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 id="ycic6"><div id="ycic6"></div></sup>
<acronym id="ycic6"></acronym>

讓千變萬化的繪本變成兒童創意寫作的智慧

高子陽2021-01-21 06:55:07

感謝《新教師》雜志陳寶鋁主任將我的這篇拙作發表于今年第一期。感恩!


讓千變萬化的繪本變成兒童創意寫作的智慧

——小學生作文形式變革談


?

當下,小學生作文的形式,整體單一,指導不力。我嘗試用多個繪本來打開學生的作文形式,盡最大可能不在形式上限制著學生寫作,全體學生愛上寫作因此成為可能。


一、一篇文章可以連續寫數個問題


我以“創意讀寫課:問”上過多次公開課,我的兒童寫作課堂均以先寫后教來教,因為先寫就是放開,就是不同,就能發現共同存在的問題,就能真正確立我該教什么。


上課伊始,發給學生一張紙,要求學生任意寫下十個問題。十來分鐘,學生們就寫好了。我在國內外多次上了這節課,沒有發現誰寫不出來的。同學們所寫的問題,除了個別問題一樣,10個問題完全重復的,至今沒有。學生寫完之后,我問學生,是不是第一次寫這樣的文章?他們說是。再問他們這是作文嗎?考試中這樣寫可以嗎?所有的學生都說不是作文,考試中絕對不可以這么做。


接著,我為學生大聲朗讀《第一次提問》。這是日本著名作家長田弘、畫家伊勢英子共同完成的繪本,這本書由30個問題組成(云,看起來像什么?風,又是怎樣的味道?今天,你仰望天空了嗎?天空,是很遠很遠,還是近在眼前?你覺得,美好的一天,是怎樣的一天?“謝謝”這樣的話語,今天你是否說過?……),都是沒有答案的問題,而每兩個問題配一張圖。利用七八分鐘就完之后問學生,這30個問題算不算文章?學生說這都是書了,肯定算文章了。


我告訴學生,這的確是文章,考試時,不可以這么寫,但平時寫作中可以的,寫作不是都為了考試。我沒有就此停止,我還告訴學生,《第一次提問》這本書由30個問題組成,你知道世界上第一位全用問題來寫文章的人是誰嗎?小學生都不知道。


我給他們講,是我國偉大的愛國主義詩人屈原,這部作品叫《天問》。全詩3731560字,是一首以四字句為基本格式的長詩,詩人一口氣對天、對地、對自然、對地理、對歷史、對社會等提出了173個問題,這首詩被稱為“千古萬古至奇之作”。 日本作家創作的《第一次提問》就是受《天問》的啟發。古人能寫,外國人能寫,當下的中國小學生也應該能寫!


如此之教,孩子就放心了,就敢寫一個又一個問題了,寫得多了,也就敢提問了,高水平的問題也就接二連三地出現了。


二、造一個句,畫一幅,創作“班書”


我讀小學的時候,期中、期末考試卷上都有造句。班級里,的確有不少同學不會造句,或者說造出來的句子千篇一律,沒有什么創意。為了不丟分,老師給我們想了一個點子,即不管什么詞,都可以造“我會用(??? )詞造句了!”后來,不知道什么原因,考試不考了,即使課文后面出現過用某個詞造句,期末測試卷上也見不到,約定俗成不允許考造句。也許,這就是教育教學上因噎廢食的表現之一。


有一本圖畫書叫《如果……》,法國兒童文學作家吉萊納·羅蔓、畫家湯姆·尚普合作的。這本書有16個“如果……”句子組成:


如果海水是甜的,冰山就能變成雪糕了!

如果車輪是方的,爬樓梯就方便多了!

如果公雞不打鳴,大家就可以每天都睡懶覺了!

如果鳥籠沒有圍欄,小鳥的歌聲會更加動聽嗎?

如果鋸鰩是細木工,那么錘頭鯊就是粗木匠啰。

如果長頸鹿會編織,它織成一條圍脖需要十年時間吧。

……


16個句子,每個句子配上一幅圖,合起來就是一本書。多好玩呀!我們為什么不讓孩子玩呢?我在四年級試驗過,一周讓學生玩一個詞造句,并畫出畫,全部同學寫得、畫得放在一起,裝訂成書。一個學期,我玩20個詞,二十周,二十本書就完成了。


這樣的書,我們的學生可喜歡了!學生根本討厭這一寫作形式。而這一作文形式,就是帶著學生玩寫作,玩一個班的學生共同寫書(我把這個叫作班書),這種是簡單的,學生一點煩惱都沒有,當然這也是我們從未有過的創意寫作,有人說對于四年級學生來說太簡單了!不,一點都不簡單,千萬不要眼高手低,三五個詞造下來,他們就知道難度了,就知道自己要好好動腦了。


三、用這樣的詩來玩轉兒童的邏輯思維能力


小學三年級開始習作,師生共同叫苦,可以說苦不堪言。為何?一是學生不知道寫什么,怎么寫;二是老師引導方式陳舊;三是教材編寫并不是兒童真正的需要;四是很多東西、很多兒童可能喜歡的寫作類型,我們不知道,也不讓孩子寫……


有一本圖畫書叫《需要什么》,這是意大利兒童文學大師賈尼·羅大里與畫家西爾維婭·伯安妮共同創作的書。這本書的文字內容如下:


做一張桌子,/需要木頭。/想要木頭,/需要大樹。/想要大樹,/需要種子。/想要種子,/需要果實。/想要果實,/需要花朵。/做一張桌子,/需要一朵花。//


超級簡單的內容,如何用其來打開學生對寫作的熱愛之門呢?課堂上,我讀講完這本書之后,我帶著他們玩了起來,請看學生寫下的:


買一條狗,/需要錢。/想要錢,/需要工作。/想要工作,/需要出門去找。/想要出門去找,/需要車。/想要車,/需要汽車廠。/買一條狗,/需要一個廠。//


畫一幅畫,/需要毛筆。/想要毛筆,/需要竹子。/想要竹子,/需要大刀。/想要大刀,/需要商店。/想要商店,/需要大樓。/畫一幅畫,/需要一幢大樓。//

……


學生越寫越開心,我讓他們每天在家玩一玩,一個月下來,個個都有變化。我堅信,用這本書來教孩子邏輯推論,特別好玩。這種詩意的推論,本身就是一個充滿創造性的主題?!白雷印迸c“花朵”有什么區別?一個是器物對象,一個是生命對象?;ǘ涫亲匀坏纳`,桌子是人用的,花朵是美的,桌子就那么簡單,花朵里卻藏著很多東西,比如鮮妍芬芳的隱喻。但不得不承認,這本書給孩子一個詩的游戲,一個俏皮可愛的智力游戲,并且是相當奇妙的游戲,是能夠讓孩子真正改變的作文形式。


有人會說,這不就是詩嗎?是的!眾所周知,我們的課程標準,我們的教材,我們的考試(中考、高考)都不讓學生寫詩。像這種詩,很多老師甚至專家學者都看不起,覺得毫無意義。其實不然。讓兒童寫這樣的詩,讓孩子寫寫詩,對他們的整個人生都會有非常特別的幫助。古希臘人說,詩人就是創造者。細看《需要什么》,這種創造力多奇特呀?


四、人人都能寫出一本又一本“書”


有人說,作家是不可以培養的,中小學生寫作不是為了培養作家,其實作家是可以培養的,小學生假如成為一個個作家也不是壞事。世界上不會寫書的作家至今沒有出現。其實,小學生寫“書”不是神話,讓每位小學生都寫“書”也不是傳奇。不管專家學者怎么說,我認為讓每位小學生嘗試寫出一本又一本書,完全是可行的,這種作文形式,也屬于小學生,值得一玩。哪些繪本能激發學生寫起來呢?


有一本繪書叫《愛看書的男孩——亞伯拉罕·林肯》,美國兒童文學作家凱·溫特斯與畫家?!たㄅ硖毓餐瑒撟鞯?。這本書其實就是以繪本的方式創作的林肯小傳。小學六年級第二學期開學初,我講了這一繪本,然后布置學生一個任務,那就是借這一形式寫寫自己的小傳,盡可能用自己12年中的照片來寫,孩子玩得可用心了。我告訴學生,有可能這本書是好多同學人生的最后一本書(因為好多好多學生初三考不上高中,即使考上高中,大學畢業,不寫自傳的人,多如牛毛)。


還有一本書叫《閱讀樹》,這是法國兒童文學作家迪代·萊維與意大利插畫家蒂茲亞娜·羅曼南共同創作的一本書。這是一本能讓安靜下來讀書、寫書的書。故事中的那個小孩特別喜歡坐在樹上看書,他也發現那棵樹也隨著他一起看書,所以這棵樹叫閱讀樹。那年夏天,雷電擊中了這棵閱讀樹,這個樹死了。小男孩很傷心。他的媽媽居然將這個死去的樹,磨成粉,制成了紙。制成紙有什么用呢?故事中,一直有一只鳥。小鳥飛過來,送小男孩一根長長的羽毛。小男孩用羽毛筆在紙上畫啊寫啊,又寫出一本我們正在看的《閱讀樹》。我們每個人的家里都有紙,我們每個人都有筆。拿出一些張,一張一張地寫,一張一張地畫。書不就寫出來了嗎?寫書就是這樣的,天天寫,天天畫,要不了多久,一本書就被創作出來了。


《圖書館老鼠》是一套好書,這是德國兒童文學作家、畫家拉爾夫·布奇科夫的作品,這套書共有五本,分別是《神秘的作家》《愛寫作的朋友》《探險家莎拉》《博物館大冒險》《溫馨的家》,每一本講得寫作都不一樣,整體閱讀,就能找到了一個非常綜合的寫作智慧。第一本《神秘的作家》特別有味道,書中介紹了老鼠山姆寫的第一本是《吱吱!一只老鼠的一生》,后來又寫了《孤獨的奶酪》和《老鼠公館之謎》。孩子們讀了山姆的書都非常喜歡,但沒人知道作者是誰,圖書館長給山姆留了封信,邀請山姆同小讀者見面。山姆想出一個好主意,當孩子伸著腦袋看空紙盒時,發現盒子里放的是一面小鏡子,原來每個人都可以是作家,每個人都可以創作出自己的故事,寫自己的書!


把這些領著孩子去寫書的書放在一起,老師與孩子一起玩一玩,真的不難,真的相當有趣。這種形式屬于全體學生,能讓孩子有著別樣的收獲。

?

繪本成千上萬,每一本繪本都是了不起的創作,都是帶著陽光、泥土、水等著你去翻開的種子。繪本的形式可謂千變萬化,兒童寫作本該屬于浪漫式的,千變萬化式的。老師如果能擁有很多繪本,如果能關注創意滿滿的形式,用其引導學生寫作,就一定能找到讓全體學生愛上寫作的鉆石級大鑰匙。

?


彩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