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 id="ycic6"><div id="ycic6"></div></sup>
<acronym id="ycic6"></acronym>

飛機上的奇人

情緒博物館2020-09-06 12:08:57

【1】


出差過程有時會遇到奇人。

奇人,奇人,自然是異于常人。有時是言行之異,有時是學識超出庸常,區隔常人之異。

古人說,察言觀色,胸有機樞,能行高至遠。

有時感覺自己體內自帶羅盤,每到一處新環境,都難以克制自己的好奇心,羅盤指針滴答作響自動開啟,這一來二去觀察力倒是提升不少。

這周出差去青島,在飛機上就遇到一奇人。

由于值機時間晚,我只能選擇靠近機艙前部的中間座位,32K。一進機艙,就覺得胸悶,機艙內低氣壓緩緩流動。

幾乎一瞬間,羅盤指針嗡嗡作響。

七步之內,必有有奇人。

待我落座,指針停了。

右邊靠窗的位置,是位油膩的大叔,50歲上下,七匹狼的夾克里套著毛衫,全程自始至終靠著椅背打盹。

他手里有一份《參考消息》,覺得詫異,這是紙質時代的今日頭條了,如今還在出版?

左邊靠過道的是個年輕人,看面相頂多30上下,膚色暗沉,神情沉靜,他在看書。

我示意旁邊的座位是我的,他抬頭看了看,把書放下,沒有起身。他把腿并攏朝外側一撇,順手做了個“請”。

呵呵,這個年輕人,真有趣。


【2】


收起小桌板,系好安全帶,飛機準備起飛了。

1個小時的航程,能安心讀書的時間不過30分鐘。

我帶了一本榮格自傳<回憶.夢.思考>,有助打盹。今年突然對心理學起了濃厚的興趣,買了一堆書,這本自傳是其中 一本。

作為同時代的大師,榮格在精神分析領域走了跟弗洛伊德完全不一樣的道路。

他們的理論體系最大的不同在于,弗洛伊德認為人格由童年經驗所定,而榮格認為,人格在后半生可以由未來的希望引導而塑造和改變。

另一方面,榮格更強調精神的先定傾向,反對弗洛伊德的自然主義立場,人的精神有崇高的抱負,而不限于弗洛伊德在人性中發現的那些黑暗勢力。

這么說倒是榮格更符合社會主義主流價值觀。

飛機起飛了,一陣眩暈,窗外一片白茫茫,霧霾如期而至。

右邊的大叔閉目養神,不為所動。左邊的年輕人依然在看書,右手舉著書跟眉眼齊平,左手扣在胸前,維持一個奇怪的姿態。

《回憶、夢、思考》是榮格的最后一本書,出版時他已經去世了。晚年他隱居在蘇黎世湖邊,沒有與弗洛伊德和解。

上飛機前我已經看完三分之一,從童年有意識和記憶的時候開始寫,直到少年時代他分裂出兩個人格,第一人格是基于神學家庭的傳承,第二人格是強烈的自我主義傾向,想投身于自然科學。但最終這兩個人格合二為一,因為他找到了一個能夠將神學和自然主義完美融合的學科——精神分析。

我打開飛機的閱讀燈,調整好座椅,翻開這本很長時間都沒有續讀的自傳。

但不知為何,注意力始終難以集中,低氣壓在身邊的空氣里竄動,帶著忽明忽暗的磁力場。

對,是那個奇怪的手勢?

我忍不住向左看,那個沉默不語的年輕人,目光緊緊的盯著眼前的書。

在翻頁的空擋,我瞥見了那本書的名字 ——《靜坐修道與長生不老》!

原來是這本書,南懷瑾大師的著述單行本之一。


【3】


十年前,在廈大本部的圖書館,臨近畢業有大把時間讀閑書。在二樓的人文部,隨手從書架上抽取的書。當時被完全被書名所吸引,在那個年代,這標題實在很公眾號。

彼時,我很年輕,自認為看過很多書,是堅定的唯物主義者,覺得踐行才是檢驗事實真相的唯一標準。

可想而知,當我翻開這本書,打眼看到打通任督二脈和三花聚頂的時候,臉上浮現過的匪夷所思。

這本書你看過?年輕人問我。

哦,看過一點。

七支坐法看似簡單踐行卻又復雜,釋迦摩尼佛是科學家。

我一臉黑人問號?what?

年輕人把左手放下,轉過頭跟我說:釋迦摩尼不是宗教,是科學家,也是大哲學家。七支坐法在上一個劫數末劫的時代,也就是科學發達文化衰落的時候失傳了,迦葉佛未法的時候,五百羅漢在山里修道都不能成功。迦葉佛時代的500羅漢,變成500只猴子在山里打坐示范,這五百個修行的羅漢由此才學會,等他們得道后,才曉得這不是猴子而是得道的羅漢故意示范的。

哦!我心想,這個故事模板實在是跟科學無甚關系,南懷瑾不過是用儒釋道的方法論來講述打坐。

“支是重要的意思,七支坐法就是講打坐最重要的七個要點,從醫學角度這也是符合人體科學的。從尾椎骨往上數七節是最關鍵,保持這個部分的直立,就能延緩衰老?!薄澳憧疵茏诘姆鹣?,都是細腰身,臀大胸大,腰直胸挺”。

有道理呢,我轉念一想,十年前讀這本書,浮光掠影,并未有太多深刻體會。

印象最深的就是,每談到精、神、氣,南懷瑾都是欲語還休,只強調“以后再說”。而每次談到靜坐的副作用,南老又說要學點中醫,哪里不舒服了,要吃點中藥或看看醫生。不辨不明,留有余地,這是儒家的底色。

年輕人講完這些話,把頭轉回去,把書頁合上,左手在下,右手在上,拇指交接。我心想這應該是密宗的靜坐手印,雙盤腳左腳在內,右腳在外,那是金剛降魔坐。那如果右腳在內,左腳在外呢?頭腦一片困頓,一時想不起來。

“吉祥如意坐!”年輕人低語,我心下一驚。


【4】


榮格說人格由意識、潛意識(情結),以及集體潛意識(原型)構成。

潛意識包括一切被遺忘的記憶、知覺和被壓抑的經驗。集體潛意識則是人類在進化過程中積累的經驗反應,先天遺傳的。這個理論我在《人類簡史》的相關篇章讀過相似的,那是智人脫穎而出的重要原因。

思路一下子有點亂,從靜坐修道到集體潛意識,似乎我也分化出了第二人格。?

但等等,隱約間草蛇灰線,這段時間讀的書又有了星星點點的聯系。跟其它宗教相比,佛教崇拜的是自然法則而不是某個神祗。

佛教的核心人物釋迦牟尼不是神而是真實存在的人,公元500年前他還是喜馬拉雅山區小國的王子。他在29歲的時候離開皇宮,去思索擺脫人世苦難的終極奧義。

最終在菩提樹下,他悟出在事物帶來快樂或痛苦的時候,重點是要看清事物的本質,而不是著重它帶來的感受。雖然感受悲傷,但不希望悲傷結束,于是雖然仍有悲傷,也能不再為此而困。即使仍然悲傷,也是一種豐碩的經驗。

而釋迦牟尼找到克服人性弱點的方法,就是冥想。訓練心靈感受事物的本質而排除種種欲求。用過訓練,心靈專注在“我現在是什么感受?”而不是問:“為什么是我?”這種境界很難達到,但并非不可能。

這就是佛陀的教誨:痛苦來自欲望,要從痛苦中解脫,就要放下欲望,而要放下欲望,就必須訓練心智,體驗事物的本質。這就是佛法,是佛教徒放之四海皆準的自然法則。

這是尤瓦爾在《人類簡史》對佛教的概括,想來真是言簡意賅,字字珠璣。

30分鐘后,飛機落地了,左邊的年輕人帶著書起身離開,右邊的大叔在巨大的落地聲中醒來。

我帶著那本沒有翻開的榮格自傳,走出機艙,渾濁的北京夜色,像裹著一層膜布,昏暗的路燈下,蕓蕓眾生熱鬧異常。

人格再多,總有一個得學會面對生活。


情緒博物館:情緒是另一種人格



彩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