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 id="ycic6"><div id="ycic6"></div></sup>
<acronym id="ycic6"></acronym>

金庸自傳體短篇:月云

優質讀書2020-12-02 10:11:15

????本文選自金庸所創作的自傳體短篇《月云》(大致為文末三分之一)。


????《月云》是金庸晚年撰寫的自傳體散文式文章,講述1930年代在中國江南發生的一段往事,主人翁宜官正是金庸的小名,月云是幼年服侍他的小丫頭。

????該文首次刊登于2000年第一期的《收獲》雜志,是金庸自1972年封筆后,首次發表的全新體裁文章,引起了兩岸三地文壇注視,2007年5月收錄在臺灣遠流出版社的《金庸散文集》內。


????這是一篇懷舊散文,是金庸的自傳,而這又不僅僅是一篇自傳,而是金庸企望通過月云這個典型形象的塑造,來詮釋自己幾十年的創作理念。 那就是這篇《月云》所流露出的那種對弱者的關注和同情,和他所創作武俠小說的精神要義一脈相承。


????昨天推文中,易中天說“惻隱之心,就是仁”,從這個意義來說,金老先生確有“仁心”。本文末尾談及,在他家人遭遇變故之際,他哀痛之余,尚能心懷蒼生。



文|金庸



????快過年了,宜官家已做了很多白年糕和糖年糕。糖年糕中調了白糖和蜂蜜,再加桂花,糕面上有玫瑰花、紅綠瓜仁以及核桃仁。月云揭開了火爐蓋,放一張銅絲網罩,把糖年糕切成一條一條的烘熱。年糕熱了之后,糕里的氣泡脹大開來,像是一朵朵小花含苞初放。?


????宜官接過筷子,吃了一條,再夾一條提起,對月云說:“月云,伸出手來!”

????月云閃閃縮縮地伸了右手出來,左手拿過一根竹尺,遞給宜官,眼中已有了淚水。

????宜官說:“我不打你!”把烘得熱烘烘的一條糖年糕放在月云伸出的右掌里,月云嚇了一跳,“啊”的一聲叫。

????宜官說:“燙的,慢慢吃!”

????月云膽怯地望著宜官,見到他鼓勵的神色,似信非信地把年糕送到嘴里,一條年糕塞滿了她小嘴。她慢慢咀嚼,向身后門口偷偷瞧了瞧,怕給人見到。

????宜官說:“好吃嗎?吃了還有?!痹略朴昧⒛旮馔滔露侨?,臉上滿是幸福滿足的神色。她從來沒吃過糖年糕,一生之中,連糖果也沒吃過幾粒。過去烘糖年糕給宜官吃,聞到甜香,只有偷偷的咽下唾液,不敢給人聽到見到。?


????過了幾天,全嫂抱著幾個月大的小兒子,來看望女兒。瑞英留她吃了飯,又包了兩塊肉,讓她帶回去給丈夫和兒子吃。

????月云抱了小弟弟,送媽媽出了大門,來到井欄邊,月云不舍得媽媽,拉著全嫂的圍裙,忽然哭了出來。

????宜官跟在她們后面,他拿著一個搖鼓兒,要送給小孩兒玩。

????他聽得全嫂問女兒:“學云乖,別哭,在這里好嗎?”月云點頭。

????全嫂又問:“少爺少奶奶打你罵你嗎?”

????月云搖頭,嗚咽著說:“媽媽,我要同你回家去?!?/p>

????全嫂說:“乖寶,不要哭,你已經押給人家了,爸爸拿了少爺的錢,已買了米大家吃下肚了,還不出錢了。你不可以回家去?!?/p>

????月云慢慢點頭,仍是嗚咽著說:“姆媽,我要同你回家去,家里沒米,以后我不吃飯好了。我睡在姆媽、爸爸腳頭?!?/p>

????全嫂摟著女兒,愛憐橫溢地輕輕撫摸她的頭發,說道:“乖寶別哭,我叫爸爸明天來看你?!?/p>

????月云點頭,仍是拉著媽媽不放。

????全嫂又問:“乖寶,宜官打你、罵你嗎?”

????月云大力搖頭,大聲說:“宜官給我吃糖年糕!”語氣中有些得意。?

????宜官心里一怔:“吃糖年糕有什么了不起?我天天都吃?!迸苌锨叭?,將搖鼓兒搖得咚咚的響,說道:“月云,這個給小弟弟玩?!?

????月云接了過去,交在弟弟手里,依依不舍地瞧著母親抱了弟弟終于慢慢走遠。全嫂走得幾步,便回頭望望女兒。?



????后來宜官慢慢大了,讀了更多的巴金先生的小說,他沒有像《家》中的覺慧那樣,和家里的丫頭鳴鳳發生戀愛,因為他覺得月云生得丑,毫不可愛,但懂得了巴金先生書中的教導,要平等待人,對人要溫柔親善。

????他永遠不會打月云、罵月云,有時還講小說中的故事給她聽。

????他講故事的本領很好,同學們個個愛聽他講。月云卻毫不欣賞,通常不信?!昂镒又粫罉?,怎么會飛上天翻筋斗?猴子不會說話的,也不會用棍子打人?!薄柏i玀蠢死了,不會拿釘耙。釘耙用來耙地,不是打人的?!?/p>

????宜官心里想:“你才蠢死了?!睆拇司蜎]了給她講故事的興趣。?


????宜官上了中學。日本兵占領了這個江南小鎮,家中長工和丫頭們星散了,全家逃難逃過錢塘江去。媽媽在逃難時生病,沒有醫藥而死了,宜官兩個親愛的弟弟也死了。

????宜官上了大學,抗戰勝利,宜官給派到香港工作。

????月云沒有跟著少爺、少奶奶過江。宜官不再聽到她的消息,不知道她后來怎樣,亂世中很多人死了,也有很多人失了蹤,不知去向。

????宜官跟家里寫信時,不曾問起月云,家里兄弟姐妹們的信中,也不會有人提起這個小丫頭。?


????從山東來的軍隊打進了宜官的家鄉,宜官的爸爸被判定是地主,欺壓農民,處了死刑。

????宜官在香港哭了三天三晚,傷心了大半年,但他沒有痛恨殺了他爸爸的軍隊。因為全中國處死的地主有上千、上萬,這是天翻地覆的大變亂。在宜官心底,他常常想到全嫂與月云在井欄邊分別的那晚情景,全中國的地主幾千年來不斷迫得窮人家骨肉分離、妻離子散,千千萬萬的月云偶然吃到一條糖年糕就感激不盡,她常常吃不飽飯,挨餓挨得面黃肌瘦,在地主家里戰戰兢兢,經常擔驚受怕,那時她還只十歲不到,她說寧可不吃飯,也要睡在爸爸媽媽腳邊,然而沒有可能。


? ? 宜官想到時常常會掉眼淚,這樣的生活必須改變。

????他爸爸的田地是祖上傳下來的,他爸爸、媽媽自己沒有做壞事,沒有欺壓旁人,然而不自覺的依照祖上傳下來的制度和方式做事,自己過得很舒服,忍令別人挨餓吃苦,而無動于衷。


????宜官姓查,“宜官”是家里的小名,是祖父取的,全名叫做宜孫,因為他排行第二,上面還有一個哥哥。宜官的學名叫良鏞,“良”是排行,他這一輩兄弟的名字中全有一個“良”字。后來他寫小說,把“鏞”字拆開來,筆名叫做“金庸”。?


????金庸的小說寫得并不好。不過他總是覺得,不應當欺壓弱小,使得人家沒有反抗能力而忍受極大的痛苦,所以他寫武俠小說。

????他正在寫的時候,以后重讀自己作品的時候,常常為書中人物的不幸而流淚。他寫楊過等不到小龍女而太陽下山時,哭出聲來;他寫張無忌與小昭被迫分手時哭了;寫蕭峰因誤會而打死心愛的阿朱時哭得更加傷心;他寫佛山鎮上窮人鐘阿四全家給惡霸鳳天南殺死時熱血沸騰,大怒拍桌,把手掌也拍痛了。


????他知道這些都是假的,但世上有不少更加令人悲傷的真事,旁人有很多,自己也有不少。?



(END)


彩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