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 id="ycic6"><div id="ycic6"></div></sup>
<acronym id="ycic6"></acronym>

限量發售 雪漠“故鄉三部曲”經典紀念版(談的不僅是書,還有情懷)

如學傳媒2020-09-06 13:02:31

點擊上方藍色【如學傳媒】進行關注,查看往期精彩內容


/

談的不僅是書

還有情懷

日子久了

感情就深了

/



定格一個真實的西部


人民文學出版社最新推出

雪漠“故鄉三部曲”經典紀念限量版

精品禮盒收藏裝


1963年生于絲路重鎮甘肅涼州的雪漠,一直以“定格存在”“定格文化”為寫作目標,迄今已創作“大漠三部曲”“靈魂三部曲”兩個依托西部大地的長篇小說系列。


2009年,雪漠由甘肅移居嶺南后,西部大地成了他記憶中的故鄉,投射在其創作中,便誕生了“故鄉三部曲”這一新的作品系列,其中包括長篇小說《野狐嶺》、長篇自傳體散文《一個人的西部》和新書《深夜的蠶豆聲》。


可以說,這三部作品都是雪漠對已消失的絲綢之路上的故鄉的文學定格——《野狐嶺》是現代主義的奇幻筆法的定格,《一個人的西部》是非虛構的紀實筆法的定格,《深夜的蠶豆聲》則是現實主義的故事筆法的定格。


因此,三部作品,呈現了西部故鄉的三種風貌,或者說,塑造了雪漠心中的三個故鄉:

一是大漠飛沙的雄突突的英雄奇幻的故鄉(《野狐嶺》)

二是父老鄉親人生奮斗的現實故鄉(《一個人的西部》)

三是本土向世界講述的故事里的故鄉(《深夜的蠶豆聲》)


近年來,絲綢之路和中國西部大地,因為“一帶一路”等國家戰略的提出,再度引起世界關注。越來越多的人發現,中國西部不僅僅是西部人的故鄉,某種意義上,它也是中國文化的故鄉之一,甚至是西亞、中亞直至羅馬廣闊地域文化的故鄉之一。如今,大漠飛沙、駝鈴聲聲的西部故鄉已漸行漸遠,將來,或許我們都只能在雪漠定格西部的系列作品中去尋找、品味和憑吊那消失于黃沙塵埃中的故鄉了,正如批評家李敬澤談到《野狐嶺》中的西部駱駝客生活時所說:“雪漠如果不寫,可能以后永遠不會有人知道了?!?/span>


讓我們來詳細談談



《野狐嶺》?|?英雄奇幻的故鄉


年前,西部最有名的兩支駝隊,在野狐嶺失蹤了。百年后,“我”來到野狐嶺。特殊的相遇,讓當年的駝隊釋放出了所有的生命記憶。于是,在那個神秘的野狐嶺,一個跨越陰陽、南北、正邪、人畜兩界的故事,揭開了序幕……


《野狐嶺》的故事里有一首末日預言的涼州古謠,一個自始至終不現身的殺手,一個癡迷木魚歌的嶺南落魄書生,一個身懷深仇大恨從嶺南追殺到涼州的女子,一個成天念經一心想出家的少掌柜,一個好色但心善的老掌柜,一個穿道袍著僧鞋、會算命住廟里的道長,一個神龍見首不見尾的沙匪,幾位經驗豐富藝高膽大的駝把式,幾匹爭風吃醋的駱駝,還有一些歷史人物如涼州英豪齊飛卿陸富基、涼州小人豁子蔡武祁錄,更有嶺南土客械斗、涼州飛卿起義等歷史大事……


翻開此書,或許,你能見到未知的自己。



《一個人的西部》?|?人生奮斗的故鄉


《一個人的西部》是茅盾文學獎入圍作家、西部文學代表作家雪漠關于西部故鄉的自傳體長篇散文,全書四十五萬字,以西部偏僻農村一個文學青年的成長史和人生奮斗為線索,講述發生于上世紀60年代到世紀末的西部往事,將西部的土地氣息、民間傳說、民間文化、人情世態和貧瘠土地上的夢想、追尋及人生感悟融為一體,呈現了一個博大、剛毅、豐厚、神秘的西部,一個夢想始終照耀著荒原的西部。


書中,雪漠以質樸的文字回憶了自己在文學夢的召喚下,通過戰勝自己、升華心靈來改造命運的追夢人生,并以真誠泣血的人生感悟,破解土地、文化與個人命運的關系密碼,傳遞西部傳統文化里重靈魂、輕物質,重人格、輕名利,重利他、輕利己、重信仰、輕世俗的世界觀、人生觀、價值觀,在時下流行的都市功利文化之外,為我們提供了另一種活法,另一條成功之路。



《深夜的蠶豆聲》?|?故事里的故鄉


《深夜的蠶豆聲——絲綢之路上的神秘采訪》以一位西部作家向前來采訪的西方女漢學家介紹中國絲綢之路為線索,引出十九個在中國西部大地上發生過的男人、女人故事和生靈、信仰故事。這些故事扎根中國西部土地,有著鮮活、濃郁、獨特的西部味道,將西部人的世界觀、西部人的精神世界和生活世界展露無遺。

因此,本書也堪稱“一本書讀懂西部人”


讓世界不在單調



《野狐嶺》?|?英雄奇幻的故鄉



《一個人的西部》?|?人生奮斗的故鄉


“限量”

讀懂西部,讀懂你的命運之路




— THE END —

人文丨藝術丨閱讀丨深度丨文藝

▼且行、且慢,珍惜眼前人▼

如學傳媒個有聲音有格調的公眾號

ID:ruxuechuanmei

不辜負閱讀,長按識別二維碼加關注

點下方“閱讀原文”

即為雪漠“故鄉三部曲”經典紀念版發售鏈接

彩之家