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 id="ycic6"><div id="ycic6"></div></sup>
<acronym id="ycic6"></acronym>

一部西大學子的心靈自傳正式出版

西大同學會2020-09-06 15:12:37

  西北大學法律系94級校友林辛樂的著作《歲月有痕——我的心靈自傳》于2015年10月28日由西北大學出版社出版發行。該書是一部70后心靈成長史,作者審視從前的自己,書寫歲月在心靈上留下的痕跡。那些坎坷的成長經歷,那些難忘的人和事,那些人世間最為寶貴的親情、友情、愛情,都在作者筆下得到注解與詮釋。這是一首青春之歌,既有青春的期待與迷惘,也有對生命價值的探求與思考。作者以平實的筆調,真實地對照自己的內心,寫下這部心靈自傳,全文23萬字,其中有13萬余字重點回顧西大四年校園生活,全景展現1994~1998年西大校園生活原貌,西北大學招生辦將此書列為西大學校風采宣傳作品。該作品曾于2011年7月5日-2012年3月15日連載于《東營日報·黃河口晚刊》。






讓文學之光照亮并溫暖這個城市

 

  ---作者在東營日報社組織的作品研討會上的發言

  尊敬的各位領導、編輯老師和文友們:

  大家好!非常感謝東營日報社組織這樣一次和大家交流學習的機會,使我有機會傾聽各位領導老師和朋友對我的作品的意見和感受,有助于自己在寫作上進一步改進和提高。同時,參加這樣的活動又感到非常慚愧,更有一種班門弄斧的感覺,因為自己的作品實在承擔不起“研討”這個詞,自己頂多算是個“文學愛好者”,寫的東西也只是記錄自己成長經歷的淺顯文字,是經不起仔細推敲的,所以真誠地希望大家批評指教。但是,從這個活動的本身來看,這讓我深切感受到了東營日報這種“開放辦報”的胸懷,正是這樣的胸懷讓我這個無名小輩有了一個展示自己文字的平臺,所以,我非常珍惜這樣一個和大家面對面交流的機會,結識諸位良師益友。

  說到《歲月有痕》,這應當是自己送給自己36歲的生日禮物。從23歲到36歲這13年間,自己很少寫文字,只是寫了幾篇紀念自己的父母和妹妹的親情文章,在今年36歲生日之際,自己突然想寫點文字,站在今天的高度,寫寫從前的自己,所以文中就出現了一個“你”,這個你,既是自己,也是70后這代人的一個縮影。其實,人的一生并不漫長,能做好的事情也并不多。有時我經常在想,作為先哲的孔子在這個世界上也不過行走了才73年,73年在歷史的長河中只是流星閃過的一瞬,作為凡人,我們那一瞬可能連光澤都談不上,沒有人會在意。所以要在自己有限的生命里做一些有意義的事。今年3月底的一天凌晨2點多,經過一些構思,靈感突然來了,我從床上爬起來寫了前三節,自我感覺還可以,以后基本上堅持每天一篇,遇到工作忙的時候就抽空閑時間寫,一直到現在寫了8個月了,直到昨天寫到了128節,從出生開始寫到了大學畢業步入社會。

  其實,這8個月的寫作歷程就是一筆寶貴的人生財富,因為寫作,認識了全國各地和東營網的許多文友,這些都是心靈上的朋友,因為大家因文字相識,彼此心靈相通。應該說,沒有這些朋友的鼓勵,是沒有《歲月有痕》的今天的,經常是剛寫完一篇,就發到QQ空間和東營網上,然后和朋友交流,聽聽大家的意見。相比天涯社區等著名論壇而言,東營網有其獨特的文學氛圍,也有一些執著的文學愛好者,應該說,從這里我發現了一片純凈的文學天空,找到了知音,也收獲了文學帶給我們的快樂。

  這部作品從一開始起,自己沒有什么寫作輪廓和計劃,就是隨著自己的心靈記憶和成長經歷,寫自己感受深刻的事情,也就是那些在心靈上留下痕跡的一些人和事。寫作之初,我的作品受到了一些文友的不理解和質疑,主要來自于兩個方面,一是36歲還不算老,為什么急于寫自傳?雨果寫自傳才從40歲開始,而我要說,36歲是自己最好的一個年紀,人生閱歷和經驗有了,身體狀況還可以,可以好好的總結一下自己,總結一下,更利于走好以后的路。況且有專家說,男人的更年期是56歲,56歲以后記憶力會逐漸衰退,到那時寫,恐怕很多事就會想不起來了。二是為什么用第二人稱“你”來寫自己?這個問題,我前面說了,站在一個旁觀的角度或是一個高度審視從前的自己,可以更客觀地評價自己、分析自己。我也曾試圖把以前的章節改變一下,把“你”換成“我”,但是一換人稱,味道就變了,很多感覺沒有了。對于這些不解和質疑,我曾經迷惑和猶豫,但是這個時候,我的摯友黃國明的一句話深深地啟發和鼓勵了我,他說,在一個真實地對照和記錄自己的內心的人面前,別人的評價僅供參考!

  于是,我堅持寫自己內心的東西,對親情、愛情和友情的真實感悟,也許惟有真實才是最打動人的,和小說相比,我的自傳應當是心靈散文,沒有離奇的故事情節,只是沿著自己的成長經歷,寫自己的心路歷程。還有一個目的,是寫給自己的兒子看,他今年6歲,再過幾年,他就可以閱讀我的文字,可以從他的父親成長經歷中品味得與失,汲取我的人生經驗和教訓。我曾想過,即使自己的作品不被發表,不被印制成書,我也要給兒子打印一份,這將是我這一生留給他的最好的禮物。

  今年7月5日,《東營日報黃河口晚刊》開始連載我的這部作品,這對我的寫作而言是種莫大的激勵,這將意味著我即將寫下的文字都將見諸報端,我自問,自己何德何能,能享受這樣的待遇?所以非常感謝東營日報的領導和編輯老師對我作品的知遇之恩,你們的認可是鼓勵也是鞭策,更是我寫作的強大動力!同時,我也開始注意這份在我們東營本地最有個性和特色的報紙,他貼近大眾、貼近生活、貼近文學,為更多的油城市民所喜愛,令我感到驚訝的是,在我們分局旁邊一個小賣部,也在訂閱《東營日報》和《黃河口晚刊》,這使我對這兩份報紙刮目相看!從今年7月份起,我也開始從報刊亭訂購這份報紙,而且一訂就是4份,每當拿到它,就有一種親切感,這份報紙開始和我的生命有了淵源,我珍惜它,如同珍惜我難忘的青春歲月。

  簡樸的生活,高貴的靈魂,乃是人生的至高境界。不管如何,我都將堅持按著自己的感覺和風格寫下去,一直寫到2002年自己27歲從警為止。在這個繁華喧囂的物質世界里,保持一顆安靜的心靈是非常難得的,我相信今天到場的領導老師和朋友們,都是有這樣一顆安靜而深邃的心靈,我們因文字而相遇,因為相遇而相知,在今天的討論會上,我相信每一個人都是主角,在大家面前,我還是個學生,對于大家的批評意見和建議,我愿洗耳恭聽。

  最后我用我喜愛的作家傅愛毛的一段話與大家共勉——一個國家對文學的尊崇有多高,就標示著它對人本身的尊崇有多高。無論物質發展到多么高精的程度,都不可能覆蓋我們的心靈,文學的精神是不死不滅的。它將永遠像高高揚起的火把一樣,照亮并溫暖這個世界!

  再次感謝東營日報社的各位領導和編輯老師對我的關注、幫助與支持,感謝各位朋友對我的關懷與厚愛!

  謝謝大家!


記者專訪《歲月有痕——我的心靈自傳》

 

  讓這面鏡子,照亮我們靈魂深處

  本報訊 2011年7月5日開始,本報開始連載東營本土作家林辛樂的自傳體散文《歲月有痕——我的心靈自傳》。連載以來,也引起了讀者的熱烈響應,作品沒有色情描寫,沒有血腥暴力,沒有刺激噱頭,沒有流行元素,卻讓無數的讀者感動著,分享著,期待著,絲毫不嫌冗長,不覺拖沓,反而常讀常新,回味無窮?那就是因為它的真實,真情,真心。作者通過自己獨特的人生體驗,透視了生活中的親情、友情、愛情,對照自己內心寫下了這部心靈自傳。11月26日,記者對林辛樂進行了專訪。

  36歲的林辛樂已經經歷了人生中許許多多的變故,高考失利,大學半年后又因成績不好退學重新參加高考并成功考入西北大學,母親、妹妹、父親自1998年——2001年間相繼去世……作為送給自己的生日禮物,林辛樂從今年3月份開始動筆到現在已經寫了整整8個月。作者敢于直面自己,隨著自己的心靈記憶和成長經歷,寫在心靈上留下痕跡的一些人和事,其中貫穿了作者對于生命、親情、友情、愛情的諸多思考,也透視了官二代、追星、售賣假藥、自殺等社會現象。

  記者:為何想到要創作這樣一部書?

  林辛樂:《歲月有痕》應當是自己送給自己36歲的生日禮物。在今年36歲生日之際,自己突然想寫點文字,站在今天的高度,寫寫從前的自己,所以文中就出現了一個“你”,這個你,既是自己,也是70后一代人的一個縮影。今年3月底的一天凌晨2點多,靈感突然來了,我從床上爬起來寫了前三節,以后基本上堅持每天一篇,遇到工作忙的時候就抽空閑時間寫,一直到現在寫了8個月了,寫到128節,從出生開始寫到了大學畢業步入社會。

  這部作品最主要的是紀念我的父親、母親、妹妹。父親、母親、妹妹已經在1998年到2001年間相繼去世。當然,還有一個目的,是寫給自己的兒子看,他今年6歲,再過幾年,他就可以閱讀我的文字,可以從他的父親成長經歷中品味得與失,汲取我的人生經驗和教訓。

  記者:作品中提到的事情都是現實中你經歷的么?這部作品以后會有怎樣的故事?

  林辛樂:我堅持寫自己內心的東西,對親情、愛情和友情的真實感悟,也許惟有真實才是最打動人的,和小說相比,我的自傳應當是心靈散文,沒有離奇的故事情節,只是沿著自己的成長經歷,寫自己的心路歷程,隨著自己的心靈記憶和成長經歷,寫自己感受深刻的事情,也就是那些在心靈上留下痕跡的一些人和事。我將堅持按著自己的感覺和風格寫下去。

  現在作品剛剛寫到自己畢業參加工作。接下來的章節進入高潮部分,要出場很多重要的人物,內容會更精彩,在基層采油隊工作兩年,之后妹妹去世,父親去世,自己考上公務員后卻遭遇車禍等等。一直寫到2002年自己從警為止。作品主題主要是揭示奮斗的人生,只要奮斗,機會總會給有準備的人。

  記者:通過作品能看出,您經歷了很多的不幸。但您都樂觀的走過來了。您怎么看待以前經歷的不幸?

  林辛樂:從大學畢業后,我已經漸漸適應了逆境生活了。從我小時候起,妹妹是個殘疾人,之后又經歷了很多不幸。我想說,每個人都會遇到逆境,人與人的差距就在遇到逆境時是怎么做的,有些人會因此而沉淪,而有些人卻會昂揚向上。我現在已經看淡物質生活,追求更高層次的精神生活,讓自己的內心更強大,精神上更高貴,我始終認為富是物質上的,貴是精神上的,代表尊嚴和品行;富體現人的生活質量,貴則體現人的生命品質。我希望我的作品中也處處體現著一種向上的人生態度。每次給父母上完墳回來時,我都會想:世上萬般哲理,最大的哲理就是每個人都會死,而且這一天在逐漸地靠近我們,所以除了更好地活著,我們別無選擇。

  記者:文章為何要用第二人稱“你”來描寫?

  林辛樂:我認為站在一個旁觀的角度或是一個高度審視從前的自己,可以更客觀地評價自己、分析自己。我也曾試圖把以前的章節改變一下,把“你”換成“我”,但是一換人稱,味道就變了,很多感覺沒有了。也曾經有朋友提出質疑,對于這些不解和質疑,我曾經迷惑和猶豫,但是我的摯友黃國明的一句話深深地啟發和鼓勵了我,他說,在一個真實地對照和記錄自己的內心的人面前,別人的評價僅供參考!

  記者:剛剛36歲,還不算老,為什么急于寫自傳?會集成書出版嗎?

  林辛樂:36歲是自己最好的一個年紀,人生閱歷和經驗有了,身體狀況還可以,可以好好的總結一下自己,總結一下,更利于走好以后的路。況且有專家說,男人也有更年期,56歲以后記憶力會逐漸衰退,到那時寫,恐怕很多事就會想不起來了。

  寫作的時候,就得到了很多朋友的鼓勵。我全部寫完后爭取能出書。這也將是我這一生留給兒子最好的禮物?,F在有一位浙江的朋友“七七”為我的作品前126節制作了電子書,里面配了文中提到的音樂,能從我的個人博客(http://lxl9871.blog.163.com)中下載。

  記者感悟

  如清風,吹拂過心田

  初讀《歲月有痕——我的心靈自傳》時,有些看不見的手指,如懶懶的微風似的,在我的心上,奏著緩緩的樂聲,時而悲傷時而喜悅時而奮起時而流淚。我的心被這部作品深深的牽引著,不說話,默默感動著。

  這部作品給了我很大的觸動,年輕的作者已經經歷了如許多的不幸,喪母喪父,妹妹去世等等。無法想象,作者是忍著怎樣的悲痛去敘述當年的諸多不幸,而每一次描述對于感情深沉的作者來說也將是一次刀刺心田和靈魂歷練。經歷了如此多的不幸、挫折之后,文章中卻處處留漏出積極向上的姿態來,處處洋溢著作者對母親、對父親、對妹妹和對戀人的深切的愛,對朋友的真摯的感情,讓人動容。

  這是一個70后對照自己內心寫下的自傳,敢于寫自己、面對自己甚至剖析自己。也許我們每個人的經歷都不一樣,但是我們對生活的愛對親人的愛大抵都是一樣的,在林辛樂對苦難和幸福的感觸里,在他對親情對愛情的詮釋里,所引起的共鳴會讓我們的心靈相通。一個人的成長離不開各種各樣的事件,喜悅與悲傷,苦難與絕望,寂寞與喧囂,無處安放的心緒與無以言表的情結,有些事一輩子沉寂,有些人一輩子沉默,終難找到傾瀉與釋懷的切口。林辛樂找到的出口是文字,他將三十六年來一段歲月的酸甜苦辣,雜味繁呈堆積于心靈的暗窖中慢慢發酵,悄悄散溢出生命中最純凈的味道,猶如那些黑白老電影,沒有刻意的修飾,沒有特技上的渲染和制作,一切都是淡然的娓娓道來,眼之所見,心之所悟,都打包存在于《歲月有痕》心靈徜徉的文字間,一任角落里那些記憶緩緩流淌于紙上,喚起你我心底最深處的震撼與震動。

  現實中見慣了太多遭遇不幸、一蹶不振的事例,驀地看到這樣一個堅強而樂觀的“你”,備受鼓舞。有時跟著“你”一路歡歌,有時又為遭遇不幸而唏噓暗嘆,又仿佛透過時空與當年的那個“你”直接對話,感覺我已等待的太久了。(記者陳同磊)




網購新書 請點擊下方“閱讀原文”。



西大校友微信群聯系微信:blue7528



彩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