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 id="ycic6"><div id="ycic6"></div></sup>
<acronym id="ycic6"></acronym>

捐助9600元的藤縣作家有“2個女人”,他有這樣的情書……

遇見藤縣2020-10-01 12:08:17

? ? 他說,寫作的初衷是為了“感謝兩個女人”,第一個應該是他的母親,因為是她把他帶到了這個世界,沒有母親就沒有了他的一切。第二個當是他的妻子了,偉明說他一直生活在“欠債”的日子里,可他依然覺得是幸福的,因為上天賜給他一位賢慧的妻子。既然虧欠妻子,這輩子又注定不能在物質和財富方面給她一點點實質性的回報,唯有通過寫作,籍此借助文字的墨香,“虛空”地回報妻子對自己、孩子以及父母的愛,同時,也是感恩自己的鄰居,以及那些熟識的并在生活中甘于仗義的人。學會感恩、懂得感恩,我想這應該是做人的一種本份,更是一位作家所應具備的社會責任和道德本色,從這一點上說,通過《鄉心》這部作品,偉明先生應該是做到了。(選自蒙土金《鄉心》序言)

? ? ?他叫郭偉明,2016年獲梧州市鴛鴦江文學獎,獎金3600元,全部捐獻給社會福利院,賣《鄉心》得款一萬元,捐6000元給社會福利院,而當時,妻子待業,孩子上大學,生活捉襟見肘……

? ? ?今天走進長期居于山間、幾乎每天與草木為伴的“山大王”郭偉明的寫作人生。




耕耘日勤勞 ?妙筆更生花
藤縣本土作家郭偉明


文/周羽兵



郭偉明簡介

郭偉明,1971年12月出生,藤縣大黎人。1993年7月梧州地區林業學校財務專業畢業,林業工程師,現供職藤縣林業科研所。2015年他的第一部長篇小說《鄉心》被陜西新華出版傳媒集團陜西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發行,2016年獲得梧州市鴛鴦江文學獎(三等獎)。

1

藤縣林業科研所位于藤縣塘步鎮赤水大芒界林場內,郭偉明自用業余時間筆耕不輟,創作成果頗豐。正如小說《鄉心》中作者簡介所述:長期居于山間,幾乎每天與草木為伴。久而久之,心境自然也多歸依于天然的山野。因為孩子住在城里,所以也還得再過一點另類的邊緣生活,才得以讓人洞察到生命形式的美麗與其本質的脆弱……

?過去是一杯酒,讓我們在沉醉后哭泣

2

人們對前蘇聯作家馬克西姆·高爾基創作的《童年》《在人間》《我的大學》三部曲自傳體小說,和我國著名作家巴金《家》《春》《秋》三部曲連續性小說記憶猶新,至今仍津津樂道?,F今,在美麗富饒、歷史文化底蘊豐厚的藤州大地上,也活躍著一批文學創作者,郭偉明就是其中之一,他創作的《鄉心》《紅緣》《山場》長篇小說也可謂人生三部曲……

?過去是一杯酒,讓我們在沉醉后哭泣?

?過去是一杯酒,讓我們在沉醉后哭泣?

3

郭偉明回顧自己參加工作二十多年的光陰,業余時間都花在閱讀和寫作上,經過數百個半夜或清晨用筆觸寫下自己所見所聞,這一切都是他寫作靈感的源泉。

4

在小說《鄉心》文字優美的《序》,郭偉明飽醮深情地說:去時芳草碧連天,歸來青山葉未紅。我不斷地閱讀,不斷地寫作,不知道時間將還給我什么。但我知道喜歡閱讀和寫作的天地里,收獲到內心涌動的快樂。我知道時間還會給我的,就是我曾經托付的部分。唯有回到這樣的夢境,我才能清晰尋找回一個曾經雄心萬丈的少年。

5

“隨著年齡的增長,自己開始認真拜讀別人的文章,感同身受著別人凄美動人的故事,大徹大悟于別人大智若愚的至理名言,再想想二十多的來的親情、友情、愛情,一種拿起筆來回憶過去、紀念過去的沖動瞬間迸發,我感受到了一種股強大而渾厚的未知力量。一次次憂傷,用曼妙婉轉的文字去寄托。一次次悲愴,用刻骨銘心的文字去紀念。一次次欣喜,用華麗歡快的文字去傳達?;ㄩ_花落、云卷云舒、大浪淘沙、海闊天空,文字變幻的世界竟然是如此奇妙,我享受其中,樂在其中。不曾奢望與寫作有如此美妙的約會,也許是流逝的時光沉淀了我,讓我學會了思考,把生活的思考融入到了寫作,想起范曾老先生的一句詩‘真情妙語鑄文章’,和寫作的約會,看來我是動了真情了?!惫P者與郭偉明交流時,感到他的情感是如此真摯。

6

在談到長篇小說《鄉心》的創作歷程時,郭偉明說,“夢回那個我們曾經一起熟悉、一直憧憬、一起奮斗的戰場,所有的思緒在文字間凝聚,讓這個屬于過去、又屬于現在、更屬于未來的夢變得五彩斑瀾、晶瑩剔透。落筆成文,文字本身靜靜流淌在紙間,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和這些文字約會,為了紀念忘卻的那些人、那些事、那些逝去而不永不復返的青春?!庇行业氖?,15萬字的長篇小說《鄉心》歷時三年多時間終于面世,2015年9月下旬藤縣文聯(作協)為其新書出版召開研討會,蒙土金先生親自寫了閱后感《一顆純樸寧靜的鄉土之心---讀郭偉明長篇小說<鄉心>所想到的》,此文在《梧州日報》上發表,激勵著文友的創作激情。


7

現在受著病痛折磨的郭偉明對字數23萬多字的長篇小說《紅緣》手稿不斷修改、潤筆,與北京林業大學的舒文波博士、廣西林科院的陳虎博士和吳東山碩士、廣西大學碩士導師韓穎琦教授、梧州市委的武衛國碩士等老師廣交朋友,在老師們的指導下,郭偉明的文思泉涌,目前已經著手第三部長篇小說《山場》的材料收集、文字撰寫。郭偉明對筆者說,字數約在25萬至30萬多字的長篇小說《山場》是以家鄉藤縣大黎為背景,以童年的鄉村記憶、四季的榮枯更迭、親情的暖老安穩為中心內容,為弘揚主旋律和正能量而鼓與呼。此時,郭偉明動情說道:美的所在,便是天堂。讓我欣慰的是,我生長、成長在太陽升起的東方,便是我收獲寫作成果的芳沃草地。

8

這么多年來,文友們很是欣賞郭偉明的話:我愿抱懷著一顆善良的心去工作和生活,更樂意把寫作當作一種磨煉和享受,不辜負從自己指間飄過的歲月。

9

花開花落,月圓月缺。在歲月的流轉中,郭偉明筆下的文字猶如窗外啁啾的鳥鳴、燦花淡月的光影以及幽久遠深的回憶,在與自然,與意志、與心靈之間偶爾的碰觸和輾轉,純凈清澈而又獨特。

我們都知道,如果文字的世界是一座盛大的花園,那么郭偉明就是花園外那隔墻的守望人。

▲長按關注 ? 熱點馬上到



彩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