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 id="ycic6"><div id="ycic6"></div></sup>
<acronym id="ycic6"></acronym>

謝有順:還原一種俗世生活

北岳文藝出版社2020-11-30 12:00:03

點擊上方“北岳文藝出版社”關注

本文字數:3611

閱讀時間:10分鐘

還原一種世俗生活

謝有順

我準備講兩個大方面的問題。


首先,小說要還原一個物質世界、一種俗世生活。在中國,自古以來是詩歌發達,小說不發達,小說和詩歌之間的差異究竟是什么?這背后牽涉到中國文人對物質世界和俗世生活的基本態度。


小說是活著的歷史。當我們在探究、回憶、追溯一段歷史的時候,歷史學家告訴我們的歷史,往往是規律、事實和證據,但那一段歷史當中的人以及人的生活往往是缺席的。小說的存在其實是為了保存歷史中最生動、最有血肉的那段生活,以及生活中的細節。在這方面上,小說和詩歌之間,有著很大的區別。詩歌重性情、胸襟、旨趣的抒發,所以詩在中國是一種莊重的文體,而小說卻是渺小的、不入流的小技和末流。


小說的“小”指的就是渺小,而“說”跟古代“喜悅”的“悅”是一個意思,小說的字面意思就是小小的能讓人高興起來的事物。小說文體的起源并沒有詩歌那么莊重。詩歌有其自身的性情要抒發,它沒有義務去還原一個物質世界,但小說有這樣的義務。詩歌往往是不及物的寫作,它可以不對一個真實的物質世界或生活世界作具體的描繪,其主要目的是為了表達詩人的性情。比如,“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妝濃抹總相宜”,你讀完這首詩,并不明白西湖是什么樣子的,詩人并不重在表達西湖是什么樣的,他要說的可能是西湖以外的東西。“兩岸猿聲啼不住,輕舟已過萬重山”,你讀了這首詩,也不知道三峽是什么樣子,但你會知道詩人當時是怎樣一種心情。還有,你讀陳子昂的《登幽州臺歌》,“前不見古人,后不見來者,念天地之悠悠,獨愴然而涕下”,讀完之后,幽州臺是什么樣子的,你也無從得知。詩人重在表達和抒發他那個時期的心情、性情,并不重在還原和刻寫一個生活世界、物質世界。


小說像詩歌這么寫就不行了。小說的讀者普遍會對你筆下所寫的生活作必要的還原和追問。《紅樓夢》里寫到了大觀園,讀者自然就會對大觀園進行一個又一個的考據,甚至做一種物理學意義上的還原。直到今天,“紅學家”們都還在考證,這個大觀園究竟是在北京、河北還是蘇州。甚至“紅學家”中還有人去研究大觀園里到底有幾重門,通過幾重門就可知道,小說寫的是不是皇宮里的事。我有一個朋友就專門從元春的生辰八字的漏洞中,考證出《紅樓夢》的作者不是曹雪芹。諸如此類的考證,表明讀者對小說所寫的物質真實,是會計較的,他會通過物質還原的方式,來審核作家筆下的現實世界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們讀魯迅的小說,他寫了茴香豆,那些到紹興旅行的人,就會想吃一吃魯迅所寫的茴香豆。你在小說中不能抽象地寫茴香豆,你的描寫必須是可以被還原、被現實生活所審核的,這是小說和詩歌之間一個很大的不同。

1 2

3

  1. 《紅樓夢》(亞東圖書館足本)

  2. 《夢里不知身是客:百看紅樓》

  3. 《〈紅樓夢〉拾趣》

詩歌重在抒發個人的性情,而小說有一個物質的外殼,這是小說這種文體最基礎的方面。


我們讀歷史著作時,會明白明代、清代是一個什么樣的社會,有什么樣的制度和什么樣的官品階級,但我們很難通過歷史學家的講述,真正明白明清時代的人是怎樣過日常生活的,他們穿什么衣服,唱什么戲,吃什么樣的點心,用什么樣的器物,等等,這些都是歷史著作中不容易讀到的。小說能補上歷史著作中所匱乏的當時的生活脈絡、生活細節,從而使歷史變得更真實、豐滿。有論者說,小說比歷史更可靠,馬克思就說,自己從巴爾扎克的小說中所了解的法國比歷史學家筆下所描述的要豐富得多。莫洛亞在分析托爾斯泰的《戰爭與和平》時也說,沒有任何歷史文獻會像托爾斯泰那樣去描寫一個皇帝,皇帝的手又小又胖,像“又小又胖”這樣的詞匯,在歷史文獻里肯定是不會出現的,但它會出現在小說里面。小說就這樣把歷史著作所匱乏的肌理和脈絡給補上了。


安德烈·莫洛亞

法國著名作家。他于兩次世界大戰之間登上文壇,參加過一戰。莫洛亞的代表作有《布朗勃爾上校的沉默》。

為什么說詩歌比歷史更永久、小說比歷史更永久?就在于文學可以保存歷史的肉身部分。


今天寫小說的人,也是在講述這個時代,講述這個時代的記憶和經驗,這種講述,其實也是在保存一個時代的肉身狀態。過一百年或幾百年,歷史教科書里,或許只剩下一些結論,或只剩下一些制度及歷史規律的演變,這個時代更細微的一些方面,肯定是由小說家來保存的。所以,小說的第一個層面,是對物質的還原、對生活的還原。


但在中國,小說一直是被藐視的文體。盡管早在一九〇三年,梁啟超就發表了那篇著名的論文《論小說與群治之關系》,把小說當作改造社會、啟蒙民眾的一個重要的文體。但在現代中國,在魯迅開始寫小說之前,中國小說一直是不入流的文體,在古代,寫小說的人更是被人看不起的。四大名著中沒有一部的作者是沒有爭議的,可以想象,這四部偉大的作品,肯定是出自當時有才華的文人之手,但到現在都無法確證作者是不是羅貫中、曹雪芹等人。在那個年代,就算寫了小說,也不敢對外說,好像這是一件丟臉的事情似的,唯有寫詩才是擺得上臺面的高尚的事情。


很多人不明白,何以二十世紀的文學巔峰要以魯迅為代表。這就要回到當時的歷史語境,魯迅是真正把中國的小說從一種渺小的文體壯大成重要文體的奠基者,在此之前,小說是沒有多大的文體地位的。等魯迅寫完《吶喊》《彷徨》中的二十五篇小說之后,小說才開始成為重要的文學樣式,寫文藝小說的人才開始多起來。一九二五年以后,有大量的人在寫小說,魯迅又不寫小說,改寫雜文了。魯迅這個人了不得,他成功地把一種文體變成重要的文體之后,就不再寫這種文體了,他又接著把雜文這種輕淺的文體給發展起來了。魯迅的一生,無論在文體還是在思想上,都不重復自己,他的精神體量是很大的。


其實,中國之所以重詩歌,不重小說,這是有原因的。這個原因我剛才說了,詩歌是用來表達“我”的性情、胸襟和旨趣的,而小說呢,是在講述別人的故事。中國的小說脫胎于說書和話本,它講的都是別人的故事。而從中國文人的觀點看,一部文學作品,它必須要有作者自己開闊的胸襟、氣象,才算是文學最高的境界。如果一部文學作品說的都是別人的事,那就是不入流的,這是小說一直處于很低地位的隱秘原因?!都t樓夢》的地位之所以會比其他幾部名著高,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紅樓夢》帶有詩性和自我表達的成分,它不完全是講別人的故事,它也是作者的自我寫照,這跟《三國演義》《水滸傳》《西游記》是不同的?!都t樓夢》算得上是中國第一部真正的文人小說,它也確實是作者的半自傳性作品。

1 2

3

  1. 《三國演義》亞東圖書館足本

  2. 《水滸傳》亞東圖書館足本

  3. 《西游記》亞東圖書館足本

錢穆曾專門做過研究,他說中國古代那么多的文人和詩人,幾乎都不寫自傳,也不要別人為他寫傳記,為何?傳記文學是二十世紀才開始從西方傳進來的,胡適寫的《四十自述》,是比較早的自傳性作品了。胡適從二十世紀二十年代開始,就到處勸人寫自傳,目的正是希望能為此給史家留下點有用的、真實的材料。他勸過林長民、梁啟超、梁士詒,也勸過蔡元培、張元濟、陳獨秀、高夢旦等人,但其中的多數人,都未及寫出自己的個人故事就辭世了,為此,胡適一直“引為憾事”。胡適在《四十自述》的序言里說:“我們赤裸裸的敘述我們少年時代的瑣碎生活,為的是希望社會上做一番事業的人也會赤裸裸的記載他們的生活,給史家做材料,給文學開生路?!?/strong>——“給文學開生路”云云,當然是和當時的文學環境有關,多少有一點夸大其詞了,但基本意思我們還是可以理解的,那就是作家都不太愿意寫自傳,很多材料便無從留下來。


錢穆

中國現代著名歷史學家、思想家、教育家,中央研究院院士,故宮博物院特聘研究員。中國學術界尊之為“一代宗師”,更有學者謂其為中國最后一位士大夫、國學宗師,與呂思勉、陳垣、陳寅恪并稱為“史學四大家”。

可是,為什么古代的文人不寫自傳,也不要別人給他寫傳記呢?錢穆說,古人的詩歌就是他們的傳記,所謂“詩傳”。當我們讀李白全集、杜甫全集,就能知道李白、杜甫他們喜歡什么,他交什么朋友,他的愛好、胸襟、旨趣是什么,他的追求和人生境界是什么。讀他們的詩就可以想象他們的為人。這一點,讀小說恐怕就很難。讀了《紅樓夢》,你也許可以了解曹雪芹的性情,但讀《三國演義》你卻未必能了解作者的真實心境。所以,小說家是需要傳記的,但詩人不需要,他的詩歌就是他的傳記。


在中國文學的等級中,講別人的故事并不是高明的寫法,就是到現在,我們也必須承認,最偉大的小說無不帶有自傳性質。那些偉大的小說,幾乎沒有一部不是帶有作者的自傳影子的。

天貓精品

打開手機天貓掃描二維碼,進入購買頁面

《成為小說家》簽名、鈐印本

《成為小說家》2018年上榜情況

文藝聯合書單

2017年12月

文藝聯合書單第十二期

百道網

2018年1月 百道好書榜·文學類

中華讀書報

2018年2月

中華讀書報月度好書榜

騰訊文化

華文好書二月入圍書目

中國新聞出版廣電報

《中國新聞出版廣電報》1-2月優秀暢銷書榜

華文好書

華文好書二月人氣排名No.5

中國文學好書

2018年3月“文學好書榜”

識別二維碼

關注我們

彩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