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 id="ycic6"><div id="ycic6"></div></sup>
<acronym id="ycic6"></acronym>

【理論】《微觀世界歷險記》打磨記

中國科普作家協會2020-12-11 11:24:09

晃眼間,《微觀世界歷險記》從首次出版到再版已4年有余,回首當初的創作思路,也有了更多感悟。


《微觀世界歷險記》(中國少年兒 童出版社,2015年)


趕鴨子上架

5年前,《我們愛科學》的雜志主編讓我寫一套科普書,我欣然答應。然而幾天后,她說,這套書是面向小學一二年級的。

我頓時傻眼,連連擺手,急忙推脫。如何去給那么小的孩子講科普?我心目中那些無比有趣的科普知識,應該適合小學高年級乃至初中生才是。

也許,正是最初的這種沒信心,讓我在寫這套書的過程中,時刻提醒自己:

注意難度!注意知識的難度!

注意使用到的每一個字,它是否生僻?筆畫是否過多?

注意使用的每一個詞,它對于孩子們是否陌生?

……

出版后,我從各種渠道了解到,這套書不僅既有小學低年級和高年級的讀者,更有不少初中生。而可能的原因,愚以為主要是兩點:故事和知識。

故事很重要


若是一篇1000字的文章,我們使用故事的手法進行科普,則難度超大。因為你的故事還沒展開,字數就用完了。

而對一套15萬字以上的科普叢書來說,如果都是科普知識而無故事,則孩子們難以從頭到尾讀完。

于是,使用故事便是一種較好的方式。就像一部吸引人的連續劇,很少有人看到一半,然后就不看另一半了。

毫無疑問,科普知識很有趣,但我們還需讓它更有趣,因為這不是20世紀70、80年代,只要是紙張上有字,大家都會去讀一讀?,F代社會,不僅有各種有趣的動畫片,還有孩子們拿起就放不下的電子游戲。

然而現實是,科普作者并非編劇出身,他們的大腦里全是一些有趣且自認為很震撼的科普知識。你讓他們去講故事,他們會不屑。5年前的我,也這般幼稚。

幸運的是,當年的我得到了《我們愛科學》編輯部多位前輩的很多反饋和指點,這讓我越發意識到:一個好的科普作者,他應該同時是一個好編劇。

必須講故事,這又是另一種形式的趕鴨子上架。

《微觀世界歷險記》并非先有故事,才有里面的科普知識。那時的我,癡迷于原子世界的各種神奇,以及內部蘊藏著的魔鬼力量。

而家里的兩歲男寶寶,他不喜歡大街上的藍色寶馬車,卻異常癡迷于滿身泥巴的挖掘機,原因很簡單:挖掘機大,很大。

喜歡大,這可能是人類的本能心理之一。而要把原子世界的這種巨大能量告訴孩子們,就要講 核裂變和核聚變,就要涉及質能轉換,以及電子、 質子、中子等知識,對小學生來說,這太難了。

幸運的是,我可以慢慢來,至少有15萬字可以掌控。

原子→原子核→質子、中子→夸克……

無疑,這是一個從大到小的過程。

于是,故事就這樣定了,我要把5個主人公不斷地從大變小,先是跳蚤、螨蟲級別,接著是塵埃級別,再是細菌級別……就這樣一路變小,直到光子。

如果孩子們喜歡那種從地面不斷鉆入、直到地心的故事,顯然,他們一定也喜歡這種主人公不斷變小的故事——這是孩子們從出生就帶著的本能喜好。

故事的重要性毋庸置疑。我從事科普寫作11年,越發認識到,文章的優劣不在于你在其中科普了多少知識,而在于有多少讀者愿意沉浸在你的科普文章里。

百科全書式的書籍頁頁都是知識,但少有孩子在非需要時主動去讀它?!豆げㄌ亍防锩婺呐轮挥袠O少的一部分涉及正確的科學知識,但因為孩子們愿意看,也看懂了、學會了,那么,僅從科普的意義上來說,《哈利·波特》就大于那些百科式的書籍。因為,《哈利·波特》的讀者太多了。

幽默有趣


幽默搞笑隸屬于故事的范疇,因其重要,分開來說一下。

不少家長聯系我,說他們的孩子特別喜歡“微觀系列”,前后看了幾遍,常常是看著看著就大笑起來。

家長的反饋讓人欣慰。而現在的問題是,如何讓科普故事變得幽默有趣?阿西莫夫給了我們答案。

在阿西莫夫的自傳中,他這樣說道:

“……我有這些想法是因為最近有一個好朋友,也是一個科學小說的作家,他的作品我非常的敬佩,在談話中,他很尷尬地提出一個問題: ‘你的好主意都是怎么來的?’”

“……我很誠摯地回答:‘我怎么得到我的主意?思考,思考,不斷地思考直到我幾乎想要從窗口跳出去?!?/span>

“‘你也一樣?’他說,明顯地松了一口氣?!?/span>

是的,就是這樣。為了讓孩子們能一口氣讀完《微觀世界歷險記》,并在讀的過程中發笑那么幾次,記得那時的我,有時早晨一睜開眼,就會進入構思狀態。

舉一個文中的例子,為了穿插“動量守恒” 這個知識點,我設置了這樣一個情節,說的是師徒四人變成塵埃般大小,并在某個屋子里飄浮時:

家里塵埃太多,留在家里很危險,所以我們決定到野外去。

怎么出去呢?這是個問題。

八戒說:“窗戶在南面,我們可以背對窗戶,朝北面大口吹氣。然后我們就能飄向窗戶了?!?/span>

“嗯,這是一個好辦法?!?/span>

悟空說:“寒老師,我們還可以用雙手滑動空氣,像仰游似的,游向窗邊?!?/span>

“不錯,我們現在兩個方法一起用!”

于是,我們5人都拼命地滑動雙手,同時還大口地吹氣,不一會兒,我們5人開始慢慢地向窗邊移動……

突然,轟的一聲巨響,然后,我們幾個又開始慢慢地遠離窗戶了。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八戒,你是不是放屁了?”小唐同學問。

“師父,我不是故意的?!卑私湫⌒囊硪淼卣f。

八戒剛說完,就被小唐同學揪住了耳朵:“我們幾人大口大口地吹氣,吹得我們頭暈眼花??梢驗槟氵@一個屁,全白費了。請問你放的是大象屁嗎?”

“師父,你別揪了?!卑私涞椭^,一臉慚愧,“如果下次還放,我保證會轉過身放,助大家一臂之力?!?/span>

“哈,咱們的飛行,又多了一種動力?!蔽蚩找荒樃吲d。

……


通俗的知識


對于孩子們來說,不存在哪些知識適合普及、哪些知識不適合普及的問題。

最大的問題是,我們是否找到一種合適的方式將它普及。

基于這種想法,在《微觀世界歷險記》撰寫過程中,遇到高深的知識時雖會有忐忑,但我更多的還是想辦法采用一些形象化的方式將其處理好。對于孩子們來說,如果一個段落讀起來沒有畫面感,這就不是一個好段落。

比如這套書中,下面的段落愚以為是很有畫面感的。

戰場上的聯絡兵——樹突狀細胞

樹突狀細胞是人體中一種非常重要的白細胞。平時,它們就像巡邏兵一樣,在身體各處到處轉悠。如果發現病毒,它們就會撲上去,吞掉這個病毒,并在體內對這個病毒進行加工,提取病毒的特征“碎片”,并把這個碎片扛在自己肩上,然后,它們開始長途跋涉,去尋找并聯絡可以對付這種病毒的T細胞。

樹突狀細胞在身體內的這種神奇功能,是被一個叫拉爾夫·斯坦曼的科學家首先發現的。2011年10月3日,瑞典卡羅琳醫學院宣布,拉爾夫·斯坦曼獲得2011年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的一半獎金,另一半獎金由另外兩個科學家共同獲得。


科普的核心之一是通俗,而能有多通俗,這通常取決于我們愿意為此付出多大的代價?!段⒂^世界歷險記》中,其中有一冊專門講述身體內的各種白細胞,如T細胞、B細胞、記憶細胞、自然殺傷細胞等。如果我只是簡單地查閱各種細胞的大概功能,然后就匆忙動筆寫,整個故事無疑將失去生動。顯然,如果認識得不夠透徹,我就不可能在故事中大膽地駕馭它們,編織它們。萬一錯了呢?

有的科學知識過于復雜,需要很多的基礎知識才能看懂,此時,實在是難以用一種形象化的手法將其講述。沒有關系,跳過去便是。不在于這套科普書涉及了多少知識,而在于孩子們讀懂了里面的多少知識。

換個角度


給孩子們介紹科普知識時,如果都是采取說明文的形式,則孩子們接受程度就會較低。此時,如果可以的話,變換角度,讓科普的東西自說自話,則更吸引小孩子一些。比如《微觀世界歷險記》中,有一個標題為《水分子的抱怨》的知識板塊,我是這樣處理的:

是的,我叫水分子。我有一個西瓜模樣的大腦袋,還有兩只蘋果一樣的小圓腳。丑?那是你眼光有問題!實際上,我可愛得就像米老鼠。不信你把我倒過來瞧一瞧,你看,我像不像米老鼠?

如果你們允許我說一句話,那么我只想說: “我很委屈!我們分子很委屈!”

你聽你聽——“動植物都是由細胞構成的!”

有沒有搞錯?好像沒有我們分子什么事似的。但你可知道,所有細胞都是由分子構成的!

……


綜上,就是《微觀世界歷險記》的基本寫作思路?;厥走@套書,它有不足和遺憾,當初對故事的重視程度還不夠,這種從大到小的故事架構,其實還可以更引人入勝一些,當然,這也會耗費更多的篇幅。而里面的科學知識,其實還可以再少那么一些些,密度不要那么大。

孩子們還小,匆忙地告訴他們更多,與讓他們對科學更感興趣比起來,后者更為重要。

作者簡介

寒木釣萌,從事科普創作10多年,出版過《百變馬丁發明發現故事:地獄島上地球人》《數學西游》等作品。作品《微觀世界歷險記》被科技部評為2016年全國優秀科普作品。


本文轉載自《科普創作》2017年第3期。

《科普創作》是中國科普作家協會會刊,以刊登科普科幻原創作品及評論為主,歡迎投稿訂閱。投稿郵箱:kepuchuangzuo@126.com;聯系人:姚利芬。




彩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