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 id="ycic6"><div id="ycic6"></div></sup>
<acronym id="ycic6"></acronym>

【 章劍華自傳】文場與官場

宜興日報2020-09-06 15:10:23

編者
江蘇省文聯主席章劍華是一位從宜興滆湖邊走出去的農家子弟,多年來,身為文化官員的他,一直兼有官員與文人兩個身份。一方面,他用自己的智慧和心血為江蘇文化事業的繁榮作出了積極的貢獻,同時,他也在文學、書法等諸多藝術領域頗有建樹,成績斐然。兩個身份之間沒有明顯的界限,不需要切換,更相輔相成,相得益彰。目前,他正在撰寫個人自傳體文本《官場與文場》,以平白樸實卻意蘊深厚的筆調回顧了他走過的六十年風雨歷程?!兑伺d日報》微信平臺從本周開始,陸續推出他的自傳文章,以饗讀者。
(一)人生重在過程
今年,2016年,對于我來說,是兩個重要的時間節點: ??
用過去的算法,我今年已經60虛歲了。記得小時候寫作文,常有這么一句:“在放學回家的路上,遇到了一位年近半百的老漢?!倍缃裎也皇恰澳杲侔搿?,而是“年近花甲”,應當是百分之百的“老漢”了。不過,時代發展了,生活好轉了,營養改善了,衣著花哨了,如今人們不那么見老了,壽命也延長了,故而雖“年過半百”,不敢也不想以“老漢”自居。
? ? ? 今年正好是我到省里工作30周年。這30年,可分為三個“十年”:10年省委秘書,10年電視臺臺長,10年文化廳廳長,其間兼任過省委宣傳部常務副部長,現任省文聯主席。 ??
? ? 這30年,我游走在文場與官場之間,做過“三種人”: ??
? ? 一為“領導人”,先后任過處長、臺長、社長、局長、院長、廳長; ??
? ? 二為“新聞人”,先后學過新聞,做過新聞,管過新聞; ??
? ? 三為“文化人”,我的工作都是與文字、文化、文藝直接有關。 ?
? ? 在這“三種人”中,我最看重的是“文化人”,常以“文化人”自居。前不久,我竟被中華文化促進會評為“江蘇2016中華文化人物”,由“文化人”變成了“文化人物”。
“人”與“人物”有什么區別呢?我查閱了一下,“人物”有十多種解釋,主要是兩種:一指有突出成就和貢獻的人;二指有品格、有思想、有情趣的人。我顯然不屬于前者,而很樂意成為后者,雖然現在還沒有完全達到。
我本平凡。有生以來,一直被一只無形的手推搡著吃力地在上帝早已設定好的一條道路上前行,生命的發條每天都擰得緊緊的,不敢有半點的怠慢和稍息。很累。雖然弄到一官半職,卻是運氣使然,并無所建樹,既無高人一籌的學問,也無獨辟蹊徑的經驗,實在不敢稱作什么“人物”。但轉而一想,人物就是人。人即人生,人生即過程。
人生一世,最重要的是過程,不是結果。人生的過程色彩斑斕,豐富多姿,有奮進,也有彷徨;有坦途,也有曲折;有苦惱,也有歡樂。這正是人生的真正內涵和全部意義。而人生的終極結果,都是死亡,上自帝王將相,下至黎民百姓,無一例外。而人們總是關注結果或目標本身,很少關心達到目標和形成結果的過程。過程之中許多唾手可得的美妙之處,往往在無意之中被失去。其實過程要比結果和目標重要的多。沒有過程就達不到目標,沒有過程就不可能有結果。正如英國哲學家、數學家伯特蘭·羅索所說“幸福與否,不在于目的達到,而在于追求本身及其過程?!?/section>
因此,人應當時刻把握生命和生活的過程。過程之中又以今天最為要緊。永遠不會有同一條河流,也永遠不會再有今天的太陽。我曾贊美過“日歷”,它是一個現實主義者,既不吝嗇已經過去的昨天,也不會漫無邊際地遙想明天,它每天總是重復著兩個字:今天! ??
今天(3月13日),我開設了我的微信公眾號,就像10年前我開設我的個人網站一樣,在上面刊登我的自傳,與大家分享我的“昨天”與“今天”。?
是為序。
整理:戴軍 許娟 制作:潘偉杰
(內容整理自章劍華人文空間。)
彩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