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 id="ycic6"><div id="ycic6"></div></sup>
<acronym id="ycic6"></acronym>

童言無忌?

ZSTUPSY2020-10-09 13:46:54


全文字數: ? 2154

閱讀時間:10分鐘


坐穩了沒?要開車了哦




2017年11月22日,網絡上有家長稱北京紅黃藍幼兒園存在性侵、虐待兒童情況,并強制喂食藥物,一時間輿論嘩然,人們驚訝、憤怒,紛紛聲討園方,隨即警方介入調查。28日,北京警方發布調查結果,稱確有教師有針扎兒童的行為,但調查并未發現有強制喂食藥物、性侵兒童現象。


事情到這里并沒有結束,許多人提出質疑,孩子親口說有人逼他們吃了藥,證人證詞都在,怎么會是假的呢?


也許,就是假的。日常生活中我們會發現這樣一種現象,當你問孩子一個問題時,他會回答你是A,當你過了一會再問或者反問一句“是A嗎?”,他就會回答“是B”。





<01>

為什么孩子說的和事實不同呢?

首先,兒童的記憶能力與語言能力相比成人來說是很差的。


記憶方面


與兒童證言有關的記憶主要是自傳體記憶(autobiographical memory),自傳體記憶是對自己生活中特定事件的記憶,而這一記憶到3歲以后才有一定準確性。兒童的自傳體記憶很可能是不可靠的,而且,經過多次回憶,錯誤的記憶可能變得更像真實的記憶,并自動補充更多的細節。



語言方面


與兒童證言有關的記憶主要是自傳體記憶(autobiographical memory),自傳體記憶是對自己生活中特定事件的記憶,而這一記憶到3歲以后才有一定準確性。兒童的自傳體記憶很可能是不可靠的,而且,經過多次回憶,錯誤的記憶可能變得更像真實的記憶,并自動補充更多的細節。



其次,兒童更容易接受暗示和受詢問人的影響。

有研究顯示,兒童的記憶與報告受成人訪談者暗示的影響。訪談中,訪談者可能會帶有自身的偏見,而導致證據收集的傾向性(如在案例中,媽媽用自己家的藥片向孩子提問,讓孩子說出“真相”)。帶有偏見的訪談者可能會有意無意采用一些暗示性的技巧,例如:


1、 提特殊問題。當面對迫選問題(它是黑的還是白的?)時,兒童傾向于兒童更趨向于改變自己的觀點以達到與他們所感受到的訪談者的意愿相一致。


2、 誘導性提問。對一些目標事件提供信息的方式會導致兒童受暗示對一些目標事件提供信息的方式會導致兒童受暗示,運用誘導性提問后,兒童不僅會增添誘導性暗示的信息,而且還會自行添加非暗示性的不正確信息。


3、 模糊語言或非語言線索。有些信息可以通過情緒性的語調傳遞,研究表明,如果訪談者產生一種控告的情緒性語調,兒童會在記憶中對他們沒有發生過的事件產生錯誤的信息。


4、 定勢誘導。如果兒童被重復告知某個人做了壞事,那么他會將這一信息納入他的觀念體系中。


5、 情景誘導。有些事物例如性污辱的實驗器材對兒童也具有潛在的暗示性。


6、 導向性想像。如果要求兒童對某一假想事件進行想像,去構思它的細節,兒童很難區別假想的事件與真實的事件。




<02>

如何避開雷區獲得孩子口中的真實呢?

為了盡量保證兒童證詞的真實性,我們應盡量避免對兒童展開多次詢問,除此之外,有專家對兒童的詢問方式提出了5項具體技術:


1、 認知訪談技術。它包括對事件的心理重建,報告事件的每個細節(不管感覺是否重要),以不同的順序回憶事件,從不同的角度描述事件,這有助于我們了解事實,但兒童在自由回憶時虛構成分會有少量增加,使用時必須要謹慎操作。


2、 符合解剖學特點的精致玩偶。這是最富爭議的訪談技術之一,但根據之前的研究來看,這一技術對于學齡的兒童是有效的。


3、 不知情訪談。不讓訪談者進行相關申訴資料的收集。這類訪談者在進行訪談時被認為會更加客觀,并且,對1500余例的案件研究發現,不知情訪談技術有更高的揭露率。


4、 真實—謊言討論。訪談前對兒童區分真實和謊言的能力進行評估,并對此進行討論,獲得兒童對于說真話的口頭承諾,而這些承諾在實驗中被證明是有效的。


5、 開放性問題。開放性問題會引發兒童、青少年更長、更多細節、更精確的回答。


作為家長,在日常生活中詢問孩子一些較為重要的事情時,例如懷疑孩子受到性侵或被虐待,不僅應盡量遵守以上的原則,更應該盡快向專業人士求助,在兒童的心理方面,父母可能并不是最專業的,甚至一些不當的行為有可能對孩子造成心理創傷。




<03>

總結

回到案例中來,孩子在面對一些情況時確實時有可能非主動地“作偽證”的,尤其在受到案例中母親較為擔心和嚴厲的詢問時,因此我們的法律工作者在面對有孩子卷入的案件時一定要慎之又慎,除了仔細甄別兒童的證詞之外,還要努力尋找其他方面的證據。



參考文獻:

[1] Robert S. Feldman, 蘇彥捷等譯, 發展心理學

[2] Heaps, C. M.; Nash, M. (2001). "Comparing recollective experience in true and false autobiographical memories". Journal of Experimental Psychology: Learning, Memory, and Cognition. 27: 920–930.

[3] Peterson, C., & Bell, M. (1996). Children's memory for traumatic injury. Child Development, 67(6), 3045-3070.

[4] https://en.wikipedia.org/wiki/Forensic_developmental_psychology ,維基百科, Forensic developmental psychology

[5] Saywitz, K. J., Goodman, G. S., & Lyon, T. D. (2002). Interviewing children in and out of court: Current Research and Practice Implications. In John E. B. Myers, Lucy Berliner, John Brier, C. Terry Hendrix, Carole Jenny, & Theresa A. Reid (Eds.), The APSAC handbook on child maltreatment (pp. 349–378). Thousand Oaks, CA, US: Sage Publications, Inc.

[6] Klemfuss, J. Z.; Ceci, S. J. (2012). "Legal and psychological perspectives on children's competence to testify in court". Developmental Review. 32 (3): 268–286.

[7] 周麗華,劉愛倫.兒童記憶受暗示性影響的研究綜述[J].心理科學進展,2003(05):534-540.

[8] 李成齊.兒童性侵害案件中司法訪談的現狀及發展趨勢[J].中國特殊教育,2008(01):78-83



-END-

編/高子昊

審/方瑜雯




彩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