾經奉勸年輕寫作者,“你別耍什么花招,別去拿吃的、倒杯茶、看看手機?!眹栏柢咦约簭膩聿粫謾C到工作間。

?

對于那些因為商業模式要求而必須天馬行空,日更3000字,不斷循環滿足讀者的網絡文學IP來說,這樣雙重的“現實感”與“神圣感”也許是從未曾有過的體驗。

?

?

馮小剛說劉震云和嚴歌苓沒有IP感,看來真是說對了。

?

作為讀者和觀眾,我們也許應該慶幸,還有像他們這樣的創作人,作品沒有IP感。

?

結尾:鍵盤敲出來的是IP,歲月沉淀下來的方為經典

?

《芳華》即將上映,從原著《你觸摸了我》到經過嚴歌苓改編的劇本,馮小剛的這一部電影也是基于一個”IP”,但是這樣的IP卻具備了其他網絡文學企業標注著”S級”,”A級“,”B級“這樣標簽的”IP”所不具備的特質:

?

一種經過生活沉淀和悉心打磨的經典氣息。

?

筆者姑且選擇把這樣的IP定義為”經典級“吧,S級的也許是經過日日夜夜的鍵盤敲擊而成,經典級則更多來源于真實的血淚還有生命記憶。

?

《芳華》中戰爭場景來自血的事實,20歲不到的嚴歌苓揣著特邀記者證,還有一張可上任何一班赴滇列車的特別通行證,出發從軍。她開始感覺自己挺英勇的,但到了包扎所,才發現英勇的感覺是以別人的生命和鮮血為代價換來的。那些和她年齡相仿的年輕軍人從前線被抬下來,病房躺不下,躺在醫院的走廊里,甚至臨時搭起的帳篷里都躺得滿滿的,到處都是血腥氣。

?

之后很長一段時間,嚴歌苓陷入了失眠癥的困擾。她睜著空洞的眼睛,整夜睡不著覺,最久連續失眠三十幾天。如果有人問起來,眼淚就止不住往下掉,“不知道該怎么辦了?!?/p>

?

后來嚴歌苓被診斷為患有躁狂性憂郁癥。直到2001年,嚴歌苓在美國碰到了一個大夫,給了她一種藥,治療了幾個療程,失眠癥才最終消失?!笆吆昧艘院?,我幾乎每年都在寫大部頭小說,從《第九個寡婦》到《小姨多鶴》再到《陸犯焉識》,幾乎每年一部二三十萬字的長篇。我覺得失眠是一種病,我現在創作力大迸發也是一種病,不過我寧可得后面這種病?!?/p>

?


《芳華》這部經典級的IP,原來就是在這樣的環境下誕生。

?

意淫出來的刀光劍影,怎比得過來自現實的青春熱血?

?

劉震云說,假如他沒有這么繁復的人生經歷,他就不會描摹出那些從土地里長出來人與人性,不會寫出那份錙銖必較與孜孜不倦,不會讓讀者在作品中反復品砸那種可遇不可求的知遇。

?

都說中國的文藝創作越來越空洞,浮躁,充滿了資本的氣息。

?

看一看劉震云和嚴歌苓的經歷和作品,看看馮小剛的《芳華》,你也許會發現網絡時代中國文化最遺憾的缺失:

?

創作離真實生活越來越遠。



彩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