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 id="ycic6"><div id="ycic6"></div></sup>
<acronym id="ycic6"></acronym>

陳獨秀的文人書法,讓人贊不絕口!

最美藝術2020-09-06 10:10:45


陳獨秀 草書陶詩一首 鏡心 紙本

在中國現代史上,陳獨秀先生首先是作為一個政治人物留在人們記憶中的。他至今受到我們的關注,更多的是與他的文化人生有關。他是一位激情飽滿的詩人,一位治學嚴謹的學者,一位個性突出的書法家。他在文字學、語言學方面,著述頗豐;同時力倡“美術革命”,直到今天也是美術界津津樂道的話題;在書法理論和實踐上,也有著很深的造詣。

陳獨秀 草書七言聯 立軸 水墨紙本

1916年,北京大學校長蔡元培聘請陳獨秀擔任北大文科學長,黃侃等人詰問蔡元培,陳獨秀憑什么能當文科學長?蔡元培告訴他們,陳獨秀精通訓詁、音韻。陳獨秀作為一個學者,他在文字語言上研究,成果最多,影響也最大。

陳獨秀 篆書《散氏盤》 立軸 紙本

1909年始,陳獨秀著手研究東漢許慎《說文解字》,對古文字的字義淵源進行探求,發表了《說文引申義考》。后又撰寫《字義類例》,則是這項工作的繼續與深入。此書把字類分成假借、通用、引申、反訓、增益、辨偽、異同、正俗、類似十類。1932年陳獨秀被捕下獄,他的訓詁、音韻之學,于獄中始得大造。胡適就曾經說,我真羨慕陳獨秀,監獄里雖然生活艱苦,卻有許多閑暇來著述,他若脫離苦厄就不能安心著作了。陳獨秀在獄中所寫的著作,除了《實庵自傳》兩章之外,還有《實庵字說》《識字初階》《甲戌隨筆》《老子考略》《中國古代語音有復聲母說》《古音陰陽入互用例表》《連語類編》《屈宋韻表及考釋》《晉呂靜韻集目》《荀子韻表及考釋》《廣韻冬鐘江中元古韻考》《干支為字母說》等,這些著述,多方位地思考中國文字的起源和演變。其最有價值的文字學專著,則是《小學識字教本》一書。他認為,從文字的形式和發展,可以看到社會和國家的形式和發展。

陳獨秀 草書 四屏立軸 水墨紙本

陳獨秀像許多文化人一樣,并不自詡為書法家,他的書法不為一般人所知。說陳獨秀是中國近現代歷史上一個極具個性的杰出書法家,許多人會不以為然。但他的書法,在當時就受到了很高的贊賞,名重大江南北。只是后來因為眾所周知的原因,不大被人們提起了。

陳獨秀 草書七言聯 (二軸) 紙本

1916年底,北京大學為改革校風,充實大學生文化生活,經蔡元培與陳獨秀倡議,成立了“北京大學書法研究社”,請馬敘倫、沈尹默、劉季平等人為書法導師,陳獨秀本人也親自參與其中。這在民國初年是一偉大的創舉,是近現代書法史上的一個特別事件,在北京大學這樣一個高等學府,有一群人把書法作為一門藝術來研究,這無疑成為書法藝術走進現代的一個重要標志。

陳獨秀 行書 立軸 水墨紙本

釋文

海多云雨應長住,壑鎖藤蘿久不歸。

洞外龍蛇長起陸,可能消伏運神機。

陳獨秀的書法有一定的家學淵源。他兩歲時生父病卒,出嗣于四叔陳衍庶為子。陳衍庶字昔凡,號石門湖客、石耕老人,活動于清代同治、光緒年間。他在官宦之余雅好金石書畫,是當地頗有名氣的書畫家?!稇褜幙h志》記,他特別崇尚鄧石如、劉石庵、王石谷、沈石田,故自顏其居曰“四石師齋”?!稓v代畫史匯傳補編》《虹廬畫談》等繪畫史籍中對陳衍庶繪畫有記載。陳獨秀生長于這樣的一個環境里,必然要受到一定的熏陶。

陳獨秀 行書 立軸

他有著堅實的學識,過人的才情,此外更有一份特殊的境遇。因此,在我們看來,他的字里便總是縈繞著一種孤獨與蒼涼。陳獨秀有不少書法作品傳世,大都是被捕期間和出獄之后寫下的。陳獨秀羈押獄中時,除了朋友學生,還有軍政要員,還有知其善書而慕其名的好事者,備上禮品來獄中探望,請他留下墨寶,他都慷慨應允,奮筆揮毫,借此抒發心中塊壘。那一揮而就的暢快,是其它方式難以達到的。他給一名偵緝隊長寫了“還我河山”和“先天下憂”兩條橫幅;給一位不知名的來人寫下了一幅“彩筆昔曾干氣象,白頭吟望苦低垂”的對聯。何應欽請他寫字,他提筆寫了“三軍可奪帥也,匹夫不可奪志也”相贈,以明其志。他的學生陳中凡來探視,陳獨秀以篆書錄謝枋得《北行》詩“雪中松柏愈青青”,表達了自己的信念。出獄后,他拒絕了各種誘惑,蟄居江津,潛心學問,留下許多書稿和書信墨跡。

陳獨秀 行書 鏡心 紙本

中國文化史上有一個現象,大凡文化人物在精神遭受挫折時,往往都會不約而同地親近于書法而放棄政治,專心致志于書法藝術,以書法來排遣愁悶,療治精神創傷。陳獨秀被共產黨開除,坐了國民黨的牢獄,經歷了政治上的跌宕起伏,他便埋頭文字學研究和書法藝術?!吧荷好墓菂桥d體,書法由來見性真。不識恩仇識權位,古今如此讀書人?!边@是陳獨秀1934年在南京老虎橋監獄中所寫大型組詩《金粉淚》(五十六首七言絕句組成)的第三十六首。歷經種種磨難,此時的陳獨秀的心態,昭然呈現在人們面前。

陳獨秀 手札

在民國時期的眾多學人中,陳獨秀的書法是風幟獨標的。從他的書法作品以及大量的信札手跡中,我們可以看到他駕馭筆墨的能力。他的書法,變幻莫測,精彩紛呈,顯示了他的桀驁不馴的性格與卓爾不群的藝術天分,表現出極盡變化的藝術創造能力。

陳獨秀 行書七言詩 立軸 紙本

陳獨秀在《實庵自傳》中回憶:“至于寫字,我喜歡臨碑帖,大哥總勸我學館閣體,我心里實在好笑,我已打定主意,只想考個舉人了事,決不愿意再上進,習那種討厭的館閣字做什么!”從這句話我們看出,陳獨秀有著強烈的不愿“上進”的反叛精神,因此,對館閣體持明確的反對態度就不足為怪了。

陳獨秀 隸書七言詩 立軸 紙本

讀過現代書法史的人,都知道“陳獨秀一句批評,沈尹默終成大家”的故事。1909年,陳獨秀在劉季平家看到沈尹默書寫的自作五言古詩。他覺得詩寫得很好,字流利有余,深厚不足。其實在當時,沈尹默的詩和他的書法都已頗有成就了。第二天陳獨秀來到沈尹默家,直接地說:“我叫陳仲甫,昨天在劉三家看到你寫的詩,詩做得很好,字則其俗在骨?!鄙蛞芰水旑^一棒的刺激,感到震驚。于是兩人交談起來。沈尹默說,因喜用長鋒羊毫,不能提腕,所以寫得有俗氣;從小臨摹碑帖,學的是館閣體。又將所寫詩文書法呈上,請陳獨秀提意見。陳獨秀看過后指出,可以在寫帖的基礎上再寫寫碑。沈尹默從此發憤鉆研書法,苦參碑帖,從《張猛龍碑》《鄭文公碑》等北魏書體上吸收營養,最終成為一代書法大家。此后一段時間里,陳獨秀和沈尹默等人常詩書往來。這段交往,在陳獨秀和沈尹默的書信、文章中,分別都有記載。晚年陳獨秀曾經給臺靜農寫信,又談及沈尹默的書法:“尹默字素來功力甚深,非眼面朋友所可及,然其字外無字,視三十年前無大異也。存世二王字,獻之數種近真,羲之字多米南宮臨本,神韻猶在歐褚所臨蘭亭之下,那刻意學之,字品終在唐賢以下也,尊見以為何?”從這段文字中,我們看出陳獨秀對中國書法史有相當的研究功底,同時可以看出他在書法上的見解。

陳獨秀 行書 屏軸

陳獨秀批評沈尹默的字“其俗在骨”,實際上也透露了他在書法上的美學主張。以“帖學”一系為宗的書風,一直是書法的正統,是“主流”,但同時“帖學”書風追求優雅自如,嫻熟清醇,也容易滑向“媚俗”。所以要參以沉雄厚重的北碑,來改變筆法柔弱現象。我們看到,陳獨秀的書法則是碑帖結合,各體兼備,寫得汪洋閎肆、大氣磅礴。我們今天所見的陳氏翰墨中,以書札、詩稿為多,大多為率性而作,縱橫捭闔,豪邁倔強的個性,躍然紙上。

陳獨秀 行書 四屏 紙本

陳獨秀的書法是其以人格作為靈魂的,行筆隨意而沖淡放達,心已不拘于物,歸于自然而然,達到了藝術的最高境界。同樣的,以他的書法來反觀他的人生,我們又能體味到陳獨秀為人的胸襟,他的耿介、倔強的秉性,由他的書法呈現在我們的眼前,那種不為成法所羈的率意,非胸懷博大而坦白者,則難能有此境界。

陳獨秀 行書李益詩 立軸 水墨紙本

陳獨秀 行書扇面 紙本

陳獨秀 隸書 立軸 水墨紙本

陳獨秀 致何遂信札一通

陳獨秀等致胡適信札

陳獨秀 致陶亢德書札

陳獨秀 書法 鏡心 水墨紙本


文章均源自互聯,精編整理公益分享(我們敬重原創,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彩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