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 id="ycic6"><div id="ycic6"></div></sup>
<acronym id="ycic6"></acronym>

趁活著,該去見想見的人.

龍之梅2020-09-06 15:14:25

? ? ?"中國人均壽命80歲,都說70以前趁腿腳利索多去旅游,我已到了最后階段,該去見想見的人,今天飛大連去見50多年未見的堂姐和堂弟……"。

這是我的微信朋友圈里來自上海的王老師的一段話,讓我感觸頗深: 趁活著,該去見想見的人。

  ? "自古七十古來稀",這,自然是古代的說法,當今社會,活到70歲,已是太多人的常態??墒?,無論70歲的老人再怎么康健,我也無法把眼前的王老師和"老人"兩個字聯系在一起: 腰桿筆直,聲如洪鐘,丹田氣足,思維敏捷,率真自然,為人隨和,談笑風生,一臉的正氣。

年齡,只是一個阿拉伯數字而已。 生理年齡,永遠描述不出來一個人的精神面貌。 ?精氣神,才是一個人真正活出來的樣子,才是一個人雖歷經滄桑卻不見滄桑的最好見證。很多年輕人未必有如此年輕的心態,這,已經是不爭的事實。

趁活著,該去見想見的人。

? ? ? ? ? 很幸運,我竟然也是王老師想見的人里的其中一個。

認識王老師,純屬偶然。聽他講起來我才有點印象。微信里,我們同在一個"心鏡之家"的群里,就是在去年,我的自傳文章<與抑郁共舞的女人>在郁樂園??_始連載,他看到了我的系列故事,特意加了我,但是,很少聊天,只知道他也曾經是一個抑郁癥患者。

今年,不知什么時候,我被王老師拉進了他自己的群里,人不多,40多人。如今才知道,這些人都在上海,都是平日里常常聚會見面的人,有他的同學,也有抑友和志愿者。因為群太多了,互動交流并不多,只知道王老師已經退休了,實際年齡,我并不清楚,因為,無須清楚。

但是,我會發現,只要王老師一出現,就會發四句話: "對不起,請原諒,謝謝你,我愛你",然后,別的人也會回復這幾句話。

? ? ? ? ?學過心理學的人都懂得,這是一種自我療愈的方法: 來自夏威夷修藍博士的"零極限心理療法",主張意念可以改變人的大腦結構,重塑新的神經元網絡,從而達到清理心靈垃圾讓心靈歸零的一種狀態: 空無的境界。

至于王老師如何與零極限結緣,我也是不得而知。直到有一次,他發錯了圖片在我的群里,然后,跟我們娓娓道來他的人生經歷,我才知道他更多的故事,隨即提出了采訪他的請求,老師慷慨答應,很快,老師的故事就在郁金香陽光會發表了,很多人才知道: 零極限。

? ? ? ? 2015年, ?因為妻子炒股賠了100多萬,王老師從此陷入了抑郁焦慮,當他一發現自己不對頭時,及時就醫,后來,在一個寺廟里學得了臺灣星云大師所提倡的助人為樂的精神; 堅持

? ? ? ? ?做好事,做善事,如今,抑郁癥已經康復。

? ? ? ? ??

  ? ?趁活著,該去見想見的人,我真的沒有料到,我會是老師想見的人。

? ? ? ? ?王老師此次出來,只有五天,行程排得很滿。先去了大連,看望自己50多年未見的堂姐; 接著去了青島看望小學同學; 最后就是來看我。

王老師在他的群里分享: 每每讀涵香的文章,就像是夏日里喝涼水,這樣形象的比喻,也是讓我醉了。 他非常好奇: 我是如何在經營飯店之余,從事寫作和公益的?

? ? ? ? 王老師從高密下車,直接打的來到我的店里。之前,我早已經把我的微信位置發給了他,還有飯店的廣告牌。

? ? ? ? 可出租車還是把他拉遠了,進村了,后來老師解釋: "聚福緣,我看到了??晌矣浀煤阏f的是個小店,我看這店不小嘛!"

見面后,酒席上才知道,王老師還是個癌癥患者: 淋巴癌和腎癌兩種,可是,眼前的人,怎么看也看不出來。

? ? ? ? 不僅想到不了解我的人質疑我的話:"涵香老師也有過抑郁癥?"她們只是看到了我現在陽光燦爛的樣子,并不知道我也有過爛泥一樣的過去。 疾病面前,人人平等,我也不例外; 不同的是,面對疾病的態度。

你是什么樣的人,就會吸引什么樣的人,真是如此。王老師在上海的抑友里,也是一個有大愛愿意付出的人。公益,是我們聊得最多的話題。

  ? ?王老師面對疾病的態度,非一般人能及。在住院開刀前一天請20位原農場戰友吃飯,酒席上,宣布自己"我得了癌癥!"


? ? ? ? 當時,王老師跟我們夫妻講的時候,我禁不住笑了。他在說最后一句話時,特意把一只胳膊高高舉起來,句句鏗鏘有力,這哪是一個人在宣布死刑可能到來?讓我恍然覺得: 這分明像戰場上打了勝仗的人在搖旗吶喊: 我們贏了!我們贏了!

? ? ? ? 不僅如此,他還在查出癌癥的第三天立下遺囑,包括去哪個派出所注銷戶口,去哪里領撫恤金……面對即將可能到來的死亡,王老師表現出來的恰恰是視死如歸的一種無畏無懼,這是多少人缺乏的??!

? ? ? ? ?

有一個專家說過: 很多的癌癥患者,最后不是死于疾病本身,而是死于抑郁癥,死于對疾病的恐懼。如果說,不幸的事件本身是第一次創傷,那么,對疾病的恐懼心理毫無疑問就是第二次創傷,它的威力遠遠高于第一次。

思維創造一切現實幻境,一切都是心魔在作祟的結果。

當然,王老師卻更像是"大魔助大佛",他超脫了,他看透了。一開始,他曾經給自己設限活三個月,可是,如今,三年過去了,他已不再想這個問題: 只享受當下,做好眼前事,善待眼前人。

? ? ? ? ??

聽到王老師說在吃無限極產品,我問他:"您覺得這無限極管用嗎?"

王老師坦然回答:"相信相信的力量。你相信有效,它就有效;你覺得它無效,它就無效,這就是潛意識的力量。你讓我怎么說呢?我一直都在堅持健身房里健身,學習心理學,幫助抑友們,誰知道到底是哪一樣管用?反正,以前是老婆的記憶力比我好,可吃了一年無限極,我明顯感覺我的記性增強了!"

我的提問本身,要的就是這樣的答案。一個人的康復,絕對不是靠哪一個,而是很多因素統一作用的結果。談到記憶力,我也是佩服之至。讀了我的自傳,關于我在北京的故事細節,他都能一一道來,我的母親,我的二哥,我的叔叔……我真的感覺到了擁有"我的粉絲"的幸福感。

看看王老師朋友圈的分享,就能感覺得到。

? ? ? ? ?"從青島坐動車到高密,然后坐出租驅車40多公里來到仰慕已久的網絡女作家涵香夫婦所開的飯店。我們以前只是在網絡上聊過,今天看到本人格外高興。我是兩年前看了她在網絡上寫的自傳才知道她的,她曾經也是一位嚴重的抑郁癥患者,最后,通過寫作,和給其他抑友提供幫助而走了出來。多年前她北漂打工,經人介紹認識了現在的老公,她們是同鎮人。先前在北京郊區靠擺早點攤度日,嘗盡了所有的酸甜苦辣,后來盤下一個小飯店,日子過得馬馬虎虎。"

? ? ? ? ? "2008年涵香的抑郁癥復發而且更嚴重,全家不得不回到老家,涵香也住進了醫院,在老公不離不棄的精神鼓勵下,她硬是靠自己頑強地戰勝疾病并成為一個優秀的抑郁癥患者的志愿者,現在是郁金香陽光會濰坊分會會長,每天在打理完飯店事務后抽時間寫作和400多位會員互動。她的飯店就在馬路邊上,對面是一片玉米地,飯店的一半是夫婦倆自己蓋起來的。平時店里也不請幫工,她家的飯菜量多,價格便宜: 一盤四季豆炒肉絲才14元,一份紅燒大鯉魚30多元,一盤炒子雞也只有30多元,看看中午招待我的菜的照片就知道我不是瞎說。我們聊了很多,雖然路途遙遠,但我覺得這次見面還是很值得的"。

最讓我感動,也是讓我唯一感到歉疚的是王老師來看我,店里就餐執意付費的事情。

? ? ? ? 還沒來時,網上他就留言: 吃你家的拿手菜,不用給我優惠價,照菜單上的價格就行。

? ? ? ?老公開始炒菜,王老師特意跑進廚房里強調: 我一定要付費的哦!

酒席上,他為了打消我們的顧慮,特地分享了他在上海的故事。

在上海,他常常請抑友們吃飯,自然用去了一部分養老金。請的次數多了,抑友們開始難為情,他就說,"我愿意請你們吃飯!只要你們高興,我就開心!我得感謝你們幫了我??!" 要知道,很多抑友是不能工作只靠殘疾證補貼勉強度日的??!

王老師是一個純粹的精神富翁。

? ? 王老師,像是一座寶藏,面對他的侃侃而談,我像是進了一個書庫: 貪婪地傾聽著他的分享,是良師,更是益友; 是長輩,更是智者。

經歷事情越多,越堅定這么一個觀點——造成人與人之間差距的,真的就不是差在錢上,而一定是差在三觀上。

王 老師70歲,我46歲,從上海到諸城,在這個炎熱的夏天,這樣的一個老人,千里之遙只為拜訪我這個所謂的"作家",難道不是因為三觀相同的緣故?此行此舉,又教我如何不感動?

趁活著,該去見想見的人。王老師青島之行要見的人,竟然是老師小學時的暗戀對象。歲月老去,王老師還有一顆感性的心,可見他的率真,如孩童,無關風月,只為活出一個真實到骨子里的自己。

趁活著,去想去的地方,見該見的人,這,何嘗不是我們每一個人都可能有的想法?但是,對于很多人來說,卻是一種奢侈。有幾人敢做到?能做到?走遍名山大川是我的夢想,不知道此生能否如愿?

夢想太多了,總要一個個實現,總要夠得著才可以。

? ? ? ? ? ?

希望,趁活著,去到想去的地方,見到該見的人,有一天,不再是夢!

飯店,把我困在了一個點上,感恩網絡,把我和這個世界聯系在了一起; 感恩寫作,讓我擁有了來自世界各地的讀者和筆友; 感恩我自己,在云淡風輕的日子里還可以做夢,追夢。

物質的貧乏,永遠遮擋不住內心的繁華!

感恩遇見,王老師!祝福你平安,健康,富足快樂!

? ? ? ? ?后續: 王老師離開我這里后,下午去了高密,看了莫言的故居和紅高粱影視基地,昨天晚上住在了紅高粱大酒店里。圖片來自他的分享。

老師,不虛此行!我離高密這么近,卻還沒有去過一次。

? ? ? ? ? 殷炳蓮,筆名涵香,郁金香陽光會特聘記者。70后,山東省諸城市作協會員,21世紀新銳作家網新銳之星,郁金香公益聯盟成員,濰坊郁金香陽光會會長。



彩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