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 id="ycic6"><div id="ycic6"></div></sup>
<acronym id="ycic6"></acronym>

聊一聊17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的學術自傳《MIsbehaving》

混沌巡洋艦2020-11-15 06:28:35

17 年的諾貝爾經濟學獎又給了一位心理學家,這既是一個段子,也說明了交叉學科的勝利。去年曾經寫過一篇讀書筆記,關于美國現任經濟學家協會的主席理查德·泰勒 (Richard H.Thaler)的作品 《錯誤的行為》,現在將舊文重新改寫,加入新的思考,整理后重新發出來。先在這里夸夸這本書的封面,一群相同方向飛行的鳥的插畫,暗示了人們從眾的心理缺陷,看得懂得自然懂,不懂的也不會覺得封面難看,這樣簡介的設計,自我借鑒。


Richard H. Thaler?的Misbehaving既是一本介紹行為經濟學入門書,更是一本關于行為經濟學這門學科如何從走向主流的個人色彩強烈的經濟學史。這本書按照時間順序,講述了作者長達四十年的學術生涯,而他的一生,也就是行為經濟學如何一步步走向經濟學主流的漫漫長路。對于人文學科,了解學科的歷史,可以讓一種思想的前因后果脈絡分明的呈現在我們眼前,仿佛如同升維打擊,所以說,一切人文學科,都需要學學這門學科的發展史。閱讀這本書,無論讀者對于行為經濟學是否熟悉,這本書都能讀出新意,而作者一生的經歷,對于每一個有志于求真的人,都值得借鑒。


經濟學從其根本上,是一門研究在資源稀缺的約束下如何做出最優資源分配的學科。然而,在行為經濟學之前,稀缺的范圍僅僅局限于實體資源的稀缺上,沒有涉及做出決策的人的認知資源的稀缺上。行為經濟學的貢獻,在于在經濟學的建構中增加了理性的稀缺,意志力(自控力)的稀缺,記憶的稀缺,由于這三點增加,行為經濟學的范式不是推翻了傳統經濟學的大廈,而是如同相對論至于牛頓力學,擴展了其應用范圍。


但與物理世界不同的是,由于人類的行為往往不是隨機而微小的偏離傳統的經濟人的假設(econ),而是可預測的做出不理性的行為。故而一旦進入了行為經濟學的勢力范圍,傳統的經濟學的假設看起來如同空中樓閣,這和牛頓力學和相對論的擴展應該范圍是有本質不同的。


上述的說法,會讓人認為有了行為經濟學之后,傳統經濟學理論變得一無是處。針對這個問題,“錯誤的行為”這本書中寫道,傳統的均衡理論提供了行為經濟學構建其理論的骨架,沒有傳統經濟學的模型,行為經濟學家發現的那些異常將沒有參考點,正是因為傳統經濟學的問題,才能凸顯行為經濟學的發現。


行為經濟學和傳統的經濟學之間的關系,更好的描述方式應該是書中提到的范式轉移(Paradigm Shift),這個托馬斯·庫恩在《科學革命的結構》中提出的概念表明,任何一個學科的發展中都會有那么一些少見但影響深遠的時刻,當主流理論無法解釋的異?,F象積累到了一個不容忽視的程度,整個學科的研究方法就會發生180度的轉變,而解釋這些異常的理論在范式革命后將會成為主流。從這個定義上來看,在學術界,行為經濟學似乎早已在90年代就迎來了自己范式轉移,行為經濟學的研究方法被越來越多人接受。


然而,從更廣的角度去看,行為經濟學的范式革命還沒有完成,至少在中國,經濟學專業的研究生考試并不會考察行為經濟學的內容,大多數的經濟學論文中依然是大量的繁復數學模型。去詢問那些對經濟學感興趣的普通人讀過那些經濟學的科普書,得到的答案多是《一課經濟學》和曼昆的經濟學原理這種寫在行為經濟學興起前的書,而《思考 快與慢》和《可預測的非理性》等行為經濟學的書籍則往往被忽略。由于至少在中國,行為經濟學的范式革命,還遠遠沒有完成,這使得這本書中講的,對中國的所有經濟學相關的從業者,以及每一個對經濟學感興趣的讀者,都越發息息相關,因為我們每個人認知上的轉變,都將會推動這一范式轉移的完成。


《錯誤的行為》的最后一章,作者給出了行為經濟學未來可能的發展方向。作者認為,目前行為經濟學的研究范式,在金融領域最為成功,這是由于金融領域積累了足夠多且準確的數據。在發展經濟學領域,由于可以進行可控隨機實驗,行為經濟學的方法也在這一領域應用甚廣。例如對于怎樣促進某一地區發展,行為經濟學家采取類似醫學中檢驗藥品的隨機雙盲實驗,對各種扶貧計劃進行實地檢測,而不是依據扶貧官員在辦公室里依據理性人假設所做的推想。


然而在宏觀經濟學領域,由于缺少數據,且無法進行可控隨機實驗,行為經濟學的方法論停滯不前。隨著移動互聯網產生的海量的交易數據,未來的行為經濟學將會有足夠多的研究數據,需要跟上的研究者的想象力和方法學的創新。作者指出,要做好行為經濟學的研究,需要做到三點。而這三點,對于每一個終身學習者,都是必須的。


首先是觀察,不要忽略你遇到的異常,不要想當然的給出解釋或忽略,之后是記錄,對于任何你發現的不符合預期的現象,你都要給出完整的記錄,任何沒有落到紙上的都會被忘記,一個終身學習者,需要如尋找好詩句的詩人一樣,隨時隨地記錄下自己觀察到的異常,記錄下之后,我們要做的是大膽的說出自己的記錄。任何想要鼓勵創新的機構,都必須疏通所有人不受地位影響說出自己記錄下有事實支撐的異常的通道,正是由于足夠多的異常的積累,大的圖景才能顯現。


作者拿自己的經歷舉例支持上述的觀點,他說正是由于發現了人們的下述非理性現象,才漸漸對傳統經濟學產生質疑的,這些現象包括Jeffrey買了球賽票但出現暴風雪執意要去,Stanley?每周除草,但有一次患了重感冒。他不愿意支付$10讓兒童除草,被問及是否愿意$20幫鄰居除草,他說不可能。Linnea去店里買一個$45收音機,店員告訴她10min車程外的一家店收音機便宜10$,她愿意去買嗎?同樣便宜10$,?但物品是$495的電視機Lee的妻子給他買了禮物,是他喜歡但不舍得買的。但他們的財產是公用的。一群盆友吃飯,因為吃了太多零食擔心吃不下,一個人把零食藏起來了,大家都很開心。


這些現象并不少見,中國學過經濟學的學生與老師想必也經歷過類似的現象,然而,由于傳統教育的影響,大家都不質疑課本中所寫,這才導致了在行為經濟學沒有起源于中國,即使在國外的經濟學界,行為經濟學的研究方法已成為主流,國內的學者,卻沒有寫出任何一本行為經濟學方面的有影響力的著作。


理查德·泰勒在開篇寫道,自己很懶,如果不是很有意思的事,他是不會去寫的。聯想《反脆弱》作者說過類似的話,拖延,既可以看成一種偏離理智的行為,也可以看成是人對過度干預的危害而內生的一種保護機制。按照《反脆弱》中的描述,行為經濟學中的異??梢钥闯梢环N試圖以個人的犧牲為代價,換來整個系統更大的反脆弱性的一種進化后的均衡,即使這種犧牲在當下已經變得有害無益,但曾經卻對人類這個種群的生活有所助益。


例如endowment effect,在人類的捕獵時代,獵物的效用取決于未來幾天的收益,所以不會像如今這樣穩定,在這樣的情況下,具有endowment effect使得人們能夠愿意存儲更多的過冬的食物,而不是在過早的將獵物去換取華麗的皮毛。這固然只是筆者的猜想,但經濟人的假設只是考慮了個人層面上的最優解,卻沒有注意到社會整體在面對不利沖擊時的反應,個體非理性帶來的涌現行為,是值得研究的。另外,筆者還覺得所有行為經濟學提到的異常,或許都有其進化上的基礎,即使在當前已無效用,但是可以通過在不同環境下的比較不同的異常(偏離econ假設的程度),來證偽這些假設。


為何要強調行為經濟學的中國化,是因為行為經濟學可以解決許多實際的問題。這一點在理查德·泰勒之前的暢銷書的Nudge中有詳盡的描述。通過例如改變默認選項(默認車禍后捐獻器官),提供其他人的信息(告訴你的鄰居正在使用節能措施),行為經濟學中呈現的認知缺陷可以被用來為我們構建一個更好的世界,無論你的目標是消除貧困,鼓勵創新,還是提高學生的學習成績。


只要有足夠精確的關于人數據,行為經濟學可以為你提供最有效的方案。而在如今這個大數據的時代,這個智能手機無所不在的時代,數據的充分根本不是問題。我們需要的實證的態度,我們不知道基于西方人得出的行為經濟學結論是否適用于中國人,我們也有自己亟需解決的問題,不能直接套用西方的方法。我們需要學習的是方法論,之后通過調研,做出有中國特色的Nudge方案,而要做好這些,我們首先要找好一個榜樣,讀讀MIsbahving這本書吧,讀完你會被作者文字間不經意中流露的幽默所打動,要做能引起范式革命的創新,這份幽默與自嘲也能幫助你在苦難時堅持走下來。


ps, 筆者的一位朋友在看了此文后,這樣評價。我覺得文章寫得很好,而且結合當下中國的情況,可以看得出來是非常認真構思過的。真希望有更多人看到這篇文章。你提到的行為經濟學在中國面臨的一些瓶頸,事實上在美國也存在。


一位哈佛經濟系的PhD選擇讀行為經濟學的時候就有同事問道:“你確定要把行為經濟學作為學術方向嗎?”?現在行為經濟學面臨的問題是,他很難有一套系統的比較普適的理論來描述社會現狀--當然,行為經濟學家可能會回答說:社會本就是個分散式系統,本來就沒有所謂的大一統理論。無論如何,我覺得在通過細致的觀察和社會調研來把經濟學從相對來說可能在一定程度上脫離現實的理性世界拽到這個充滿不完整不完美及不理性的現實世界中,行為經濟學一定會(也可以說已經是)功不可沒的了。


但在行為經濟學是否倚重數學模型方面,我覺得不同的經濟學家可能會有不同的看法。一般地說,大家了解的比較多的是卡尼曼的前景理論(Prospective?Theory),但卡尼曼就并非是要革了古典經濟理論的命--相反,他其實是希望過對效用方程更加接近現實的數學表征來獲得更加準確的建?;A??崧吞胤蛩够暮艽筘暙I(詳細內容可見1979年兩位學者發表的文章,這篇文章一定程度上導致卡尼曼獲得了諾獎)在于對古典經濟學的效用方程進行修正。


簡單地概括地說,就是講U(Ct)?(這里U是偏好方程,Ct是在時間t的成本C)修改為了U(Ct|Ct-1),也就是說,人在進行決策的時候往往不是歷史獨立的,而是有一個特定的參照點的(如果只依據t-1就是一級馬可夫過程)。除此之外,效用方程在0處不可微表現在人們的風險厭惡上。其他的一些研究得比較多的行為經濟學概念包括endowment?effect,?altruism/reciprocal?altruism?etc都是對效用方程的修改,也就是說在古典經濟的基礎上對理性人假設進行修改,加以完善。


從這個角度來說,行為經濟學是革新(reform),而不是革命(revolution)。當然,也有一部分行為經濟學家(或許Thaler也算其中之一吧,但我隱約記得他早期的文獻并沒有極端到認為行為經濟學是一個范式遷移)認為效用方程根本不存在,人們也完全不理性。我覺得這部分行為經濟學家應該會讀著Thaler教授的文章特別心領神會。無論如何,權且假設這是一場革命吧,那現在的行為經濟學應該算是星星之火的狀態。我很看好這個領域并認為他對社科領域的貢獻是巨大的--也覺得有一天或許他真的可以燎原。


擴展閱讀

讀《經濟的限度》看汪丁丁眼中的中國社會面臨的本質問題



原創不易,隨喜贊賞





彩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