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 id="ycic6"><div id="ycic6"></div></sup>
<acronym id="ycic6"></acronym>

林丹3年前寫自傳秀恩愛!800多條豆瓣短評里,隱藏了一條神奇的預言!

武平微生活2020-09-06 09:46:19


三年前林丹的自傳《直到世界盡頭》出來,我曾經編過一個稿子,至今印象深刻。


挑準了倫敦奧運會的時機,趕著林丹一奪冠就首發,起印數10萬,總之搞得有點大。


?

這本書基本上買不到了。但要說林丹的粉絲也真是強大,到這個月這本書的豆瓣評論還有更新。




對球迷來說是不可多得的“超級丹”成長史。從樸實的文筆可見是他本人所著,沒有請代筆。有些段落很直接點名,沒有給體制與教練留一點情面,不過這也是最真實的林丹。向中國最偉大的羽毛球運動員致敬!p.s.『直到世界盡頭』也是我很喜歡的一首歌,常駐歌單。2016.11.06


羽壇傳奇、好男人、好丈夫、好父親、好兒子。


但短短幾天,風評就從天上掉到地上。



但我要說的重點是,在890多條的短評里,隱藏了一條很深的八卦!



(我一直不想回家吃飯,因為做得太少了,我還要刷碗)質樸真誠倔強不服輸的林丹。。你居然在老婆懷孕期間出軌。。。



一看發布時間,今年8月26日。驚呆!里約奧運會剛開完,趙五兒的狗仔隊還沒上手,這位網友已搶先公布了真相!


一邊揣著條大八卦,一邊低調埋雷!一邊爆料,一邊給林丹打足五星!前半句還是“質樸真誠倔強不服輸”,后半句就來“你居然在老婆懷孕期間出軌”!


更匪夷所思的是,這條短評并沒有出現在這位網友的豆瓣主頁上。只有一種可能,隱藏或者刪除了這條信息,因為不想讓人看到。


種種詭異的畫風,

細思極恐

給人深深的懸疑感……

只能說,真相不是沒有,

而是隱藏太深。




“我一直不想回家吃飯,因為(飯)做的太少了,我還要刷碗?!?/strong>


這句話怎么充滿了深深的怨念,難道這就是超級丹出軌前的真實心理?


在林丹自傳《直到世界盡頭》第二十六章,我找到了這句話的出處:


芳芳從原來的女朋友變成現在的妻子后,我的責任當然也會不一樣。我不只是要多賺錢,給她更好的生活。從某種程度上來說,我們也會越來越依賴對方。我很喜歡熱鬧的家庭氛圍?,F在我最享受的就是訓練完回家后,爸、媽、芳芳都在,有時候表妹也會來,一家人一起吃飯。有時候阿芳在北大有課,或者當天要出去工作,北京交通又特別堵,回來就比較晚,我們就會等她一起開飯。有時候我訓練結束回家晚了,他們也都會等我。這種家庭生活給我的感覺就特別溫馨。


如今一家人生活在一起,讓我覺得很踏實。我知道在我身后有一個靠譜的團隊。我有時跟他們開玩笑說,我是家里的“首席執行官”,不是那個CEO,而是那個負責執行的,決策則由他們定奪。

我們家是傳統的福建普通家庭,我爸媽也是領工資吃飯的工薪階層。在我家,爸爸是一家之主,媽媽則會維護好爸爸的權威。而很早以前和阿芳聊起未來的時候,我就只有一個要求——一定要和父母一起生活。因為我需要他們,我想和他們一起去彌補以前沒有機會經常在一起的遺憾。熱鬧的家庭氛圍讓我感覺有生機、溫暖、喜慶,那樣才像個家。如果就我和芳芳兩個人的話,我會覺得太冷清了。而且,我肯定也不會要求她做飯,我自己又不做,那家里就更冷清了。


不過現在,只要我有空,又恰好在北京,阿芳也會親自下廚。兩個人,一葷一素一湯,挺好。說實話,阿芳做的菜味道挺不錯。不過,就是飯燒得總是剛好兩碗,想多盛一勺都沒有。說真的,我其實不太夠吃。另外,我不希望她下廚的原因是,只要她做飯,我就一定是負責洗碗的那個。洗碗累得我腰酸背痛的,比訓練還累,后來我就跟她說,你還是別做飯了。

年齡慢慢大了以后,我更喜歡在家吃飯。周末的時候去朋友家聚會,大家分工協作,洗碗的任務經常就由我包了。偶爾洗個碗倒沒什么,只要不是天天洗就行。




堂堂羽毛球世界冠軍,內心對家庭的訴求居然是:偶爾洗個碗倒沒什么,只要不是天天洗就行。這是什么鬼?細思再次極恐……


上面那段寫新婚的車轱轆,翻來覆去都在說“吃飯”和“洗碗”,單調乏味的節奏呼之欲出。但林丹也很明確地表達了內心的理想家庭模式:


1、在我家,爸爸是一家之主,媽媽則會維護好爸爸的權威。

2、一定要和父母一起生活。

3、年齡慢慢大了以后,我更喜歡在家吃飯。

4、(我)偶爾洗個碗倒沒什么,只要不是天天洗就行。


下面說得很婉轉,也很繞,但不經意泄露了他的小秘密:


如果就我和芳芳兩個人的話,我會覺得太冷清了。而且,我肯定也不會要求她做飯,我自己又不做,那家里就更冷清了。


林丹怕冷清。請問冷清是誰?果然驗證了科學家說的一套理論:




要知道,林丹12歲入伍,領到的第一套軍裝已經是最小號了,可還是大得像麻袋。他在自傳里寫:“我那時的個子不到一米五,還沒發育呢,可只有大人的軍裝給我穿。我記得媽媽幫我把褲腳挽進去好多,才算勉強走路不絆腳?!?/p>



最矮的那個是林丹


17歲進國家隊,住的是地下室,“成績的好壞直接與待遇掛鉤”,“地下室陰暗、潮濕,四個人一個房間,衛生間則是公用的,出門還得走上一段路。這都沒什么。最難的,是剛到國家隊的那種壓抑”。


是怎樣的壓抑呢?林丹難得動用了幾百字,可見是刻骨銘心,還留下一個“國家隊的洗衣粉永遠用不完”的歡樂梗。


我的眼前不是世界冠軍就是奧運冠軍,在食堂吃飯的時候我根本不敢抬頭,就盯著自己的飯盒扒拉兩下,用最快的速度吃完就走。


每天練完,就想回到房間,躺在床上看看電視,什么都不想做。那時候我們的能力還沒到師兄們的那個程度,可是每天的訓練量卻和師兄們是一樣的,我就感覺很吃力,特別累。

?

地下室給我印象最深的,就是手機沒有信號。剛去北京的時候,我還沒有買手機。臨行前,八一隊教練再三關照:“你到了那兒就好好訓練,千萬不要喝酒,也不要用手機。你就記住這兩條?!彼?,差不多前半年,我都沒有手機,一直到2000年底的世青賽打完。

?

那次世青賽,雖然我們拿了男團冠軍,我是第一單打,但是單打半決賽我輸給了小鮑,小鮑在決賽中又贏了索尼,拿到了世青賽男單冠軍,在我們同年齡的選手里,一下子殺出重圍,成了我們中間的“高帥富”。

?

第一部手機是什么時候買的,我已經忘了,但我記得是部索尼手機,那時的號碼也一直用到現在,從沒換過。那時候買手機可以選擇的品牌比較少,而且還不是彩屏,都要3000多塊錢。所以,手機算得上我當時比較貴重的一筆財產。



19歲的林丹


地下室里,手機常常沒有信號。要打電話或者發短信,都要站在床上面,把手舉得老高,等短信發出去了,再放下來。

?

不過,這段地下室里的日子不只有壓抑,也有讓我高興的事,就是冬天洗衣服不用再兩只手泡在冰水里了,而是用上了洗衣機。小時候在八一隊,不僅要洗自己的衣服,還要洗大隊員的。吃完飯,他們也是把碗往我面前一推。雖然大家都是小毛孩,經歷一下這種事也好,但是這種“以大欺小”的人還真不算什么英雄。

?

等到了國家隊以后,大家都是十七八歲的小青年了,也不會誰欺負誰。進國家隊12年,我們的生活用品時常會被贊助。牙膏、牙刷、洗發水、沐浴露這些我都自己買過,唯獨洗衣粉,我到北京12年就沒自己買過一袋洗衣粉,這也真的創下一個紀錄了。比方說今天一個宿舍的洗衣粉用完了,那我就先把臟衣服放在旁邊。結果不出兩天,洗衣粉就一定會補上。國家隊的洗衣粉好像永遠用不完似的。

?

和后來拍得泛濫成災的時尚大片比,我更喜歡這張照片里的林丹和謝杏芳。那時他們19歲,臉上純凈得像白紙,笑容和眼神都有些羞澀。



三年前的林丹用了一萬多字,寫他怎么追謝杏芳,還有他倆“不被外界看好”的愛情?,F在看來,最匪夷所思的是這句:


那天我特別開心,載著阿芳找了一家日本料理店。這就是我們的第一次約會。


日料?怎么又是日料?難道和不同的女生,男人也在重復同一種交往模式?


不管怎樣,一個文筆很差的男生曾經細膩地用一萬字來描述他的女友。而現在,他用了44個字,向他的妻子道歉。



林丹生命中的三個時間點

摘自《直到世界盡頭》


15歲

我從見她的第一眼起,就已對她一見鐘情

我還在打全國青少年錦標賽時。有一天,我跟隊友一起在看臺上看比賽,他們就指著遠處一個女孩說:“你看,廣東隊那個女隊員,叫謝杏芳?!碑敃r阿芳好像還在打雙打,她剪著一頭利落的短發。我們在看臺上一片驚呼:“哇,腿好長啊,個子好高啊?!?br style="max-width: 100%; box-sizing: border-box !important; word-wrap: break-word !important;">


因為離得有點遠,看不太清楚。我們就背地里議論,這應該是打羽毛球的里面長得最漂亮的女生了吧?那是我第一次聽說謝杏芳這個名字。就是這第一次,我遠遠地望過去,留下了驚鴻一瞥。

很快這件事就淡忘了。因為我根本沒有什么非分之想,就覺得那肯定不可能。首先她大我幾歲,跟我不是同一批,而且我想人家肯定有男朋友。我只是單純地覺得,這女孩子不錯啊,很漂亮,僅此而已。


那次比賽后沒多久,有一天我們正在福州的銅盤基地訓練,我們教練說:“今天會有中國青年隊的運動員過來,他們要在我們這兒備戰亞洲青年錦標賽?!彼f,“如果人員不夠的話,像林丹啊、吳勇啊這些打得比較好的,要過去當陪練?!蹦鞘?998年,我15歲。

結果等青年隊真到了的時候,我突然就看到她站在隊伍中。當時還有龔睿那、蔡赟、陳郁他們這一批的其他隊員。知道她來了之后,也沒敢多想,總以為陪練嘛,肯定也是陪男孩子訓練。但能再次見到她,還是很高興?!巴?,謝杏芳居然來我們八一隊了?!毙睦锇底詺g喜。

之后有一天訓練結束后站隊的時候,也是很偶然的,教練突然宣布:“林丹,你今天下午陪謝杏芳打2兩點到4點的訓練?!蔽易焐稀芭丁敝?,其實心中竊喜,感覺賺到了。那時候我也沒打得多好,但是做個陪練還是可以的,畢竟阿芳是女孩子。整個下午,我們倆只是默默地打球、撿球,也沒有聊天,更別說要電話了。因為訓練的時候教練都在,所有隊員也在,根本沒機會講話。而且,那時候大家都還沒手機呢。

從我第一次被她“秒”到,到給她當陪練,我心里再也忘不了這個眉清目秀、笑起來很溫柔的女孩子。這便是我人生第一次知道“暗戀”的滋味吧。



20歲

那天我特別開心,載著阿芳找了一家日本料理店

2003年底,我們再次來到福建晉江,備戰第二年的湯尤杯。我是福建人,跟晉江基地祖昌體育館的館長張漢民很熟。我們的宿舍在四樓,他家就住三樓。晉江那地方不大,體育館所處的位置又比較偏僻,出門也不好打車。所以有的時候,張漢民就會開著摩托車帶我出去買東西、逛超市什么的。

快過年了,隊里決定辦一臺晚會,由大家表演節目,還有抽獎環節。那次謝杏芳抽獎中到一部手機,她的幸運隨后也轉化成我的幸運。她跟隊友說,想給她老爸換一部手寫的。我聽到后就自告奮勇,說:“可以啊,我去幫你換。我找手機店的老板說一下,反正也是新的,大不了就貼點錢嘛?!彼q豫了一下,說:“那好吧?!?br style="max-width: 100%; box-sizing: border-box !important; word-wrap: break-word !important;">
于是,我就又去找張漢民,我說:“你開摩托車帶我出去找家手機店吧?!彼娢疫@么積極張羅阿芳的事,也就明白了。所以,全世界第一個知道我開始追謝杏芳的,應該就是張漢民了。換回了手機,我就可以自然而然地跟她要電話號碼了。這對我來說,簡直是邁出了一大步,至少不再徘徊在原地了。

那時候,張哥(張漢民)老開玩笑叫謝杏芳“秋香姐”。有的時候,比如訓練結束或者是星期天,我會跟張哥一起去肯德基買吃的回來。有一天,我說:“走,我們去肯德基打包點吃的吧?!辟I完回來走到三樓,經過他家門口,他說要不去他家吃吧,我說,“不去了,我給人打包的?!睆埜缇陀珠_玩笑:“嘿嘿,給秋香姐的吧?!?br style="max-width: 100%; box-sizing: border-box !important; word-wrap: break-word !important;">
運動員都比較單純。一開始我也不想表現得特別明顯,只是想對她好。慢慢地,隊友們誰都看得出來,我特別照顧謝杏芳。在集訓快要結束的時候,我也決定要結束這段“曖昧”期。于是,有一天我給阿芳發短信,約她出去吃飯,還特別強調了“就我們兩個人”。

哎,沒錯,我記得還是借的張哥的摩托車。我們在電影里經??吹侥猩_著摩托車載女生出去兜風,女生靠在男生肩頭,好像要義無反顧地跟他走,多浪漫啊??墒且匝矍暗臈l件,浪漫不起來啊。張哥的摩托車不是特別酷的那種,而是很中性,男女都能騎的那種。我也不管了。那天我特別開心,載著阿芳找了一家日本料理店。這就是我們的第一次約會。


等坐下來,我突然發覺自己緊張得不知該說什么好。反正我知道,肯定不能沒頭沒腦地上來就一句“我追你吧”。我們就這么有一搭沒一搭地聊了半天,飯吃到一半,我有點開玩笑地問:“哎呀,你現在有沒有男朋友???”她說:“沒有啊,怎么了?”我說:“那……”反正就稍微暗示了一下,又像是開玩笑似的,我說:“我也沒女朋友呀?!北砻骀移ばδ樀?,其實心里一直在打鼓?,F在回想起來,一副“屌絲”的形象躍然眼前。

這頓飯吃完以后,我們的短信聯系也頻繁起來,我們已經不再是普通隊友了。雖說羽毛球隊對隊員戀愛一向比較開明,算得上有人情味,可因為年輕,還是多少有些忌憚。如果在晉江那次被人撞見,我都不會覺得有什么,就是吃個飯而已??傻燃柦Y束回北京后第一次約會時,我是真的緊張了。

可結果還真就應了那句話——怕什么來什么?;乇本┖?,我約阿芳出去,她也怕遇見熟人。我們就商量好,我先出門打車停在天壇公寓附近,那兒應該是大家不會注意的地方,然后叫她走出來上車。我們這邊剛上車,叫司機調頭,準備去吃飯,平時很少給我打電話的一個隊友突然打了個電話給我。他問:“你干嗎呢?”我一聽,就覺得奇怪,因為“心里有鬼”,我說:“沒干嗎啊,我在車上啊,準備出去吃飯?!彼謫枺骸澳愀l一起吃飯呢?”我一聽就傻了。這個人是蔡赟,他平時不怎么找我的呀,怎么這會兒問起這個來了?我回道:“啊……跟隊友啊?!彼陔娫捓镄α艘幌?,說:“沒事沒事,你去吃吧!”我心想,完了。我是那種沒有說謊天賦的人。但我當時并沒有告訴謝杏芳,我不想她也緊張。從那以后,隊里很多人即便不知道我跟謝杏芳在一起,也知道我肯定在追謝杏芳。



24歲

我要成為絕對主力,這樣教練就不可能還把我當小孩一樣訓


愛情很奇妙,讓人充滿無限的能量。2004年初的瑞士、全英賽我連奪兩站冠軍,坐穩男子單打世界第一。那時我跟阿芳的感情剛剛開始萌芽,媒體稱我們是“神雕俠侶”,更多的是因為我們倆相差3歲的年紀。但“神雕俠侶”不好當,我們走得很艱辛,并不被外界看好。面對澆下來的一盆盆冷水,我并不在乎別人看好或看壞。

雖然我是天秤座,但算不上優柔寡斷的人。我也有選擇自己生活的權利。說實話,從開始認識這個自己第一眼看到就很喜歡的女孩,一直到談朋友,甚至到現在,很多人都不是很看好我們。包括隊里的教練、媒體等等。在這樣的環境下,我和阿芳有時也會因為外界的看法而不開心。2004年,我已經是隊中的主力了,教練對我們還是多多少少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但也不希望我們表現得太明顯。最重要的原因是,他們根本不看好我們,就隨我們去了。

也就是從那時起,我開始有了保護阿芳的沖動和責任,保護自己的女朋友也是守護我們的愛情。我們都還很年輕,那時我還不到21歲。但作為一個男人,我有責任為對方遮風擋雨,做女朋友的“保護傘”。這不是寫一封情書或者口頭上說說就有用的,一定要有實際行動。有一次聊天的時候,我跟阿芳說:“你放心,我會用我的成績保護好我們的愛情?!边@是我當時唯一能做、也必須這么做的事。我們的第一個情人節就是在一種即使被全世界拋棄,也不放棄對方的心情中度過的。

這些年來,我也體會到了一些人情冷暖。我看到的中國社會就是這樣,你?!烈稽c,就沒人敢說你;或者你拳頭大一點,就沒人敢欺負你。我必須拿出更好的成績,我要成為絕對主力,這樣教練就不可能還把我當小孩一樣訓。這就是中國,很現實。

因為奧運在即,當時的媒體都還算護著我們,沒有在我們的戀情上大做文章,直到我在雅典首輪出局后。輸球的那一晚,我徹夜未眠,在北京的阿芳也陪了我一整夜。也正是她的一條條越洋短信,讓我撐過了最難熬的那段日子。一點也不夸張的是,我發短信把手指都摁腫了。因為有時差的關系,其實阿芳比我更辛苦,因為她幾乎沒怎么睡,第二天就又要起來訓練了。

面對媒體的追問,我們并沒有遮遮掩掩。首先,我是一個運動員,我不是藝人,真的不需要那些很虛偽的外衣來包裝自己。職業運動員的首要工作是打出好成績。其次,年輕人談戀愛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那些一被媒體問到就連忙否認“沒有沒有,我們只是朋友”的明星們,不是太假了嗎?你不想讓別人知道你在戀愛,是出于什么目的呢?想保護你的另一半,還是自私呢?我覺得是太把自己當回事了。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可我們常常會被迫在別人的規劃下生活。他們會告訴我“你這么做更好”“你找個那樣的才好啊,傻瓜”。在中國,更是有“不聽老人言,吃虧在眼前”這樣的古訓。

這么多年來,我時常有種感覺,就是周圍的人似乎還沒學會承認別人的好,也不懂得贊美和祝福別人。相反,越是看到別人過得不好,越是愿意去同情他。甚至可能是以匪夷所思的大方去幫助別人,哪怕自己家里都揭不開鍋了,也要分給別人一口吃的。但是一旦看到別人過得比他好,心里就不樂意了。

也許我的性格中是帶著點“好萊塢式”英雄主義的。邁出了第一步,面對未知時一定是有風險的。也許結局會很慘,但因為年輕,就什么都不怕。還有一種可能就是,收獲的結局比想象中的還要美。


如今29歲的我,慶幸21歲時的林丹有這份勇氣、執著和擔當。而在當時,我只有一個念頭——不被看好就不被看好,我就是喜歡她。



武平人都愛關注的公眾號 :武平微生活

合作|投稿|爆料|探店

請加小編微信:WPYTJ0597

彩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