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 id="ycic6"><div id="ycic6"></div></sup>
<acronym id="ycic6"></acronym>

除了李敖,我們或許應該緬懷更多人

礦大化工2020-10-04 14:14:20

18日上午,我國著名作家、歷史學家和評論家李敖逝世,享年83歲。一時間,微博、朋友圈都在討論緬懷他。不得不說李敖先生的名氣確實很大。他逝世的消息一經傳開,馬上登上了微博熱搜榜。


李敖的成就也的確與他的名聲相配。他是臺灣乃至中國當代史上光焰萬丈的人物。發表著作上百種,以評論性文章最為膾炙人口,《胡適評傳》、《蔣介石研究集》為其代表作,此外,尚有兩部長篇小說《北京法源寺》和《上山·上山·愛》。“橫睨一世、卓爾不群的李敖,其大起大落的人生經歷,恰如一則現代傳奇:從文壇彗星,到人人口誅筆伐的大毒草;從論戰英雄,到十四年牢獄之災,被查禁的書有六十九種之多?!?/span>這是李敖為自傳親寫的廣告語,也是他人生的真實寫照。


李敖固然偉大,

也當得起這個名聲,

但還是會有那么多

本身跟他一樣優秀的人,

一直在默默改變著這個世界,

改變你的生活,

而我們卻從未關心過他們,

甚至沒有聽說過他們的存在。

小編覺得,是時候把他們請出來,

隆重地向大家介紹一下了!



葉企孫



他在專業領域如雷貫耳,但在大眾面前默默無聞。

一個多世紀以前,那是大清朝的最后一年,他考取清華學堂的首批名額,年齡不到13歲。

他遠渡重洋,師從諾獎得主布里奇曼,測量出了當時世界上最精確的普朗克常數 h 值。

獲得哈佛博士之后,他立即回國,開始為自己落后的祖國,耕耘一項注定偉大的事業。

27歲那年,他在清華創建了物理系。31歲那年,他在清華創建了理學院,包括數理化生等六個系。

到上世紀六十年代,新中國誕生了23位兩彈元勛,其中一半是他的門生。

我國核物理的奠基人王淦昌、中國的“衛星之父” 趙九章,“氫彈之父” 彭桓武(一說為于敏),“原子彈之父” 錢三強、“導彈之父”錢學森,“力學之父”錢偉長,以及“光學之父” 王大珩,都是他親手培養的學生。鄧稼先、周光召、朱光亞這些重量級的名字,也是他的門生。

第一位當選為美國科學院院士的中國人,是他的學生林家翹。

第一位當選為美國工程院院士的中國人,是他的學生戴振鐸。


他一生解不開的結,是他的學生熊大縝。1937年,抗日戰爭爆發。熊大縝放棄了赴德留學的機會,前往冀中抗日根據地,擔任供給部部長。1939年,國共關系惡化,中共“鋤奸隊”展開政治運動,將熊大縝誣陷為特務,未經調查核實,用石頭活活砸死。

在此后的若干年里,他堅持為熊大縝奔走鳴冤,反令自己鋃鐺入獄。文化大革命到來,這位七旬老者被指控為反動權威,成了“國家罪人”,飽受摧殘。文革結束,他亦長逝。據說臨死之前,口中還在喃喃:“回清華,回清華……”

1987年,在呂正操將軍的努力下,他和熊大縝終于得以平反。此時距離他去世,已十年之久;而他的學生熊大縝,冤死已近五十年。1992年,海內外上百位學者聯名呼吁,請求清華大學為他樹立銅像。1995年,銅像落成。

他終身未娶,無兒無女,但卻桃李滿天下。

一百年前,他少年立志,要拯救這個落后的民族。

一百年后,處在文明社會的我們,是否知道他的存在?

請記住他的名字:葉企孫(1898 ~ 1977)



郭永懷



他是兩彈一星元勛中唯一一名烈士,他的成就不比錢學森鄧稼先小,卻因離世太早而鮮為人知。

1939年,他考上了中英“庚子賠款”留學生,所有報考者力學專業只錄取一人,他和錢偉長 、林家翹并列第一。

在上海登船前,他發現領到的護照竟是由日本政府所簽發,怒不可遏,毅然放棄這次機會。

八個月后,他又接到加拿大的留學通知,進入多倫多大學學習。只用半年就取得了數學碩士學位。


1941年,他赴當時國際上著名的空氣動力學研究中心――加州理工研究可壓縮流體力學,和錢學森一起成為世界氣體力學大師馮·卡門的弟子,用了4年完成了有關“跨聲速流不連續解”的出色論文,獲得了博士學位。


1946年赴康奈爾大學任教,不久就和錢學森合作拿出了震驚世界的重要數論論文,首次提出了“上臨界馬赫數”概念并得到了實驗證實,為解決跨聲速飛行問題奠定了堅實的理論。1949年,他又探索開創了一種計算簡便、實用性強的數學方法――奇異攝動理論,在許多學科中得到了廣泛的應用。


1958年,燒掉所有未公開發表書稿沖破阻撓毅然回國。同年參與創立中國科學技術大學,任化學物理系首任系主任。

1963年開始參與兩彈一星工作。他在中國原子彈、氫彈的研制工作中領導和組織爆轟力學、高壓物態方程、空氣動力學、飛行力學、結構力學和武器環境實驗科學等研究工作,解決了一系列重大問題,是唯一一位為中國原子彈,氫彈和衛星實驗工作均作出巨大貢獻的科學家。


1968年12月初,他在青?;匕l現一個重要數據,急于趕回北京報告研討,便搭乘了夜班飛機。12月5日凌晨,飛機飛臨北京機場,距地面約400米時,突然失去平衡,偏離跑道墜毀。當人們從機身殘骸中尋找到他時,吃驚地發現他的遺體同警衛員緊緊抱在一起。燒焦的兩具遺體被吃力地分開后,中間掉出一個裝著著絕密文件的公文包。

中國空氣動力中心大院的松林山上建有一座紀念亭,上面刻著張愛萍將軍所書的三個大字———“永懷亭”。


他叫 郭永懷。



顧準



顧準,一個在信息大爆炸時代相對沉寂的名字。

上海大學朱學勤教授在《我們連“愧對顧準”都不敢說》一文中提到,有境外同行曾在一次學術會議上問及大陸學界,在六十年代與七十年代,你們有沒有可以稱得上稍微像樣一點的人物?面對這樣一個潛含挑戰的問題,一位學界前輩佝僂而起,應聲答對:有,有一位,那就是顧準!

顧準是誰?

曠世奇才,經濟學家,會計學家,中國市場經濟第一人。然而這些稱謂于先生而言是浮云。

因為,他是全國唯一兩次被劃為右派的人,在那樣一個人人噤若寒蟬的年代,河南商城農村,初中學歷的他默默地用所學把脈中國計劃經濟,并寫下了《希臘城邦制度》和《從理想主義到經驗主義》等驚世之作,從而影響了一大批中國市場經濟的先驅,其中就包括中南海智囊吳敬璉先生。

改革開放后,當吳敬璉成為中國市場經濟改革的先驅后,他說“顧準改變了我的全部人生”。

有人說他是中國上一個五十年另類的思想家。

因為,在郭沫若等噤若寒蟬亦或粉飾太平時,在萬劫不復面前,這個國家的知識分子已不再有勇氣說出淺人庸人所不懂的真理。

唯有此公,視死忽如歸。一遍一遍不偏不倚地向世人講述著市場經濟并不可怕,何等情懷!

木秀于林,風必摧之。

其妻早年間服毒自盡,五子滿含階級情皆與他斷絕關系,臨終前身邊無一至親。



由于篇幅原因,

小編在這里只能給大家介紹三位。

除了葉企孫、郭永懷、顧準,

還有成百上千各界的英雄。

他們同樣偉大,

同樣值得家喻戶曉,

同樣值得刷上微博熱搜,

同樣值得刷爆票圈,

同樣值得我們的尊重。

這一刻,沉默,為這些英雄!




責任編輯|徐子茵

來源|部分來源于知乎

出品|化工學院新媒體工作室


彩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