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 id="ycic6"><div id="ycic6"></div></sup>
<acronym id="ycic6"></acronym>

【自傳】文場與官場(15)

宜興日報2020-09-06 07:56:17


小學生的“文化大革命”

章 劍 華

?


在我入學的第二年,“文化大革命”開始了。

對于我和我的同齡同學來說,什么“政治”,什么“革命”,都是一無所知。起初,我們只是在早晨的讀報課上,聽老師說到《海瑞罷官》啦,鄧拓、吳晗、廖沫沙啦,《炮打司令部》啦,接著又看到“破四舊”,貼大字報,斗走資派……對于這些,我似懂非懂,只是覺得好玩極了。到了四年級的時候,我們也被卷入“文革”的漩渦之中。

吳晗和《海瑞罷官》


一九六七年,“文革”進入高潮,全國大亂。這年2月4日,中共中央發出《關于小學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的通知》,規定在外地串聯的小學教師和學生應當返回本校。五、六年級和1966年畢業的學生,結合文化大革命,學習毛主席語錄、“老三篇”和“三大紀律八項注意”,學習“十六條”,學唱革命歌曲。一、二、三、四年級學生學習毛主席語錄,兼學識字、學唱革命歌曲,學習一些算術和科學常識。

那年,我已經是小學四年級的學生了。我們這些還沒有完全懂事的小學生也正式參加了“文化大革命”。

“文革”中的革命歌曲


應當說,“文革”前的一到三年級,我們的學習是很正常的,老師們對我們進行了嚴格的啟蒙教育。我學習特別認真,成績在班上也是數一數二的,一直是班長。三年級時加入了共產主義少年先鋒隊,擔任中隊長。隨著年級的升高和“文革”愈演愈烈,我們的學習開始被打亂,文化課逐漸減少,取而代之的是政治課、討論會和各種活動。

這年年底,“中央文革小組”批轉北京魯廠路小學取消少先隊、建立紅小兵的一份材料,認為少先隊基本上是一個全民性的少年兒童組織,抹殺了階級斗爭,不突出毛澤東思想,失去了先鋒斗爭作用,而紅小兵是一種很好的少年兒童組織形式。

這種做法,現在看來是荒唐之極,但在當時紅極一時,很快在全國各地推開,我校也聞風而動,撤消少先隊,成立紅小兵,并建立了紅小兵兵團。

“文革”中無處不在的標語口號


在成立大會上,學校革委會主任宣讀了文件,任命我為紅小兵兵團長,并給授了紅小兵兵團的團旗。這是我有生以來第一次任命的“官職”,而且是平生最高的“官銜”——兵團團長。

小小年紀就當上了“團長”,雖然還不懂什么是“官”,但自豪感占據心靈,革命熱情便高漲起來,斗爭性也隨之增強,白天帶著紅小兵到路口站崗,要求過路人都要背一段毛主席語錄,否則不予放行;晚上組織紅小兵排隊呼口號,從西街呼到東街,從河北面呼到河南面。一時間,嘹亮的口號聲響徹這個偏僻小鎮的夜空:

階級斗爭,一抓就靈!

向階級敵人刮一場十二級紅色風暴!

……

這樣的口號大約喊了幾個月,學校的紅衛兵組織又要求我們紅小兵參加到當地的階級斗爭中去。于是,我們每天晚上在街上轉了兩圈以后,還要站到街上的地、富、反、壞、右分子的家門口呼口號:

坦白從寬、抗拒從嚴!

首惡必敗,協從必問!

負隅頑抗,死路一條!

……

在那個“以階級斗爭為綱”的年代,小學生也成了階級斗爭工具。

我們從小就接受著“斗爭哲學”的熏陶,在人生的起步階段受到了極為不良的影響?!拔幕蟾锩辈粌H是對文化的大破壞,也是對人的大誤導。

每當回想起當時那些“革命行動”,我既感到幼稚可笑,又感到羞愧難擋。


“文革”中的紅小兵




歡迎掃描二維碼關注

“章劍華人文空間”

長按二維碼識別并關注


歡迎大家留言和建議,

相互交流,共同提高。

在這個互聯網的時代里,

相攜共進,砥礪前行。





覺得不錯,請點贊↓↓↓

彩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