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 id="ycic6"><div id="ycic6"></div></sup>
<acronym id="ycic6"></acronym>

寫給胡少山同學

千言千言2020-09-28 07:08:50

當我深夜在一個微信群里看到胡少山同學去世的消息,突然得讓我非常驚訝,急忙向發消息者求證。又馬上查看少山的朋友圈,千真萬確,51日晚上在塘下家里病故的。這些年,胡少山同學一直在與病魔作斗爭,但還是被奪取了生命,英年早逝。

認識胡少山同學在上世紀八十年代,那個年代很多人沒有機會上大學,卻又渴望接受大學的教育,于是函授大學應運而生。與胡少山做同學三年,就是溫州教育學院八六級中文??坪诎?。函授班每年要安排三次短期的面授,所以就漸漸地相熟了。

“上學的路上怕狗?!鄙偕脚c幾位塘下的函授班同學愛開我的玩笑,見面就說這句話。因為寫作課老師要我們同學寫自傳,我的自傳被老師當做范文在班上讀,其中就有這句被老師拎出來的“上學的路上怕狗”,寫作課老師還說這句話寫得特別好,也就常常被函授班同學提起。

后來,瑞安的語文學會、中語會活動,都不時地碰到少山同學。知道他也愛好文學、喜歡寫作,每次遇見都有許多話可說,聊教育聊語文聊文學。他說話聲音不高,喉音比較重,慢條斯理的,公眾場合有些沉默寡言,不喜歡出頭露角的。

瑞安市報告文學學會成立后,少山同學更是如魚得水。他是會長張益老師的最得力助手,不斷地有報告文學作品見之于省內外報刊,編著了好幾本書出版,文學創作上從波瀾不驚到嶄露頭角、碩果累累。不久,就出版了他的散文集《多看了一眼》。一次會議碰面,他悄悄地把書遞給我,扉頁上已經工工整整地簽好了姓名。張益老師卸任會長之前,很想將“接力棒”交托少山,只無奈少山身體有恙。

瑞安市委宣傳部與文聯聯合編寫“瑞安市文藝事業突出貢獻獎人物寫意”《藝者》一書,胡少山任副主編,負責統稿、編輯,我應邀寫了《癡心寄丹青》。他幾次打電話來商議文章個別地方的修改,還把我約到一個賓館面談。我寫文章一般不喜歡用小標題,在他的委婉建議下,最后還是與他一起給這篇文章分章節,確定了幾個小標題。

瑞安市語文學會換屆后,同為學會副會長,見面的機會也多了些。學會每次召開會議,少山都會從塘下按時趕到城里,有時散會,他還不忘特意用車送我到家。他車的后視鏡上系著綠色絲帶,他還是“瑞安市順風車協會”的會員。有次,還特地把學會的理事會約到他學校開,參觀他們學校校園,留我們吃飯。這時,大概是身體健康原因,他已經從教學一線退下來,在學校圖書館工作了。

胡少山同學是個實誠、實干的人。他的報告文學、散文和詩歌,寫得跟他人一樣實在、真實,不會油腔滑調、弄虛作假,他看不慣文壇上一些人的做派。他不僅撰寫文章積極宣傳“塘下虞海河收養貧困家庭孩子建‘幸福一家’”,還自己去給這些孩子們上課、輔導做義工。塘下文聯成立后,他著手主編了好幾期精美的塘下文聯刊物《塘下文學》。由于身體出狀況,他放手《塘下文學》后,就再也不見新一期的《塘下文學》了。

幾年前的年底,獲悉他從上海治療歸來,還與幾位理事代表語文學會去看望他。在塘下街上兜兜轉轉找到他家時,他的氣色和精神都不錯。他曾跟我提起過,他兒子在杭州上大學,已經留在杭州工作,并且給兒子在杭州買了房,讓我給留意下介紹對象。沒想到,他兒子剛剛結婚,還生了一對雙胞胎。原以為他從此得到根治、告別病痛,回歸正常的生活,卻未能如愿。

之后,少山同學大部分時間都在廣西巴馬縣療養。在他的微信朋友圈里,可以不時地看到他在那邊圖文并茂的生活記錄,以及傳遞出來的樂觀主義精神和多彩多姿的身影。照片中的他雖然清瘦了些,但高高的個子還是神采奕奕、快樂活潑;他的一些詩文也在巴馬縣源源不斷地產生。

我的散文集《夢里夢外都是歌》出版后,少山同學立馬在朋友圈轉發這個消息,并留言“同學兼文友高振千的新書出版啦,不送我一本,我必定不高興”。我連忙給他發微信消息“送書那是必須的”“你的話太溫暖了”,他回復說“一定好好拜讀”“我向來很推崇你的”。

原以為少山會回家過年的,到時候可以找機會碰面并把書送他,誰知他一直滯留外地過年未歸。無奈之下,只好向他要了地址和手機號碼把書快遞給他,這本書基本上沒寄送外地的同學和文友,不過,少山同學是個例外。書寄出那天給他微信留言,他還客氣地說“振千兄,非常感謝!”,我說“是兄弟就不用客氣的”。

在我問了幾次快遞的六天后,他終于收到書,在微信中留言“收到你的著作了,大喜!”,并拍發七張照片在朋友圈,留言“盡管離我遙遠,振千兄還是將自己的著作千里迢迢寄過來??纯捶?,很厚重的一本散文集,二十年積累后的精選,特珍貴!”我在其下面評論“千里送鴻毛”。

我見少山經常把一些詩文發給民間的文學公眾號刊發,再轉到自己的朋友圈和微信群,我在微信中對他說:“胡兄,你可以自己開個公眾號,自己的地盤自己做主?!薄芭?,謝謝你!只是不勤更新怕不好?!边@也是他同我的最后對話。關閉了自己微信朋友圈后,已經很久沒有看到少山同學的消息了?,F在,翻閱著與他的微信對話及他朋友圈中的圖文,不免令人唏噓起來。

“故鄉離我有點遙遠,我也喜于敬而遠之。我給故鄉故人的印象并不好,個中原因多多而雜?!边@是胡少山同學《發小陳其富》的開頭,個中的原因已經成為一個謎,不知道這個故鄉現在是否已經接納了書生氣的他。


彩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