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 id="ycic6"><div id="ycic6"></div></sup>
<acronym id="ycic6"></acronym>

【連載】《蓋恩夫人自傳》下冊 第二卷 第二十二章

友好教會2020-10-18 13:11:13

第二十二章

圣徒合一的交通

?? ?有一天,這個可憐的女孩子來看我,非??鄲?,對我說:“哦,我的母親,我看見了怎樣的怪事??!”我問她是什么。她喊道:“??!我看見您像一只羊羔,站在一群烈怒的狼中。我看見非??膳碌囊淮笕焊鞣N各樣的人,有不同的年齡、性別、身份,有教士、修士、已婚男人、婦人和處女,都拿著長矛、戟和拔出來的劍,用力刺您。您一動不動,讓他們刺,不驚奇,也不保護自己。我四面觀看,看有沒有人幫助您、保護您,但沒有看見一個人?!?/span>

嫉妒者們悄悄預備反對我的材料,幾天之后,像炸雷一樣,突然爆發了。毀謗的文字開始到處流傳。他們不認識我,卻寫關于我的信,把我描繪成最恐怖的個性,說我是女巫,用魔術吸引魂;我里面的一切都來自魔鬼;如果我施舍,用的就是假幣。他們還控告我別的千百件罪行,全都又假又惡。暴風雨每天都在增長,事實上,他們已經在喊“釘死她”了,正如主一開始就告訴我的。

一些朋友建議我暫時回避。格勒諾布爾主教的社會服務員讓我去圣波美,在馬賽過一段時間,因為那里有些非常屬靈、有頭腦的人。他愿意陪伴我,還有那個可貴的使女,加上另一位神職人員,同時等待這邊的風暴過去。但在繼續講述前,我應當講一些我在那個國家所處的狀態。

在神巨大的豐滿里,我經常不是躺下,就是被完全因禁在床上,不能講話。當豐盛沒有機會流出時,主沒有讓它太劇烈,不然,我就無法活了。我魂只想把她的超級豐滿注入到別的心里。盡管康伯神父離得非常遠,我跟他卻有同樣的聯合與交通,如在近處一樣。耶穌基督把所有的狀態都交通給我,那時是祂的使徒狀態——這是最明顯的。

神在我里面一切的運作,都在耶穌基督里顯示給我,被圣經所解釋,可以說,我在里面經歷圣經。當我不能以寫或別的方式交通時,就非常虛弱,我經歷到主對門徒所說的:“我很愿意在受害以先和你們一起吃這逾越節的宴席?!保?span>215)那是藉著最后的晚餐,通過的受難,交通祂的自己。當祂說“成了”時(約19:30),就垂下頭,給出祂的靈——把祂的靈交通給一切能接受的人;并把祂的靈交回給父,就是祂的神和他的國。祂似乎對父說:“我父啊,我的國是你所統治的,你則通過我治理萬民,而這只能藉著把我的靈傾倒在他們身上。那么,讓我的靈藉著我的死交通給他們吧!”在此,一切就都成了。

極度的豐滿經常讓我失去了寫的能力,我除了一言不發地躺下外,不能做別的。雖然如此,我為自己卻一無所有,一切都是為了別人,就像奶媽,雖然滿了奶水,卻并不因此而覺得飽足。這并不是說我缺乏什么;在這新生命里,我沒有一刻是虛空的。

在寫《列王記》中關于大衛的事情之前,我被放進跟這位圣前輩緊密的聯合中,我與他的交通好像面對面一般,但不是在圖像、樣品、形式里——我離這些都太遠了,而是以神圣的方式,在不可名狀的沉默和完全的現實里。我理解了這位圣前輩的所是,他恩典的偉大,神對他的引領,以及他所經過的一切狀態。他是耶穌基督活的形象,是被選的以色列牧者。在我看來,主讓我為別魂所做的以及將要做的,都在跟這位圣前輩以及別的圣徒同樣的聯合中了——他們都像大衛,我親愛的王。

哦,“愛”!你豈不是讓我知道,這位圣前輩與我這奇妙真實的聯合是永不會被人所理解嗎?因為沒有人能夠理解它。你教導我,我的“愛”啊,就是藉著這令人贊嘆的聯合,你讓我把耶穌基督——道神——輸送到別的魂里。按著肉體,耶穌基督是從大衛生的。在這不可名狀的聯合中,你讓我征服了多少人??!我的話語有效力,在人心里產生影響,讓耶穌基督成形在魂里。

在講話時,我絕對不是主人,是祂帶領著我,讓我說想說的,長短也按著祂的意思。對有些魂,神不許我說一個字,對另外的人則恩典滿溢。但純愛受不了絲毫的奢侈與輕浮。有時,同樣的事情,有的魂問我幾次,只是因為想講話;在按著他們的需要回答了之后,后面不加注意地,我就不能回答了。那時,他們對我說:“你上次講的是這樣;我們必須照著做嗎?”我經常對他們說:“是的?!比缓?,我被光照,知道回答是無用的,所以沒有給我。對于主正帶領經過己死的人,也完全一樣,他們來尋求人的安慰

時,我只能提供嚴格的必需品,此后,就不能講話了。

我寧愿說一百件不相干的事——由于那是從己來的,主讓我可以對萬人做萬事,不讓鄰舍難過"。至于祂的“道”,祂自己是發放者。哦!倘若傳道人在這靈里講話,怎么會不結果子呢!

另有一些人,只能在沉默里交通,這沉默是不可名狀,且有果效的。后面這些最少,是我真孩子的特質。也許我已經講過,這是天上蒙福之靈的交通。那時,我真正學到了天上的圣徒在神里彼此交通的方式,他們也與地上的圣徒交通。哦!多么純潔的交通??!除了經歷過的人,誰能理解呢?如果人是靈,我們就在靈里講話,但由于軟弱,必須以語言為途徑。我曾聽人讀過圣奧古斯丁與他母親的一段屬靈對話,覺得頗有安慰;他

抱怨說由于我們軟弱,他必須使用語言。

我常說:“‘愛’啊,給我更大、更多的心容納這偉大的豐滿吧!”在我看來,一千顆心的容量也太小了。我理解了在最后的晚餐時,耶穌基督和圣約翰之間的交通。我的理解不是藉著亮光,而是通過經歷。哦,蒙愛的門徒啊,我是怎樣真實地經歷我的圣主人和你心的交通??!你是以怎樣的方式學習那無法言傳的奧秘。

??!你是怎樣跟圣處女繼續同樣的交通!哦!這交通是何等奇妙的交換??!在此,我理解到有種搖籃里的語言,圣嬰藉著它把自己交通給博士和牧人們,讓他們知道祂的神性。

如在別處講過的,當圣處女去見伊利沙伯時,就是以這種方式,在耶穌基督和圣約翰之間發生了奇妙的交流,把“道”的靈交通給他,全然圣潔、有效,一直繼續。在這交通之后,圣施洗約翰并不急于去見耶穌基督,因為他們常常交通,在遠處跟在近處一樣。為了更多接受這豐盛的交通,他退到曠野中去。當他宣講悔改的道時,他是怎樣描述自己呢?他沒有說他是“道”,因為他清楚地知道,那是耶穌基督——“永恒之道”。

他說他只是一個聲音,聲音是用來傳播話語的。所以,在被圣“道”的交通充滿之后,他成為這“道”的表達,用他的聲音把圣“道”帶入魂里。他從一開始就知道基督是誰,并不需要人告訴他,他打發門徒去見耶穌,并不是為了自己,而是為了他們,讓他們成為耶穌基督的門徒。他只是用水施洗,為了顯示他的功用;如同水過而不留痕跡,聲音也不留蹤跡。只有“道”表達祂的自己。那時,他傳遞“道”,但他不是“道”?!暗馈币檬レ`施洗,因為祂有能力把自己印在魂里,藉著圣靈把自己交通給他們。

我理解到約瑟和馬利亞通過耶穌基督相互交通,耶穌是他們交通的源頭和終點。哦!可愛的交流??!在祂隱藏的歲月里,耶穌基督沒有說過任何被記錄的話語,但這是真實的,祂的話沒有一句會失落!

哦,“愛”??!如果你在沉默中所說、所做的被記錄下來,我相信所寫的書,就是整個世界都容不下了。我一切的經歷都顯示在圣經中,我驚奇地看見,在魂里所發生的一切,無不存在于耶穌基督和圣經里。當我跟狹窄的心靈交通時,我受到極大的折磨,就像一股急流,找不到出口,只好返回,我感覺都要死去了。神啊,我能講述我所受的一切苦和你給我的憐憫嗎?我能使人理解嗎?這是不可能的,所以我必須以沉默略過許多的事情。

最讓我受苦的是康伯神父,由于他還沒有被穩定地建立起來,神使用十字架和顛覆熬煉他,他的懷疑和猶豫給我致命的打擊。無論相距多遠,我都感到他的痛苦與內里的傾向。他在經歷一種內里的死亡與轉換,前所未有地殘酷而可怕。根據神所給我的知識,在地上現有的一切神仆中,他是最蒙悅納的。我還得到印象:他是一個被選的器皿,蒙召在外邦人中傳揚主的名——為這名他必須受多少苦難”!

在試煉中,他發現自己被神棄絕,同時,也跟我分開了。他懷疑我的狀態,極度悲傷。但只要神一把他接進神里,他就發現跟我比以往更有力的聯結,對我的狀態有奇妙的光照,甚至信任我到敬畏的程度。他無法遮掩,經常情不自禁地對我說:“在神之外,我無法與你聯合!因為我一旦被神拒絕,跟你也分開了,我感到跟你是分裂的,對你游移不定,不斷地懷疑。我知道在你我的聯合中,神給我恩典。你對祂是多么親??!他在你的中心深處工作!”

神??!誰能理解你所做成的在被造物中這純潔、神圣的聯合呢?屬肉體的世界只按著肉體理解,把最高的恩典看成天然的依戀。神??!只有你知道我在其間所受的苦;別的十字架盡管艱難,與此相比,在我看來都只是影子罷了!

有一次,主讓我看見,當康伯神父在恒久的狀態里,在祂里面被建立時,他將不再有內里的起伏,對我也不再改變了,他會跟我在神里永遠聯合?,F在就是這樣的。他感到聯合或分裂,只是由于他自己的軟弱,因為他的狀態還不恒定。只有當他與我分裂時,我才感到不得不背負這一切。但在和諧的聯合里,當一切都完美無阻時,他不再感到這聯合了,我也不再感到了,除非在蒙福的方式里,被一種內里的對話喚醒。

魂跟神的聯合被感覺到,只是因為還沒有達到全然完美;只要進入合一,就不再有感覺了——它成了本來的樣子,是自然的,就像人感覺不到魂和身體的聯合一樣。身體不加思索地在合一里活動、運作,也不注意這合一。我們知道合一是存在的,身體所擁有的一切生命功能讓我們知道合一的存在,但人仍然行動而不注意它;人跟神,以及跟某些魂,在祂里面的聯合也是如此。這種聯合跟隨人與神的聯合,極其純凈、卓越;當

魂跟神的聯合在祂里面越完全時,跟圣徒的聯合就越完全。但只有當這純潔神圣的聯合破裂時,人才會更感覺到它,其程度正比于它是否更純潔、完美、不可感,就像魂在死亡時要離開身體一樣,盡管正常人感覺不到身體和魂的聯合。

由于我處在前面所講過的孩童狀態里,當康伯神父被冒犯、跟我分裂時,我經常像孩子一樣哭泣,身體變得非常虛弱。讓我驚奇的是,當我發現自己弱比嬰孩時,卻能強壯如上帝:對一切事情都有亮光,在最嚴酷的十字架下堅定不移。這事實在很奇特!

神啊,可以說,我是全世界一切被造物中,最依賴你的。你把我放在各樣的狀態里,在不同的位置上,我魂既不能愿意,也沒有力量拒絕。我是那么完全地屬于你!在全地上沒有任何事你能要求于我,而我不喜樂地降服的。我對自己沒有興趣,如果我能感到“己”的話,我會把它撕成一千片;但我感覺不到了。

通常,我不知道也不認識我的狀態,但當神希望從這可憐的無有取走什么時,我感到是絕對的主人——我里面沒有任何東西抵擋、反對祂的旨意,無論看來怎樣殘酷。

這可憐的無有取走什么時,我感到祂是絕對的主人——我里面沒有任何東西抵擋祂、反對祂的旨意,無論看來怎樣殘酷。

“愛”啊,如果在世上有顆心你能完全得勝,我敢說,就是這可憐的無有。你知道,哦!“愛”,你最嚴酷的決定是它的生命和歡樂,因為除了在你的里面,它已經不復存在了。我離題了,但對我這是很普通的。這一面是由于有打岔的,加上我開始寫作時,一直有兩個嚴重的??;一面也是因為我把自己舍棄給那引領我的。



彩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